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与民国对话:烽火连天的回忆


□ 苇 子

  

  苇 子

  对我而言,越是不知道的事越充满诱惑感。我喜欢历史,特别是撇开帝王将相由小人物述说的历史。它们虽然不那么波澜壮阔,但离自己更近,同样掷地有声。

  即使生活在瞬息万变的革新时代,面对每分每秒都在颠覆爆炸的知识讯息,但还是没法满足我强大的好奇心。我亲戚里面这位爷爷已是耄耋高龄,诞生于民国早年,现生活在台湾。托他的福,从他口中得知了许多快要失传的老故事。

  台湾爷爷已经八十九岁了,在海峡对岸生活了六十四年,可至今乡音未改,还保留着一口原汁原味的云南腔。他善良而有趣,生活阅历相当丰富。他的老家在云南昆明,曾是当地有名的大户。他年轻时,国难当头,不愿整天在学校里摇头晃脑念子曰诗云,于是背着父母私自应征入伍,进了滇军60军184师,在云南边境参加过抗日战争,后来又稀里糊涂被改编成中央军,远赴东北辽沈战场打过内战。他后来跟随六十万大军撤到了台湾。可笑的是,他二十几年前第一次回大陆探亲的时候,还惊恐地以为当局派人暗中监视他,甚至随时有锒铛入狱的危险。

  老人家提及的往事古老又充满惊险。我惊喜地发现,原来从教科书以及百度上查见过的许多大人物和著名的历史事件,在老人家认真而热情的讲述中,竟然隔我不远,仿佛触手可及,

  在上帝眼中,人就是蚂蚁。一队蚂蚁负重前行,目标仅只一小段距离,却足以耗费它们的一生。爬在前面几步的,就是坐在我对面回忆过去亲身经历的老人,而那跟在后边蹒跚学步的,正是拿着手机录音的我。人生岁月的距离不过如此呀……

  谨将此文献给与我同龄并从未经历过战火的年轻人。

  一、儿时的回忆

  我叫孙云武,出生于民国十三年(即1924年—一作者)3月27日,今年八十九岁,老家云南昆明,现居住地中国台北市士林区阳明里24邻40巷3号。我的父亲叫孙金华,母亲刘氏。我是家中的独子,小时候和父母一块儿居住在昆明拓东路岔街口对面,我的家靠近拓东运动场。我从小就在岔街口茶馆玩耍,那个茶馆是我们家开的。

  云南开化得慢,求学比较晚。我九岁以前读过私塾,私塾老师就住在我们家,学的是《百家姓》《三字经》。后来家中的房子改做了洋学堂,我才正式入门读书。洋学堂叫聚奎小学,当时我们那附近有个聚奎楼。昆明市政府见我家房子很大,就把它租下来办学,没强占,至于租金多少我就不知道了。

  我家大门两旁有一对石狮子,我小时候爱爬到它们的背上骑着玩耍。学校大约有四十来个学生,教室就在天井前面的大屋子里。天井四周栽满了万年青,两旁靠墙处还摆着菩萨。小孩子课间休息时可以在那玩一玩。要不大家就跑到后院去,后院的大花园被拿来当成了运动场。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当代》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当代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