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玻璃


□ 李 榕




l997年春天,穆云对朋友们说我自由了。
经历了两年没有硝烟战火但结局惨烈的恋爱,忽然间和所爱的人分开,感觉怪异,像是手变成了脚,又像是从地球忽然跌到月球,有失重感。下了班习惯地看街对面有没有人在等自己,给朋友打电话每每喊错名字,心变得好像一只放置时间过久的番茄,一碰就会流出汁液。她开始暴饮暴食。
即便是这样,相亲还是拒之千里的,唯一的一次是护士长想为她介绍一位“青年俊杰”,时间地点约好了,一行人在“烧鸡公”酒家苦候了四十九分钟之久,穆云意外失约。其实当时穆云准时到了目的地,—下巴士一看,妈也,前呼后拥的人有七个之多,人家全都有说有笑的,不像陪人相亲倒像是来参加婚礼似的。吓得穆云吸口凉气转身逃了。事后护士长追问失约的原由,穆云不好分说,只推说自己忘记了,但,从此就给人留下了不守约的坏印象。
穆云23岁,护士。在女人堆里也很出位,大眼睛尖下巴,鼻梁上少许雀斑,一笑露出两粒兔牙。穿衣打扮都慎而又慎地选择深色,一是怕显胖,更是不希望人家当她是小孩子。但还是23岁的性格没错,甚至更加孩子气,口无遮拦,还好吃零嘴。她的嘴馋无人匹敌,有一个冬天的晚上忽然灵感大发想吃冰激淋,跑遍武汉街头都没能如愿,竟敢写了信要求外地的亲戚给她邮寄过来。她的嘴巴从来没有空闲过,如果不是在说话就肯定是在吃东西。
既然没有恋爱可谈,大把的时间总得找地方好打发啊,她便去夜校报名自修临床医学。她从前底子薄,天资又平庸无奇,闲了好几年,于是读书倍觉吃力,尤其是英语,简直就是听天书。看着课本,穆云都快愁死了。不过好在她有颗倔强好胜的心,跑到新华书店门口去打听家教,那都是家境较困难的在校学生,利用假期挣学费的。一节课十到十五块钱不等。穆云别的不行,还价颇有一套,瞅准一个面像老实的问他价钱,果然将价钱杀到底线。
可穆云学的是医学英语,词语大多生涩,那孩子的四级英语词汇量根本达不到,教的人吃力,听的人一头雾水。眼看着离考试只有一个月了,穆云成天对着书长嘘短叹。这天傍晚,门外有人问:“请问这里有个叫穆文(云)的吗?”
穆云拖拖拉拉跑出来,厅里站着一个男孩子,一头自然卷发,浓眉,五官相当清秀,态度不亢不卑。
“你找谁?”她生硬地发问时,发现不知何时全家人已经都涌到了小客厅里,哥哥嫂嫂,姐姐姐夫还有白发萧萧的姥姥,一群人无声无息的,不约而同眼睛瞪得溜圆,都想看看谁来找穆云。
“你就是穆文(云)?”来人不慌不忙,拿出一封信说:“我是小黄改(介)绍来给你补习英语的。”穆云想起来了,小黄就是穆云请的那个家教。
穆云看过信,说:“他不教了吗?那么你也是英语四级吗?”
“我吗?”他像水母一样绽放开一个灿烂无比的笑容,他说:“我六级。”说着拿出一张泛黄的证书,上面写着:
“丁建群同学通过了CET考试国家英语六级”......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