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卖房记


□ 余 雷

  本来不想买新房子。
  大家说,那么便宜,不买是笨蛋。为了证明自己不笨,决定买。而且买能享受的最大面积。学校搬到新校区去,没有一个落脚的地方不行。
  本来不想卖旧房子。
  大家说,卖掉卖掉,趁卖得掉,不卖是笨蛋。为了证明自己不笨。决定卖。而且要卖个好价钱。反正以后的活动重心要转移到新校区去,旧房子不会常住,卖掉更省心。
  去交新房子定金回来的路上,给做房屋中介的朋友打了一个电话。在离家最近的房屋中介填了一张单子。正式宣布:我要卖房子了。
  第一个来看房的是一个男人。他先给我打了一个电话,一分钟以后就站在了我家的客厅里。他含糊其辞地说了一个介绍人的名字。我没有听清是谁,也不好意思追问。反正人家来看房子,生意做成就行了,谁介绍来的无所谓。他巡视了一圈,坐在沙发上,给我先生递了一支烟,告诉我们他就住在前面几百米处。他对周围熟悉得不能再熟悉。我们像老邻居一样回忆附近市政设施的变化,评论房屋市场的涨落。烟吸了一支又一支。他知道了我们的工作单位,卖房的目的;我们知道了他是给大学刚毕业的儿子买房。
  说来说去,终于说到了价格。他说中介告诉他是24万。他想给我们23万。我仔细回忆,给中介的价格是25万啊,我没说过24万。他很不高兴,认真地说,我是真心实意要买的,你要是同意了。我现在就付定金给你。说完,他留下电话号码就走了。
  第二个看房人在第一个走后10分钟就进来了。一个穿深色夹克的小伙子。门口中介的老板陪他一起来的。小伙子很认真地看了房子,整个过程始终一言不发。不知道他的意见是什么,所以,他出门的时候,我先生给了他一张名片。
  他们走了以后,我突然反应过来,第一个来的人应该是朋友介绍来的。我连忙打了一个电话过去,果然是朋友的朋友,朋友在她的中介登记的价格是24万。她说,以为我的25万是喊价,就填写了一个实价24万。24万就24万吧,我同意。刚挂了朋友的电话,门口中介的电话来了,说,马上要带第二拨人来看房。并且,他严肃地告诉我,不要再发名片给客户,要是客户绕开他们和我们直接交易,他们就损失了。我答应了。
  第三个看房人也是一个小伙子,始终面带微笑。小伙子问得很仔细,我们也认真地回答了他的每一个问题。终于说到了价钱,小伙子说,他只能给21万。我们说,不行。小伙子笑眯眯地说,我家是曲靖的,每个人都有房子,只有我没有。我家曲靖的房子在滨江花园,现在很值钱的。我说,我原来在曲靖也呆过的。小伙子说,我要回去商量一下,带家里人来看看房再说。我们说,好的。这次我们没有发名片。
  第四个人是一个穿裙子的中年妇女,她指着中介的老板说,这是我的侄子。中年妇女问的问题比前面的任何人都仔细。她问我,为什么卫生间的装修没有别的地方好,为什么客厅的墙没有完全敲掉,为什么走廊不干净,为什么门口的灯不亮,为什么水电费要半年才来收一次……突然我发现我真是笨,那么多问题我都没有考虑过,竟然在这里住了这么久。但是,中年妇女看房子的眼光让我不舒服,突然替房子有些担心,担心房子落在她的手里会委屈。于是,当她再一次说,你应该修好卫生间或的顶,要不怎么卖的时候,我说,你可以不买啊。中年妇女看我不像开玩笑的样子,就没有说话,和中介一起走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