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延河》照样流


□ 张艳茜

  自五四运动前的1918年5月《新青年》第4卷第5号发表鲁迅小说《狂人日记》以来,中国现代文学史就有了标志性的开端。也就此表明,文学史不仅由作家、作品、文学社团、文学流派组成,文学期刊在文学发展中,也起着不容忽视的重要作用。它为作家们提供了一个个富有生机的园地——文学期刊催生了一批又一批优秀作品的问世,扶持了一代又一代作家走上中国现当代文学舞台。《延河》在过去五十年的岁月里,发表了大量享誉文坛的优秀作品,在中国当代文学发展史上,扮演了极为重要的角色。所以,可以骄傲地说,《延河》是中国当代文学史不能不大笔书写的一个刊物。
  在2003年6期《延河》上,我们编发了著名作家王汶石的一组日记——《一九五五年手记》(编者拟题)。在这些日记中,记录了王汶石当年下乡陕西关中渭南期间,帮助并参与当地建立合作社的工作生活实况。
  时任中国作协西安分会(陕西省作协前身)秘书长的王汶石,有一篇日记这样写着:“1955年11月10日星期四:给壁舟写信。”
  壁舟,即著名诗人戈壁舟,也是《延河》第一任主编。遗憾,这天的日记没有提到信的内容。好在时隔三天,王汶石的日记里又写道:
  “1955年11月13日星期日:今天中午接到壁舟来信。信上说刊物要到明年四月份才能创刊。因干部调不齐。这是早就预料到的,问题不在于谁没有调来,而是办刊物的劲头不大……”
  现在,我们已很难搞清楚当时人事究竟是怎样的情况?但是,如王汶石、戈壁舟先生所愿,陕西第一份综合性文学期刊《延河》的确是在1956年的4月诞生了。据后来王汶石夫人高斌(曾任《延河》小说组副组长)回忆,在筹办《延河》期间,“筹办者中绝大多数作家和编辑都是喝过延河水吃过陕北小米的,理所当然,刊名用《延河》命名”。也因为戈壁舟的《延河照样流》中的诗句:“吃过十年延河水,走遍天下不忘本”而受启发得名。
  这是我看到的关于《延河》创刊最早的文字记录。如今的《延河》,在历经辉煌与磨难中,走过了51年。那些流金的岁月,那些艰难的时日,那些过往不再的人和事,正在淡出我们的记忆吗?今天,想找到一本当年《延河》的创刊号已经很困难了,而要想一本不落收集到从创刊号到如今所有的合订本更是难乎其难。
  《延河》自1956年创刊,到1966年“文革”开始,期刊遭遇全国性的“黑色七月”,被迫停刊。此间十年中,有许多著名作家和重要作品都与《延河》这份刊物息息相关。
  1956年4月创刊号上,发表李若冰的散文《宝成线上》,此后连续发表李若冰的散文《柴达木手记》中的篇章。
  1956年(无法查实具体刊期),发表贺敬之包含深情的久久为人传诵的诗歌《回延安》。
  1957年第1期,正值“反右运动”前夕,《延河》刊发了张贤亮的诗歌《大风歌》。因这首诗歌,张贤亮被打成“右派分子”,在宁夏贺兰县西湖农场和银川市郊的南梁农场劳动改造长达20余年。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