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老人与树


□ 张石山

  小引

  生活真实与艺术真实,是两个明晰的概念。但是在具体界说的时候,又往往缠夹不清。

  对于主要依赖虚构而创作的小说而言,能不能臻于艺术的真实,至关重要。读者明知小说是作家编造的,阅读的过程却需要审美层面的共时性真实。读者觉得虚假了,小说家无疑就失败了。

  近年,文坛出现了“纪实小说”这样一个新品种。我的这部《攻城》,创写于十多年前,有真实的人物原型、以人物原型的传奇经历为故事主干,但我认为它不属于纪实小说。我的创作,从来不受什么理论潮流的影响左右。具体的写作过程,是虚构多一点?还是依托真实多一点?也没有什么预先设定。写得顺手, 自己首先就觉得津津有味,便这样一路写来。

  不过,也许是题材限定,也许是主观追求,我当时倒是希望自己的本次写作,能够打通“生活真实”与“艺术真实”之间的壁垒。行文过程中,我到底是在虚构?抑或是在纪实?确实连我自己都说不清。这样的状态,也许正是小说家投入其中的一种良好创作状态。

  行文到“老人与树”这一章节,我的叙述就近乎全部纪实了。这是我的一点突破,一次尝试。 旨在打破壁垒,让虚构与纪实共存。那么,这会造成行文的断裂和阅读的障碍吗?

  所自信者,我的叙述功底、行文风格,一以贯之。这不仅有助于我打通那道叙述的壁垒,或者也将能使读者顺利跨过阅读的障碍。

  一“大老虎”

  建国以来,开初几十年,各项运动不断。

  建国初期,先有个“镇反”运动。镇反,是镇压反革命。这和人们惯常理解的历史上的情况有所不同。历史上,改朝换代,新君登基,似乎都要大赦天下。要与民休息、轻徭薄赋之类。当然,封建王朝不能与革命政权同日而语。这中间没有可比性。这且存而不论。

  镇反之后,接着有个“三反”运动。反贪污、反浪费什么的。主要是反贪污。就是在三反运动中,我父亲被打成贪污犯,开除了党籍。打击贪污,当时的名堂特别叫做“打老虎”;大贪污犯呢,便叫做“大老虎”。

  当时,我四岁多的样子,只有些朦胧的记忆。好像还为父亲是个“大老虎”而格外骄傲。事实上,一个曾经的地下工作人员,被开除出党,对家庭家族、妻小子弟的影响是非常巨大的。那不仅是父亲个人一生被强加的政治污点,那也成了笼罩在整个家庭头上的一个无法祛除的梦魇。

  父亲到底贪污没有?如果他真的是个贪污犯,做儿子的该怎样面对这样的严酷事实?

  我在这样的梦魇中渐渐长大,也渐渐理清了事情的前因后果。

  发家致富,是古今中外所有人的极普通的梦想。贵为天子,尚且要衣锦还乡。项羽说,富贵不还乡,犹如锦衣夜行。这个最后失败了的楚霸王被人讥为沐猴而冠者。胜利者刘邦拥有了天下,果然荣归故里,高唱《大风歌》,踌躇满志问他老爹说他的财富“孰与仲多”。何况平头百姓,草木之人。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