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编辑作为职业


□ 朱燕玲

  要说说自己从事了22年的职业生涯,很困难。似乎有很多可说,又似乎无话可说。回顾,免不了就要翻看一段几近尘封的个人历史,这多少有些令人难堪。当我和20多年前的自己面对面张望,那边厢是惊讶,这边厢是尴尬。我很羡慕那些凡事都能轻巧面对、调侃自如的人。而我的办法是选择遗忘。我发现,真的很多事都记不清了,一是记性不好,二是总对自己做的事不满。看到一些差不多年岁的同行,已经在开始写回忆录式的文章,更是惭愧。说起来,我也应该是见证了很多文坛历史的,可我从来就没做过“有心人”,更没有想到过是否对文学史做些旁证之类的贡献。22年,服务于同一份职业,同一个单位,同一本杂志,真的可以说“我把青春献给你”,今天的年轻人定觉不可思议。一位年轻的同事曾经笑说:“我们是无所谓的,反正随时可能走。你可是要从一而终的。”这让我反省,遂想起一句酸溜溜的歌词:“看着你慢慢地变老,那是世界上最浪漫的事。”同事又说:他们考虑将来在我老得下不了床的时候,为我送上一份最佳生日礼物,那就是把我的房间四壁,贴满《花城》杂志几十年来的封面,作为墙纸,让我日日相对,以度余生。
  怎么就变成了这样?曾经我想,人怎么能在同一个地方呆上超过两年?
  我可能是最早自己求职的大学生之一。1985年,大学毕业生空前地供不应求。我的理想目标是与文学创作有最直接关系的杂志社和出版社。无奈大大超出我们毕业生人数的要人单位中,只有漓江出版社和一个少儿杂志。前者有广西的同学作为当然人选,后者则不是我的喜好。我是南京人,自然想到了《钟山》《雨花》,可惜一联系,他们都没有进人指标。于是由于个人原因,广州成为了我另一个目标。我还记得我在南京大学杂志阅览室里查看广州杂志的情形,是一个晚自习的时间。《花城》无疑是最合适的选择。我记下地址,当即写了一封简短的自荐信,表达了对南方开放环境的热切向往以及我对写作的爱好、对《花城》杂志大胆引领潮流的赞赏,并同时附上了我创作的诗歌、散文、小说若干篇。没有背景,没有“后门”,也没有想到找人推荐,当时完全是在年轻开放的心态下一种投石问路的尝试。没有想到,很快就有了消息,令我真实地领略到了南方的效率。当时任《花城》主编的范若丁先生后来告诉我——他们收到了这封简短的信,当即就在编辑部传看了,并反应给了社长王曼先生和总编李士非先生。正好不久老范(80年代的花城出版社,不分上下,互相都以“老”、“小”相称)要去南京看望作者乔雪竹——她因小说《十六号病房》莫名身陷官司,老范代表《花城》去看望她,为她撑腰——于是社里决定让他顺便去南京大学了解我的情况,并与我本人见面。我还记得22年前我和老范、乔雪竹走在南京饭店花园小径的情景。一个我向往的文学杂志的主编原来是这样和蔼。
  可是,虽然南大中文系大力推荐,花城的态度也非常明确,我还是没有被分配到广州,这部分与当时的人才管理观念有关,所以我不能“外流”出省。我是到十月份才报到的,其间,花城一直给予我坚定的信念,让我能安心地在南京做江苏省社科院(我分配的单位)的工作。几个月的时间里,社科院的毕淑敏老师(茅盾研究专家叶子铭先生的夫人,算起来也是师母,但此前从没有见过)、陈辽老师(也是从不相识)、还有我当时的编辑后来的作者《青春》杂志的周梅森都给了我莫大的帮助。一个毫无背景的学生,只凭着一个愿望,就幸运地得到了那么多人的伸手相助,这就是80年代的故事。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星火·中短篇小说》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