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的高僧表哥


□ 丹 增

  一
  
  今天是藏历七月初五,是佛祖讲经传法的吉祥日。中午刚吃完饭,老家表弟来电话,我表哥的灵塔修建完工,已经开光,供奉在他所在的贡萨寺大经堂西侧,坐北朝南。是高兴还是难过说不清楚,心里感觉,似乎是一件宝贝丢失了,一枚熟透的果实落地了,一座洁白的雪山显现了,一个圆满的佛子攀着天梯或踏着彩虹或渡着航船走向了彼岸。
  表哥是我妈二姐的三儿子,生于1936年,记不清哪月哪日生,普通藏族家庭不记生日,记住的是下雪的时候、草青的时候或是割麦的时候之类的标记。据说表哥是秋收前后生的,俗名边巴,可能是星期六生的,因为边巴在藏语里是“星期六”的意思。当他入寺学佛时,取法名贡觉曲杰桑布,意思是佛祖传法的善智。这名字和他的一生相配相称。在他3岁时,父母送他到我家,跟随我父亲学习藏文和佛学常识,8岁被送到贡萨寺剃度为僧。
  人生没有源头,也没有尽头,就像万物在湿润的土地里,不知不觉中接受阳光,没有选择地结出各自的果实。人生也像幅地图,图上有你可选择的好多条路,但没有说明你该走哪条。50年代,我和表哥先后进了同一个寺庙,拜同一个活佛为师,在同一个经堂习经礼佛,60年代初各自走上了不同的人生道路。我是在解放军的引领下,脱下僧衣,穿上汉装,离开寺院,走出西藏,到了内地,进了院校。而表哥身不离袈裟,手不离佛珠,口不离佛祖,终于成为一个精通五明,佛学造诣深厚,佛教戒律严明,修道高风峻节,潜心修证般若大法的高僧。
  去年九月的一天,我接到表弟从寺院打来的电话,说表哥病重,寺庙僧侣、信徒百姓、亲朋好友十分担忧,为他的康复,喇嘛们祈诵经文,敬香点灯,信徒们磕头转经,祈求保佑,而亲朋好友争着要为他请医生看病,找药打卦,整个家乡都在为一个高僧的病焦虑、操心。
  我问我表弟,表哥病重后怎么说的?表弟告诉我说,表哥在一次做完佛事活动后,对着周围的僧侣说,肉牛被牵往屠宰场的途中,只要看见青草、河水,抓住一切机会吃一口、饮一口,对即将死亡的命运浑然不觉。我们修行了一辈子。要明白世上没有任何一个生物是只生不灭的,所谓人的诞生,只不过是死亡的反面,有生必有死,人生像一道门,从外看是入口,从内看是出口。既然做完了自己这一辈子想做的事,那么就可以快乐地迎接死亡的到来。
  我沉思许久,表哥面对可能发生的不测,精神镇定,明心见性,超越心灵,使我敬之若神明,仰之若日月。可是血缘亲情,世俗影响,我怎么也不忍心就此而已。
  我立马打通表弟的电话,告诉他,请转告表哥,是否需要我从那曲或拉萨请个医生看一看,或能否到昆明这样医疗条件较好的地方治一治。
  我按常理推测,表哥所在的寺庙海拔在4200多米,空气稀薄,加之长期不食肉类,过午不食,可能缺乏营养。我在家里翻箱倒柜,找来西洋参、铁皮枫斗、螺旋藻之类的绿色生物制品,从邮局快递寄去。过了一周,表弟又来电话,说寄来的药品收到了,表哥只吃了三粒螺旋藻片。这也不是因为治病,而是为了还一份从遥远的地方寄药的情义,不然对不住你。表哥说,脸上起皱纹,头上长白发,牙齿脱落,手脚渐不灵,思维渐迟钝是最正常不过的自然现象,没有不灭的金刚,没有不死的生命,没有不熄的油灯,要是我哪天走了,就像一盏油灯点亮另一盏油灯,也许是天鹅飞入莲花湖中,不是悲痛,而是喜悦。我病了,不给他人添麻烦,我死了,如果不给他人带来悲伤,那我才算修得正果。如果未来兄弟俩能见一面,也算是缘分。听说,从此他不看医生,不吃药品,平静打坐,瞑目修行。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十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十月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