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永远的《卡门》


□ 赵 玫

永远的《卡门》
赵 玫

  赵玫 满族,毕业于南开大学中文系,现任天津市文联创作室主任。全国人大代表,中国作协全国委员,一级作家。著有《高阳公主》《上官婉儿》《秋天死于冬季》等长篇小说十六部,《太阳峡谷》《岁月如歌》《我的灵魂不起舞》等中短篇小说集六部,《一本打开的书》《欲望旅程》《戴着镣铐的舞蹈》等散文随笔集十八部,《赵玫文集》《赵玫作品集》八部,计七百余万字。曾获第四、五届少数民族文学创作奖,庄重文文学奖,首届鲁迅文学奖等奖项。
  
  在波士顿中心广场的一家报刊亭前。一张波士顿芭蕾舞团的海报。说不久后舞团将有两场演出,一是来自俄罗斯芭蕾舞团的《天鹅湖》,一是波士顿芭蕾舞团自己创作的《卡门》。
  几年前曾在天津看过来自俄罗斯的《天鹅湖》,惊叹于俄罗斯那个芭蕾的国度。而听说波士顿芭蕾舞团的时间更早,记得那还是改革开放初期,伴随着小泽征尔指挥的波士顿交响乐团来华演出,不久后波士顿芭蕾舞团也来到了中国。忘记了那一次演出的剧目,但曾在黑白电视上观看过这场演出却记忆犹新。于是毫不犹豫就选择了《卡门》,而我们为此付出的代价是,只能放弃掉那晚波士顿红袜队和纽约杨基队的棒球比赛了。
  因为“文革”,芭蕾成为我那个时代唯一的梦想。尽管当时学跳芭蕾的范本只有《白毛女》和《红色娘子军》,但舞蹈的动作和表现的方式应该和真正的芭蕾大同小异。所以我们能在《女战士舞》中看到《大天鹅》和《小天鹅》的影子,甚至连舞步都是一样的,不同的是演员的服装和道具。譬如天鹅们手中是爱神的箭,而觉醒女奴们高举的,则是造反的红缨枪和大刀片。那时候能做到足尖旋转、“倒踢紫金冠”也并非容易,但我在那个激越的时期却始终孜孜以求。后来随着四季流转,青春不再,芭蕾也渐渐弃我而去,但那种芭蕾的感觉却成为了永恒,永远积淀在了我的身体和意识中,留给后来不尽的岁月。
  选择波士顿芭蕾舞团是为了改革初期的那一次艺术的邂逅,而《卡门》又是一个心目中经典的故事。这是一个被梅里美讲述的寓言式故事,无论用何种方式,也无论讲过多少遍似乎都不会过时。所以才会有无数的艺术门类,诸如歌剧、舞剧、电影、话剧,不厌其烦地一遍又一遍地重述《卡门》。
  于是,在那个阴郁的黄昏,我们来到那家叫做THE WANG THEATRE的剧场。这座辉煌的剧院所以叫“WANG”,是因为当年投资兴建这家剧院的主人姓王。这位毕生艰苦卓绝的王姓华人发明了最早的计算机,赚了很多的钱,也因此解决了很多人的就业。后来他便在发财致富的同时投资波士顿艺术,最终将这座命名为THE WANG THEATRE的绚丽剧院永久地送给了波士顿芭蕾舞团。
  这个晚上的《卡门》是首演。所以观众们不仅盛装前来,言语间还带着某种难抑的兴奋与激动,因为大家都不知即将看到的是一出怎样的芭蕾。尽管人们对《卡门》的故事已经耳熟能详,但却谁都无法预知这部刚刚创作出来的舞剧会做出怎样崭新的阐释。所以人们才会格外期待,那种因期待而表现出来的过分的热情。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