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书画摄影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现实与理想的“幻化”


□ 杨 斌

  纪连彬,1960年生于哈尔滨市,1978年考入鲁迅美术学院中国画系,1982年毕业。曾任黑龙江省画院副院长、黑龙江省美术家协会副主席,现为文化部中国国家画院专职画家。一级美术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 、中华全国青联委员,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作品曾获“全国庆祝建军60周年美展”金奖,“中国首届工笔山水画展”金叉奖,“全国首届山水画展”铜奖,“第八届全国美展”,“第十届全国美展”优秀作品奖。1997年被中国文联评为“中国画坛百杰”,2004年被评为“黑龙江省德艺双馨艺术家”。曾举办6次个人画展,出版17本个人画集。
  现实与理想的“幻化”图片1
  
  20世纪90年代以来,世俗性的感性享受欲望甚嚣尘上,人们把目光从理想的天空收回到脚下的现实;把对生命意义的追问与自省置换为日常活动的物质要求;那种自我超越的、充满深刻内在矛盾的“崇高”、“悲剧”等审美范畴被当作一个遥远的神话故事逐出了日常生活体验。在这样的文化情境中,当代美术在很多方面出现了平面化、碎片化、世俗化的倾向。以超越性为自身价值根基的艺术在世俗化的潮流中不是被冷落,便是被消费文化所利用。在此境况下,艺术要承载什么,如何重建自身的价值再一次成为问题,其意义远远超过了“怎么画”的问题。画家纪连彬也要在这种生存状态中遭遇这一问题的拷问,我们在此也带着这一问题来观照纪连彬的创作
  现实与理想的“幻化”图片2
  现实与理想的“幻化”图片3
  现实与理想的“幻化”图片4
  现实与理想的“幻化”图片5
  现实与理想的“幻化”图片6
  纪连彬在《心象的幻化》文章中说:“我喜欢夜,在黑色的空间里,生命没有了修饰和伪装,大地与夜空充满了生命的隐秘,千万精灵挣破冻土而出,我全身心的细胞感知向你悄然涌来,在虚空中歌唱。”我们可以由这段文字走进纪连彬的心灵世界。这个心灵沁润在夜一般的寂寥之中,充满了对生命韵致与意义的冥想。正是这种来自生命冥想的感动和振奋给纪连彬的画笔灌注了理想的光辉。这种理想是“千万精灵挣破冻土而出”般对现实沉沦的抗争,在抗争中追问人的生存意义,虔诚守护和歌唱生命的神圣性。
  在这种理想的驱使下,纪连彬要让自己的艺术承载一种圣洁而纯真的精神,要让自己的作品将人的意绪引向一个充满宗教感的精神世界中去,以摆脱现实的纷拢。他不希望自己的作品成为一种世俗情趣的表达。这一目标不仅是艺术家个人精神世界的表达,也是对艺术超越性价值的坚守与弘扬,对于当代文化的世俗化潮流无疑具有鲜明的批判意义。
  
  在这种理想的感召下,纪连彬的目光从东北黑土地投向了雪域高原西藏。西藏在纪连彬的眼中不是一种独特的少数民族风情和自然风光,而是一个充满神灵敬畏的精神领地,一个质朴原始而又流淌着生命激情的人生境界。所以,这一题材在纪连彬的笔下得到了意象化的表现。这一意象主要由腾盘绕的祥云构成。在中国文化传统中,云是一个祥和、高贵、充满灵气、象征天界的意象。中国传统纹样中的云纹就蔚为大观。云的形态变化万千,流转自如,不仅是民族审美情感的表征,也是积淀了民族形式美感的艺术语汇。这一语汇在纪连彬的画面中得到了新的表现。画家以写意笔法勾出的云缭绕翻腾,交错盘旋,奔涌鼓荡,充满力度和体积感,而没有了传统绘画中所描绘的那般轻灵飘逸。在他的作品中,云所具有的张力甚至强过了那连绵横亘的峰峦,使人感觉峰峦向后退去,而云团则像自由的精灵,翻滚着、涌动着扑面而来,将人的目光由脚下带到天空,让人的心胸随着云团战挚和鼓荡不断开阔、升腾……可以想象,“云”在纪连彬的艺术里已不仅仅是一种象征符号和自然现象,而是极具表现性的意象,它承载着画家心灵的活力与惊悸,又是画家沉潜到内在世界的一种方式。正如纪连彬所说的“画画就是我的精神寄托”。试比较他上世纪90年代末创作的《祥云》、《珠穆朗玛》,可以看出,在他后来的创作中,云团的整体感和意象性较以前得到了强化,而人物形象变得更为简括,像云团中的人影。在这个意义上,纪连彬的艺术在当代中国画坛具有浓厚“表现主义”色彩。从画面构成的角度看,云团也是“幻化”的方式。祥云缭绕,将凝定厚重的人物带出了尘世而置身于一个灿烂而明净的幻境中,增强了画面似幻似真的意蕴,也打破了一切事物的坚硬外壳,为它们注入云的灵动。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