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熊与兔


□ 艾多斯·阿曼泰(哈萨兜族)

  艾多斯·阿曼泰(哈萨克族)

  圆桌上。周围人各自殷勤问候,只有我热情地吃着饭。把杯子举到嘴边,抿一小口。着实口渴,但这种场合,连喝杯中的可乐都像掩饰与迎合。

  笑声四溢。

  “王二哥,我和你说!…‘啊,小李啊,好久没见了,一直想着你呢。”“感情深,一口闷。”——四周飘着真诚却又做作的问候。恍然间,一阵陌生感,仿佛只有这些对话存在于此处。而说这些话的我们并非真实存在,是半透明的。笑恍若从密闭的容器中,像黏黏的胶质,向外溢出,却又凝结。

  人们总是有意无意把目光集中在我身上,也不知是因为什么。我低头喝着可乐,假装不在乎周围的人。可装了一会儿,才发现自己真的不在乎。

  这是生活,需要观察才可知自己何在。眯着眼,看了半天后才发现自己在婚礼现场。遂松了口气。婚礼最好对付。多年参加婚庆的经验,致使我面对最亲的友人,也不知自己是否真诚。因为我甚至可以握着芭比娃娃的手说“我爱你”,说到自己痛哭流涕。对最陌生的人,甚至自己厌恶的人,都能表现得真诚。心底生出一种恐惧。但这恐惧只让我感到深深的疲倦。

  于是又抿了口可乐。

  人群中,看到了自己的初恋女友。她穿着一身略紧身的黑色套装。心跳霎时乱了节奏,莫名的燥热感。仿佛今日是第一次见到她。她那么性感,却面无表情坐在人群中,和我一样。她的手里也握着杯可乐。

  望到我,我的前女友简单地笑了笑。

  舞台上,人们祝福新人早生贵子,白头到老。祝词基本都围绕这两句展开。台下,人们不时看着自己的手表。所有人力图说出美好而独特的祝愿。却没人能跟其他人有什么不同。

  这让我想起上大学时,会议总是由正领导开始发言,随后是副领导发言,正秘书长发言,副秘书长发言。最后秘书处的ABCDE再各自分别发言。这些讲话都是一样的,为的是保持和上级的步调一致。

  隐隐有种很怪的感觉。

  婚礼上的祝福基本是一模一样的,大家都努力让语言得体合宜,也仿佛在紧跟着一个上级。那么这个上级到底是谁呢?在哪里?

  胡思乱想,却悟不透,从座椅上我猛地站起。大家以为我要发言,爆发了热烈的掌声。我扫向四周,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天真的笑容。笑在现代社会传达更多的讯息不是开心,而是无辜。

  我像狼一样踱着自己的步子。我看到初恋女友,只有她低头抿着自己杯中的可乐。她的眼神在躲避着我。

  我不知道为什么,可能她也不知。

  我是害怕爱自己的人的。我讨厌在爱我的人面前幸福。我更喜欢我的敌人。

  面对敌人:

  走向幸福时,想象自己是足球比赛中边路突破的中锋。而人生的另一半则在中路迂回包抄。面对敌人,要做的就是通过他们,遥望着自己的情人在中路飞奔向球门。待她跑到属于我的那个位置时,传中,进球。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