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给我一个借口


□ 钟求是

二十八岁的时候,崔小忆没坚持住,让自己嫁了出去。
在此之前,她是个独身主义者,时不时提醒自己别混到婚姻里去。她对自己说,你是经历过的,还失败过的。她所说的经历和失败,其实就是大学毕业不久与别人谈过两个月的恋爱,还没入佳境,那个人撇下她跑到国外打工去了。本来是件不大的事儿,却正好被她用做退守的理由。
这年春节一过,母亲点着她的岁数,真急了。她东串西走,逢人就提女儿的亲事,有点到处撒网的意思。网撒大了,总会捕住想要的东西。一个有阳光的日子,母亲兴冲冲地交给女儿一个名字,说这小伙子不错,是位中学教师,他很快会跟你联系的。不久,那位叫吴起的中学教师往崔小忆手机发来信息,约她晚上在一家咖啡馆见面。崔小忆回了信息,说今天晚上没空。中学教师回复说:那就明天晚上吧。崔小忆想了想,问:明天会是什么天气?对方答:应该是个晴天。崔小忆说:如果明日晴天,我不去了,如果不晴,我就去。对方说:嘿,你真有趣。
第二天起床,天是好的。崔小忆静着心去了公司,一头扎进一套房子的装饰设计中。到了中午,她吃着盒饭,抬头看一眼,发现天空淡了,像要拉下脸的样子。崔小忆想不会吧,现在是春天,没理由变脸的,便不在意。下午,她照常做设计,还与户主在电话里商谈了一番。傍晚下班,她走出电梯,见大门口站着一些人,都举着头。她呀了一声,睁大眼睛望天空——天空里洒着密密的雨丝。她愣了愣,心里飘过一阵雾。她想原来真有天意这东西呀。
晚上,崔小忆打着伞去了咖啡馆。那位叫吴起的中学教师已等在那里,似乎还选了一张特别小的桌子,这样两个人面对面坐着,便挨得很近。崔小忆不习惯这样,决定待上十分钟,就客气地告辞。不过十分钟里,总要与对方说些话的。崔小忆说,我要自我介绍一下吗?对方摇摇头,说我今天本来上省城听课的,坐车出去几十公里又回来了。崔小忆说,为什么呀?对方说,半路下起了雨。崔小忆说,你可以改期的,给我发个信息就行了。对方说,我也想改到明天,可明天不一定下雨的。崔小忆轻轻笑了,说我那样讲,是不想约这个会。对方说,我听出来了,你的兴致不高。崔小忆说,跟你直说了吧,现在我还不想嫁人。对方说,你好像害怕这种事。崔小忆说,你要这么说,也行。对方说,一年前我也这样,我还差一点看破了红尘。崔小忆心想这话说得俗,就不吱声。对方又说,去年暑假,我去仙岩寺当了一回和尚。崔小忆吃一惊说,真去当了?对方说,我想试试自己,本来计划一个月的,结果只待了半个月。崔小忆说,你一定是吃不了素斋。对方摇摇头说,半个月的时候,我正在殿里打坐,脑子原来安静的,不知怎么突然乱了,跳出来一个女人,然后我身体……起了。崔小忆想不到他这样说,脸腾地红了。对方说,这时我才明白,自己的尘缘未尽。崔小忆说,第一次见面你就跟我说这个,有意思吗?对方说,我觉得你这人有点意思,才跟你说这些,如果遇上没意思的人,我会一声不吭的。对方这么一说,崔小忆心里动了一下。她瞥一眼手表,早已过了十分钟。她暗自说,你怎么啦,不是说好十分钟的吗?便催促自己起身告退。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小说月报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