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岁末,词与物


  ●陈元武

  一、菊梦

  菊花总是开在霜华覆盖大地的时候,菊很孱弱,孤高,像个狷介的高士,总是不与寻常草木为伍。菊还有一个倔脾气,宁死不离枝,哪怕枯成一团淡褐色的干花.也不会随便掉落尘埃,付与西风。于是,菊花便开在了《诗经》、《离骚》、唐诗与宋词里,在黯淡的纸页上挺立秋风中.香气弥漫,穿透时光,扑面而来。“季秋之月,鞠有黄华”,“朝饮木兰之堕露兮,夕餐秋菊之落英”,“身寄东篱心傲霜,不与群紫竞春芳。粉蝶轻薄休沾蕊,一枕黄花夜夜香。”“槛菊愁烟兰泣露,罗幕轻寒,燕子双飞去。明月不谙离恨苦.斜光到晓穿朱户。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见天涯路。欲寄彩笺兼尺素,山长水阔知何处!”南方的菊花总是开得很迟,元旦前后,依然有菊花盛开。江南的地气温暖,冬天总是随来随去的过客.冷三天,暖两天。似冬还似春,偶尔接连好几天有太阳,又让人回到秋天里,或者,从海边刮来的雾弥漫于大地之上,那种温润.又仿佛春天般亲切。菊于是一直开着,在城市或者乡村里芳香并孤高。城市里的菊花总是在公园里或者自家的花盆里,长得富态,硕大并且华贵丰腴,那菊并不怎么耐寒了,风吹数日.或者被日曝数日,便呈倦态、颓废而失色。城市里并没有霜,这是温室里栽培出来的菊,弱不禁风,是菊的变种。那菊千娇百媚,胜似荷花、牡丹,菊丰态如唐朝的美人,硕大圆满.像一团团美丽的梦。菊只是徒有其名了,且不说其名字恶俗.连花的叶子也肥厚滋润,俗态得很,枝茎更是肥而不坚,需要另外的竹枝扶着,怕一不小心,让风吹折了。于是,便想念那些在乡野里的菊花了,在故乡的田野山陬,总是有一些花朵硕大的野菊花,长得似向日葵似的壮硕,那花色单调,一味的金黄色,花瓣也单调,葵花似的,外边一圈齿轮状花瓣,薄而坚硬,花萼是青绿色的,长满柔软的刺,花蕊是金黄色的,间杂着一些褐色的花粉块,那香气却令人眩晕.极浓烈而刺鼻。乡下人都叫它肥田菊或者臭菊。野菊花在冬天空旷的田野边闪烁.将一种永恒的暖色调随意涂抹于枯草之上。

  另一种野菊花盛开于山野间,花微小而繁密,像铺地锦一样蔓延,往往占据着整块坡地或者庭院的边角。山菊花浑圆,多瓣而细密,像千层红,花枝花蔓细长,有些古典的意味,叶子多歧而曲线优美,像那些刻在木板上或者墙头砖石上的图案。山菊花野性足,耐旱耐冷,多厚的霜也打不蔫.叶子微微地红,花茎硬而韧,轻易扯不断。悬崖菊是淡紫色的,开在孤兀的高处.像瀑布一样悬垂下来,挂在那里,遮住一片枯索的岩石,那菊花便是奇士高人了,近于仙。朝沐清霜飞霞,夜对孤冷月光。霜凝结于花上,成为一片梦幻般的异境了。某一夜,与二三友小住于一个叫上坪的高山村庄里。深秋的夜里,四处漆黑一片,唯有天空中闪烁着明亮的星火.我们围坐在一个篱笆小院里,一堆柴烧得毕毕剥剥,火焰在柴堆尖上舞蹈着,烟气和热萦绕着我们。秋夜于是在火光里旋舞着。秋夜如水,如潮般的虫声此起彼伏。星斗似伸手可及,璨然如菊,一枚枚、一粒粒、一点点、一团团。于是,有诗人高吟诗句,夜风如寒水般掠过肌肤,那仿佛是夜的手,仿佛是诡异的精灵,诗句激起我们的心绪,血液的流速加快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