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医药医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民族脊梁 针法慈航


□ 田大哲 刘骏驰等

民族脊梁 针法慈航
田大哲 刘骏驰等

  [摘要]郑毓琳先生是我国现代最卓越的针灸家之一。他一生秉承家学,勇于创新,成功地将内功与中国传统针灸针法相融合,形成了一套独具特色的郑氏针法,用于治疗眼疾重症等疗效超群,誉隆四海。主要成就有:担纲中国中医研究院创院初期的针灸科研、教学、临床工作,为新中国培养出一大批针灸名家;首倡经络实质研究;受中央首长重托多次给友邦领导治愈顽疾,成为新中国政治外交的重要纽带。
  [主题词]名医经验;针灸师;针灸学;针灸史

  郑毓琳先生是我国针灸界的著名学者和临床医家。早在50年代,卫生部中医研究院建院初期,郑老先生就作为业务骨干调入我院,并在有生之年为我院的科研、医疗和教育工作作出了杰出的贡献。尤其在学术上,郑老先生经过多年的临床实践和对传统针法的对比,形成了独特的治疗针法,对弘扬中医学作出了杰出的贡献。
  ——摘自1996年中国中医研究院(现中国中医科学院)致“国际郑氏传统针法学术研讨会”函
  新中国成立伊始,山河破旧,百废待兴,作为国粹的中国针灸,此刻也面临战乱及诋毁后的复兴。当身怀绝技的民间医生郑毓琳(1896—1967)先生走进中国中医研究院的第一天始,中国针灸的神奇便震惊世界,远播华夏。今天,让我们以崇敬的心情,缅怀这位为新中国针灸事业的发展奠基、为中国针灸医学的科研、教学、临床作出卓越贡献的针灸专家——郑毓琳先生。
  
  1 世家传承,艺惊幽燕
  
  公元1896年,郑毓琳先生出生于直隶保定府安国县(今河北省安国市)北娄村。其叔祖郑云祥是当地有名的宿儒和针灸名家,郑毓琳6岁起便随叔祖学习四书五经,10岁时开始了针灸理论的系统学习和临床跟教,16岁时便通读了《内经》《难经》《针灸甲乙经》《针灸大成》等中医经典著作。而后,又拜其舅父安国名医曹顺德为师学习针灸2年,18岁时又被博野县的针灸、气功大师霍老顺收为弟子,尽得其传,至22岁出师行医时,声名迅速播及安国、博野、肃宁、深县、安平等县及京郊。他恪守祖训,不问贫贱,不计报酬,不论天黑路远,患家有求必应。
  民国八年(1919年)春,安国一带麻疹散发流行,许多病儿因服药困难,死亡无数,令当地诸多名医棘手。郑毓琳先生运用针灸、点穴等方法大显身手,所诊患儿无一死亡,以致门庭若市,郑先生也因此7个昼夜未能合眼。其中患儿郑某,女,3岁,患麻疹3日,高热惊厥不止,呼吸窘迫,面色青紫,喉中痰声漉漉,经他医误治疹毒内陷,命悬一线,转求于郑先生。郑毓琳疾用右手拇食二指掐住患儿双侧人迎穴,中指点压天突穴,使其向上憋气,吐出恶痰若干,复用食指点压患儿膻中穴,惊厥立止,面转红润,麻疹复出,患儿得救。一旁观诊者悄无声息,面面相觑,继而掌声雷动。郑氏内功针法之神奇不胫而走。
  郑毓琳先生不仅是一名杰出的针灸家,更是一位具有强烈民族自尊心的爱国者。他不仅身体力行,还教诲影响了子孙。1937年芦沟桥事变后,日寇铁蹄踏及安国县,吕正操将军驻守此地,号召军民同仇敌忾,共同抗日。郑毓琳积极捐献大洋1000圆,战马18匹,掀起了当地支前热潮。

  民国期间,教育总长汪大燮及后来的国民政府都出台了废止中医的议案,郑毓琳淡然处之,惟一能做也必须要做的是苦练针技,把中医针灸在民间的根扎得更牢。时至建国初期,卫生部副部长王斌再次旧调重弹时,他便与其子郑魁山决然抨之。
  1943年10月,郑氏父子通过华北中医考权处的中医师资格考试,开始了他们正式在京从医的历程。解放后,他们的诊所位于西单旧刑部街奉天会馆内,门前是单行车道。因疗效卓著求诊者众多,其中不乏党政机关领导,所以交通经常堵塞。交警无法,只好请求会馆领导,把奉天会馆大院作为了郑氏针灸门诊的停车场。
  1952年,郑魁山受卫生部派遣赴山西给抗美援朝归来的志愿军疗伤。少了爱子协助的郑毓琳先生更是忙得不可开交。此时,即有齐燕铭、彭加伦、高克林、钱俊瑞、乔明甫、范长江等领导同志及荆杰、孙耕野、王雨亭、张滨黄、张文豹、钟华等一批政务院(后改称国务院)领导陆续前往就诊,还有蔡畅、邓颖超、卓琳等经过郑毓琳先生精心治疗,都收到了满意的效果。即使如此,郑毓琳先生依然原则性很强,不管就诊者职务高低,与平民同等对待,一律按就诊先后顺序依次治疗,颇得佳誉。

  2 带徒施教,道普华夏
  
  1954年初,华北中医实验所成立后,时任所长的李振三(李鼎铭之子)便盛情邀请郑氏父子出任主任之职,领导针灸研究。同年10月,华北中医实验所合并于卫生部中医研究院(后改称中国中医研究院,现为中国中医科学院),郑毓琳担任针灸研究所最重要的第3研究室主任至临终,主要负责担纲中国传统针灸针法的研究暨郑氏家传针法的整理及传教,并负责中央首长及外宾的医疗工作(其他2个研究室主要负责针灸基础理论研究及梅花针的应用,主要由孙惠卿、叶心清等负责)。此时,更有周恩来、李富春、李先念等中央领导就诊于郑毓琳先生。为了感激和鼓励郑先生,1954年10月国务院秘书长齐燕铭抄录一篇《人民日报》社论相赠,1955年1月何香凝老人则亲绘“梅花傲雪”扇面以赠。一次在给周总理治完病后,总理留下先生共进晚餐,表扬了郑氏父子的业绩,鼓励他们积极进取,为新中国的针灸事业奠好基、带好头。餐后,由邓颖超带领在中南海划船游览。此后每年的国庆节,周总理总不忘亲切邀请郑氏父子到天安门城楼上观礼。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