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黄任波散文三题


□ 黄任波

  黄任波,笔名白涛,籍贯象州,年逾不惑。执教多年后改行从政,现在来宾市委宣传部工作。来宾市作家协会会员。
  近两百年前,伴随着声声唢呐,从武宣县灵湖村送出来一顶花轿。此时正值清秋时节,灵湖边尽染霜华,万木疏落。当送亲的人们走至灵湖边古松旁时,忽而一阵风来,掀开了轿门的布帘,跟随在轿旁的丫头惊异地发现轿里的新娘正在啜泣,两行清亮的泪珠顺着她的秀颊悄然而下!她是为远别了家人和灵湖这一片故土伤情呢?还是为今后无法预测的生活感到恐惧无奈?
  新娘姓张,灵湖村1817年考取进士的张梦骥之女。她万万没有想到,她嫁到象州白石村郑家后所生的儿子郑献甫,继承了外公的文事衣钵,在1835年考取了进士,官至刑部主事,世称“岭南才子,两粤宗师”,成了独领岭南风骚的文化名人!由此我们发现,张梦骥和郑献甫不仅有血脉上的关系,更有着文脉上的潜传,她与郑家的婚姻不仅仅属于她个人,也是武宣、象州两座千年古郡的文化联姻。那么,这一道文脉的根源在什么地方呢?从去年的秋天开始到今年的秋天,我一直在武宣、象州这两所千年古郡之间穷追苦觅,最终把目光落在了灵湖。
  灵湖为武宣八景之一。据1808年《武宣县志》载:“灵湖在县东二十里,水色澄清。其源伏地涌出,四时不竭,青萍红莲点缀其间。湖岸绿柳浓荫,有大松三株数百年。盘曲苍翠,直上云霄。每风雨交至,籁由天发,如听涛声。县八景所谓‘灵湖松籁’,即此”。除了县志所载,由于灵湖风光秀美,历代文人骚客在湖边留下了诸多写意抒情的墨迹。清代进士武宣台村陈仁,就灵湖景色写过“澄湖十亩碧莹莹,水色岚光拂鉴明;铁干撑云三树古,银盘浴浪一鸥轻。新荷泛绿香初起,纤柳凝烟雨乍晴;云深古寺无人语,山远如画入眸清”一诗。现在我们在灵湖所看到的湖光山色,比古人所描绘的还要旖旎迷人。风和日丽的时候,灵湖湖面水波不兴,清亮如镜;而当烟云乍起,水上雾气缭绕,湖畔垂柳隐现,如梦如幻。遗憾的是那些古松已找不到了,“松籁”已留在历史,沉在湖底。但这一遗憾并没有破坏灵湖之美,因为灵湖之灵全在于水。山水钟灵,所以毓秀。
  正是灵湖千年澄澈之水,孕育了张梦骥等诸多文人武将。据历史记载,灵湖村文化源远流长,史上曾出现过以清代进士张梦骥、文魁张炳辰、举人张任宏、选魁张耿辰为代表的知识分子群体,甚至于近隔咫尺的台村兄弟陈仁、陈旭,也因得灵湖秀水之泽,同科双中进士。尤其值得一提的是生于灵湖长于灵湖的清从二品武功将军张开成,辅佐一代名将总兵苏元春,在中越边境睦南关与法军大战,以三千人对战一万多人,最终取胜,创造了以少胜多的世界战史奇迹,成了中华民族的英雄人物。当然,他们在历史上的知名度与郑献甫相距甚远,但有一点共通之处,就是他们都是喝灵湖水长大的,脉博里流淌的是灵湖的血,骨子里滋动的是灵湖的髓,于是乎便成了灵湖的精魂,灵湖的象征……
  英才不再,湖水依然。现在的灵湖已少了几分神秘,多了几分自然。正如清代文人张廷枚所作的《灵湖赋》,几处浣衣,桥畔惊飞浴鹜;何人汲水,苇中顿起眠鸥。虽然与灵湖有关的历史人物已离我们远去,但其厚重的文化已经凝固在我们的心底。最为重要的,是我们如何把这一份文化弘扬开来并赋予其新的意义,让灵湖的文化之脉传承下去,千年不衰。
  
  古埠流连
  
  在我的想象中,千年古埠大致都是这样一幅景象:斜阳草树,古巷旧宅,青石砌成的码头台阶两边已漫侵荒苔,江边停泊着几艘木船,江流喑哑,正诉说着古埠的千年风雨和悲情故事……
  据史书记载,运江古埠形成于汉代,是国内外罕见的水上孤岛古镇,是古象郡有名的商贸重镇,明朝时便有柳江名埠之称。古镇从千年老街到宋代古码头,从道光年间的名扬华南的“粤东会馆”到民国时期的字号商铺,从神秘庄严的壮族始祖甘王庙到古香古色的小谷书院,每一处都蕴藏着丰厚的文化底韵。清代著名的岭南才子郑小谷曾在此读书、讲学;历史上这里曾培养出数十名进士。深厚的历史文化和优越的地理环境造就了运江古镇纯朴的民风和独特的风情。而环绕古镇的江岸风光更是如诗如画,神韵飞扬。我国著名的地理学家、散文家徐霞客于1637年由湖南入广西,历游柳州、柳城、融县、象州、武宣、等地。在运江,他以其生花妙笔,记述了这里奇山秀水水、名胜古迹、民情风俗、地方物产等,成为运江的历史和自然的魅力见证。在古埠柳江左岸,一座形如飞蝠的石山,就以自然的符号告诉人们,运江古埠是财源如水的天赐福地。
  在秋风挟雨的时节,我来到了为之魂牵梦潆的千年古埠。沿着古埠的青石板街走着,正是深秋时节。天下着细雨,那种微寒的细雨,雨并不大,但街道已全湿了。运江古埠的街道并不宽,路面一律是青石板铺就,空隙处嵌以圆滑的卵石。踏在用青石板上,我们能真切地感受到了千年商贾所经历的沧桑磨难,仿佛能听到他们熙熙攘攘为利奔忙的脚步声。街道的尽头往下就是罗秀河和柳江的交汇口,也就是运江古埠码头。在残旧破败、空余繁华遗迹的码头,我与一位耄耋老人闲聊起来,老人向我们描绘了码头曾经有过的繁华场面:江面上都是南来北往的商船,把狭窄的江面挤得满满的。裸着上半身的搬运工扛着从广州、梧州等地运来的货物,或是从运江起锚运往这些地方的大米、粉葛、茶叶等本地特产,穿梭着上船下船。
分享:
 
摘自:麒麟 2009年第01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