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千古骆驼千古梦


天空湛蓝蓝得出奇,雪峰高巍巍得冷静,茫茫草原广阔得无边无际,而我们人却又渺小得无影无踪……苍凉而悲怆,寂静而悠远,耳边只有此起彼伏的大漠雄风在低吟浅唱,一队队骆驼缓慢但有序地孜孜前行。这就是当我站在西部大沙漠时常有的一种不灭的印象。
  我曾乘现代化的交通工具行走在贯穿古今、连接欧亚大陆的古丝绸之路,常常伴有这样一幅壮美的画面:那就是无论在漫长单调的沙漠之旅中,还是在血色夕阳中的戈壁荒滩上,前不见村庄,后不见游人,唯有一队队坚韧不拔的“沙漠勇士”——骆驼,昂首挺胸的剪影。它们一个紧挨着一个,像一队自觉排列齐整、训练有素的阅兵式队伍,气宇昂扬、步伐坚定,阔步踏上长达数百里乃至千万里的艰难旅途。一路追随着“叮当、叮当”,从远古而来的悠悠驼铃,义无反顾地朝着自己心中已定的目标跋涉,在茫茫沙海中一走就是十多天乃至数月,它们就像是一叶叶“沙漠之舟”,晃晃悠悠飘荡在一望无际的岁月长河之中。
  广袤沙漠常常是一个令人类望而生畏的生命禁区。恐怕,在所有庞大的动物家族中,再也没有比骆驼更能坚韧不拔、吃苦耐劳的动物了。它们又是那样地沉着冷静,临危不惧,面对就连飞机、汽车、飞鸟也难以跨越的生命禁区、不期而至的沙漠狂风,唯有大漠中成队结对、不懈跋涉的骆驼,怀揣朝圣者的远大理想抱负,有胆有识,一步一步,任漫天风沙弥漫,任沙山转眼移动,依然昂首义无反顾地勇敢前行。难怪至今,生活在大漠周边的那些西部边陲民族,都把骆驼视为他们的亲密旅伴和牢固依靠,全凭着骆驼的沉稳敏锐,坚定执着和刚毅顽强,去超越自然,超越自我,去征服那恶魔般反反复复的荒漠狂风袭击,完成一次又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心灵考验和耐力竞赛。
  在庞大的骆驼家族中,拥有这样两种骆驼,即单峰驼和双峰驼。单峰驼大多分布在台湾女作家三毛笔下极力描述过的撒哈拉大沙漠和阿拉伯半岛。作家三毛女士生前曾对骆驼情有独钟,每每以在茫茫大沙漠里为她心爱的另一半荷西拣到骆驼头骨而兴高采烈得竟像个小孩子似的手舞足蹈起来,并称之为她的“宝贝”,可见骆驼在她的生命、她的爱情里是多么的重要啊!双峰驼则产自于中国的西部和友邻阿富汗地区。相比之下,双峰驼体格高大,足底很厚,所以更适合在遍野沙砾的荒漠中行走。据史书记载,很久很久以前,生活在西部的人们就开始饲养骆驼,他们为的就是运送货物和传递信息。所以,古代人一般把骆驼也称为“囊驼”,指的是驼背上那两座高耸的驼峰,很像是老百姓盛东西的两个大袋子。在《史记•匈奴传》中,就已经把骆驼列为“奇畜”之一,每每与美人、战马相提并论、竞相赞美,总是受到达官贵人的无比青睐。而生来体格高大健壮、形态粗犷豪放的骆驼,不知是否也通人性,总是那样的善解人意、不辱使命。千百年来,它们乐于在时光之路上川流不息,艰难行走在荒凉偏远的沙漠古道,与西风、古道、瘦马、边关、夕阳共同构成了恢弘壮观的西部印象。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