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旅游民俗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塔梁子崖墓:中国南方最早的壁画墓


□ 撰文/萧易摄影/袁蓉荪

  撰文/萧易 摄影/袁蓉荪

  汉代壁画墓在中国多发现于北方与中原地区,而在四川省德阳市中江县,却发现了一处东汉壁画崖墓群,这也是中国南方最早的壁画墓。2012年,我们有幸走进了这些神秘的汉墓采访。从斑驳的壁画中,我们得以窥见东汉时人们的服饰和生活,而飘逸的汉隶则讲述了一个东汉家族的宦海浮沉。

  2012年8月的一天,德阳连续的阴雨终于消退了;天空放晴,却又是难耐的暑热。我和摄影师冒着酷暑,前去德阳市中江县的汉代壁画墓采访。中江县文物保护管理所的文管员打开铁门,搬开封堵住墓门的沙袋,由于担心温度变化加速壁画风化,文管员只把沙袋挪了个小口,我们快速跳进墓门。沿着狭长的墓道,文管所老所长王启同陪我们向墓里走去。这是一个漆黑的世界,阴冷潮湿,墓顶的水珠落在地上,“滴答滴答”,在空旷的墓室中回荡着。

  “死去何所道,托体同山阿。”诗人陶渊明的这酋《挽歌》,不仅写出了汉晋时代的中国人面对死亡的态度,也是汉晋墓葬文化的真实写照。大约从汉代开始,一种崖墓在中国大地,尤其西南地区极为盛行。所谓崖墓,即在崖壁上凿穴筑室,并仿照墓主生前的生活,分割出享堂、墓室、盥洗间、厨房等诸多空间。汉代,崖墓在四川盆地盛极一时,密如蜂巢般分布在长江、涪江、岷江、沱江、嘉陵江、郪江及其支流的两岸崖壁上。

  在四川盆地诸多崖墓群中,郭江崖墓历来以宏大的规模、惟妙惟肖的雕刻与色彩绚烂的彩绘闻名遐迩。玉江是郪江源头,两岸丘陵连绵起伏,相对高度在50-100米,这里成为古人开凿崖墓的绝佳场所。沿着玉江,从东到西依次分布着古仙洞、宝峰山、柑桔梁子、塔梁子、青龙嘴、蛮洞山等诸多崖墓群。“塔梁子,北塔寺,听钟声,知晴雨”,在中江县民主乡桂花村,上了年纪的大爷常常哼起这样一句民谣。塔梁子是村里一个山岗,传说上面曾有座北塔寺,乡民听得钟声,便可推知隔日是晴天还是雨天,时人皆视为神异。

  2902年初春,村民发现塔梁子山腰几座崖墓被盗,王启同和同事赶到村里时,盗墓贼已逃之天天了。王启同在腰间绑上绳索,从盗墓贼留下的盗洞,下到墓中。地上随处可见破碎的陶俑、陶片,仿木门枋上,持剑的武士守护着这个阴森的世界,戴着小尖帽的男子踏歌起舞。再往前走,王启同看到几幅彩绘,凑上前细看,彩绘是在墓壁敷泥,以线描勾勒出轮廓再填色的。他心里“咯噔”了一下,“这是壁画!”此前,中国南方较少发现壁画。

  塔梁子崖墓成了四川成千上万座崖墓中唯一可见壁画的,也是中国南方最早的壁画墓,并于2006年被评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打那以后,原本就有些奇异色彩的塔梁子成了村民口中津津乐道的话题:“难怪北塔寺的钟声那么灵异,原来下面有千年古墓呢……”

  汉隶题榜,讲述东汉家族的宦海浮沉

  环绕塔梁子山腰分布着9座崖墓,又以眼前的M3号大墓最为恢弘。M3长21.95米,高逾2米,主墓室共有5进,带有6间耳室,墓室之间凿有门枋,壁画就绘在第三室的耳室中。墓壁浮雕壁柱、壁穿,将墓壁分成“田字形”,八幅壁画就两两绘在这四个矩形区域中。我拧开手电,橘黄色的光芒照亮整个墓室,那些沉睡千年的人物“苏醒”了,讲述起一个东汉家族的兴衰、迁徙乃至宦海浮沉。

  八幅壁画均为清一色的宴饮图,其中第一、五、七幅壁画题有墨书题榜。第一幅壁画中,峨冠博带的荆文君与宾客跪坐在席上,面前放置着盘、豆等陶器。荆文君身边的侍从,身着蓝色长袍,袖口、领口描成红色,右手持棒。壁画空白处,一行行汉代隶书犹清晰可见:“先祖南阳尉,口口土乡长里,汉太鸿芦(鸿胪)文君子宾,子宾子中黄门侍郎文君真坐与诏,外亲内亲相检厉见怨。……父即鸿芦,拥十万众,平羌有功,赦死西徒,处此州郡县乡卒。”四川过去虽屡有汉碑、汉刻出土,却从未发现过墨书汉隶。汉碑、汉刻由于题材所限,往往浑厚深沉,静穆雍容,塔梁子墨书汉隶则直接在墓壁上书写,笔势生动,飘逸自若,无疑为我们打开了解汉隶的另一扇大门。

  那个手持木棒的侍从,也引起了学者的诸多兴趣。汉代画像中时常能看到类似木棒,过去一度被认为是舞者表演时用的剑,后来著名汉画研究专家蒋英炬才在《汉画执棒小考》一文中提出,汉画中频频出现的棒,其实是兵器。《三国志》记载,曹操初入洛阳任北部尉,即在京城四座城门悬挂五色棒,“有犯禁者,不避豪强,皆棒杀之”。侍从拿的木棒,应该与曹操的“五色棒”差不多,既可保卫主人安全,也象征着荆文君无尚的权威。

  第五幅壁画,两黑衣男子相对而坐,空白处有两处题榜:“广汉守丞、瓦曹吏、创农诸口掾口子女长生”,“蜀太守文鲁掾、县官啬夫、诸书掾史堂子元长生”。广汉守丞是广汉郡郡丞,汉代太守之下分设议曹、贼曹、仓曹、田曹等官,分别掌管谋议、侍卫、民户、耕作等等,瓦曹过去不见于史书记载,可能主管瓦的生产。有意思的是,荆子元身后还站着两个毕恭毕敬的小吏,并用墨书点明了他们的身份——司空与司空佐。汉代实行“三公九卿”制度,所谓“三公”,便是司徒、司空、司马。事实上,汉代郡、县以及军队中也设有司空,不过只是小吏而已,司空佐是司空的助手,职位就更低了。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塔梁子崖墓:中国南方最早的壁画墓”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