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时事政治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爱尔兰大饥荒“元凶”土豆:改变世界的植物


□ 谭山山

从某种意义上说,没有马铃薯就没有今天的美国。
爱尔兰有一句谚语是这么说的:“穷人的餐点——除了小马铃薯就是大马铃薯。”从来没有一个欧洲国家像18、19世纪的爱尔兰那样依赖马铃薯,也从来没有一个国家像爱尔兰那样因马铃薯歉收而引起了空前的大饥荒。上百万人死亡,而更多的人不得不移民到美国和加拿大,美国的人口结构从此永远地改变了——肯尼迪总统就出生在一个爱尔兰移民家庭。这就是英国人彼得·格雷的著作《爱尔兰大饥荒》给人留下的深刻印象。
一种植物居然可以如此深刻地影响一个国家和民族,进而影响西方世界的历史进程,这使得人们对马铃薯这种植物以及它和人类的关系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它让人们困惑的是:到底是我们在控制植物呢还是植物在控制我们?

马铃薯的文化问题

因为来自美洲的安第斯山脉,马铃薯是伴随着异质的文化背景以及致命的成见来到欧洲的:只有被殖民者、也就是未开化的民族才吃马铃薯。16世纪末期马铃薯之所以会横越大西洋,有可能是因为西班牙人出于好奇,顺手带回了家。即使欧洲人认识到这种新来到的植物能够在更少的土地上产出更多的粮食,绝大部分欧洲文化仍然对它持不友好态度,拒绝的理由五花八门:因为《圣经》中没有提到过它;因为这种东西的古怪外形让人厌恶;因为它属于不祥的茄属家族(属于这个家族的还有同样名声不好的番茄);还因为它会导致麻风病和不道德。归根结底,就是因为这种植物没有文化含量。
这在今天看来简直荒唐透顶,但在长达几个世纪的时间里,西方人就是这样怀疑、轻视及嘲笑马铃薯的。像英语中一些今天仍在沿用的具备嘲讽意味的词语,如“couchpotato”指一天到晚泡在电视前面的“沙发土豆”;“potato head”即“马铃薯头”,是傻瓜的代名词;法语中也有类似的说法,如称懒人为“potato blood”,称同手同脚走路这些笑话比起“某个种族恶意弃置的伪善地下茎”或者“吃马铃薯长大的民族将不可能在文学、艺术、军事或商业等方面与人抗衡”的说法已经是来得和善多了。
欧洲人只相信谷物,尤其是小麦。在《植物的欲望》(上海人民出版社版)中,美国人迈克尔·波伦这样描述:“小麦是向上指,指向太阳和文明;马铃薯却是向下指,它是地府的,在地下看不见地长成它那些没有区别的褐色块茎,懒散地长出一些藤叶趴在地面上。”如果小麦让人联想到高贵、阳刚之美,那么马铃薯则是黑暗的、异教的,也就是邪恶的。
但爱尔兰人管不了这么多,高失业率、贫穷、人口过多及土地的贫瘠,使得他们几乎没有任何犹豫就拥抱了这种植物。联想到日后的大饥荒,这可以说是一种宿命,但他们确实找不到另外一种比马铃薯更可靠的作物了。在《爱尔兰大饥荒》中有这样的记录:“在农村,农业工人每天消费的马铃薯为6.3公斤,妇女和10岁以上的儿童大约为2.3公斤……1840年,人所消耗的马铃薯全年总计增加到700万吨左右。”“一个英国人在一间茅屋里看见了一大群面色红润的孩子,便向父亲问道:‘您用什么办法养育了这样健壮的孩子?’这位农民回答说:‘得益于耶稣,也就是马铃薯,先生。’”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新周刊》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新周刊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