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古琴(小小说)


□ 刘摘星

  关紫玉是评剧团的二胡演奏员,家里有一张古琴,平常总是冰清玉洁地挂在墙上。待到有高朋雅客来家时,紫玉才焚香沐手,把古琴请上案几,高山流水地演奏一曲,一时小城传为美谈。有人说这古琴是家传的,是元末明初的,好像和关汉卿还有些瓜葛。
  这关紫玉平时心高气傲,只是这两年剧团每况愈下,每月都只发少量的生活费,哪有心思摆弄古琴?她只能到乡下唱红白喜事,城里唱酒肆茶楼,有时还推着板车卖袜子,边卖边唱评剧,一曲《秦香莲》唱得声泪俱下!紫玉老伴儿去世得早,给她留下了一对龙凤双胞胎,从小娇生惯养,连口大气儿都没吹过。如今女儿珍珠,儿子大鹏都已成家另过,紫玉自己住着两室一厅的老房子,只有过年过节儿女两家才都来吃饭。孙男弟女淘气,总想动动古琴,紫玉就把琴藏在箱底,不再拿出。儿女有时打探琴的来历,紫玉往往王顾左右而言他。过了两年,紫玉退休了,工资发了全额,就主动补贴孩子们每月每家200元钱,因此儿女走动得越发勤了。一天,女儿珍珠边擀饺子皮儿边说:“您老一个人也挺凄惶的,我们搬过来跟您做个伴儿吧?”那些天,紫玉正闹腰椎间盘突出,上下楼腿都费劲儿,就觉得闺女来了,也好。虽说这丫头有些刁,但总比外人强,就点了头。
  转天,珍珠一家就搬了过来,而把自家的房子租出去,吃房租。他们大笼小包地挤在另一间北屋里,还把门厅占了多一半儿,每天跟着吃饭还不交伙食费,大鹏媳妇知道了就来闹。紫玉忙说:“他们只是暂住,我把给他们的月补贴免了,全给你们吧。”媳妇还是不依不饶,进来出去甩脸子,还明偷暗抢,今天抱走一床毛毯,明天擒走一桶花生油。女儿珍珠发现了就和大鹏媳妇掐。眼见自己的200元补贴给了别人,就大哭大闹,吓得紫玉每月只好再偷着给珍珠400元钱,企图了事。女儿珍珠又抱怨伙食不好,让紫玉再掏出100,给外孙订牛奶。还说房子太小影响孩子学习,要跟紫玉换换房间。紫玉为求得清静,都一一答应下来,还免不了接三岔五地再偷着给两边塞点儿钱安抚安抚,弄得两头疑神疑鬼,都觉得自己吃了亏。过了几年,女儿珍珠家想承包一个小洗煤厂,贷不来款,就跟紫玉商量,想把古琴卖掉当本钱。紫玉说什么也不同意,珍珠就骂她妈见死不救。紫玉说琴是家传的不能卖,珍珠就说人重要还是琴重要?要不把房产证给我拿去抵押!三天两头摔摔打打,说三愣子话,逼得紫玉想上吊的心思都有。
  一天,大鹏来拿补贴,紫玉正在火上做绿豆汤。忍不住跟儿子学说了一遍。边说边抹眼泪。大鹏就急了,说凭什么给她?她困难?我家小宝考不上大学还想上英国留学呢!我们是孙子,是正根儿!紫玉恨自己说多了话,忙关了火,舀碗绿豆汤给大鹏,压压火。没承想这会子珍珠一掀帘子,已迈进来一条腿。大鹏没看见还喊着说:“她凭什么在这儿住?自己有房啊!不搬,去法院告她!”珍珠上去就一巴掌,把汤碗打翻了,又掀了汤锅,流得满地绿豆汤。后面跟着进来的外孙吓得哇哇大哭,进来的姑爷也黑着脸,指着大鹏鼻子骂道:“你算什么东西!去法院?吓谁?”大鹏起身就掀翻了桌子。珍珠跳着脚骂道,你个活王八!你娘儿们在外边养野汉子你还数钱,倒在这儿装孙子!大鹏就扑过来抽珍珠一嘴巴。姑爷冲进卫生间拿起墩布一阵乱打,稀里哗啦瓷片儿乱飞!紫玉就哆哆嗦嗦地两边劝,不想珍珠却转过身来指着她的脸,骂道:你这老混蛋,从小就向着儿子,虐待我,到现在还要合伙儿来欺负我!紫玉心里怦怦乱跳,血压马上升高,眼前一黑,扶着墙慢慢坐了下去……邻居闻声进来劝架,看紫玉躺在地上,都吓了一跳,忙叫辆救护车,七手八脚地把紫玉送到医院。珍珠和大鹏趁乱就进紫玉屋里乱翻,大鹏抢到放存款的皮箱,珍珠就抓住不放,又喊姑爷去找古琴。看见古琴,大鹏就扔了皮箱来抢。在三人乱抢声中古琴啪的掉在地上,裂成碎片儿!
  紫玉因心肌梗死,去世了,享年58岁,现金只有500元钱,没有存款,没有遗嘱,法院判处房产儿女对半分。古琴碎片拿去鉴定,却说是赝品。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