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鬼敲门


□ 马敬福


张龙和赵凤两口子住集体平房,眼看着左邻右舍全都搬进了新楼房,心里有些不平衡了,也想早点买套楼房搬进去。可这两口子手里的积蓄也不是很多,想买楼房还差得远着啦。
于是,两口子便勒紧肚皮过日子,再加上跟亲戚朋友借,半年下来,总算凑够几万块钱。几万块钱买房也买不下来呀,张龙就拿公积金又贷了几万,加起来就十多万了。可现在的房价特别高,买一套小一点的房子还得二十几万呢,剩下的几万块钱怎么弄?
这天,张龙和赵凤骑车上班,刚上公路,就听前面“啊”地一声叫!一看,一辆汽车把一个妇女撞倒了。张龙过去一看,这妇女正是在他们院里租房做买卖的外地人。这妇女被撞得不轻,看样子活不了了。张龙和赵凤看了一会,就上班去了。
下班之后,张龙突然对赵凤说:“有一个来钱的道儿,你敢不敢干?”赵凤问:“什么来钱的道?”张龙说:“在咱这租房那妇女早上让车撞了,她就孤身一个人,在这做买卖好几年了,她租的房子里一定有不少钱,咱们今天晚上就到她住的房子里……”赵凤一听:“什么?你想偷?”张龙捂住赵凤的嘴:“小声点,什么叫偷啊?反正她也活不了了,那钱指不定便宜谁,咱先拿来就是咱的。”赵凤说:“那样行吗?要是让派出所抓住,咱就得坐牢啊。”张龙一摆手:“抓什么呀?咱这片平房没几家住人的了,现在那妇女正躺在医院里,咱深更半夜把钱拿来,谁知道啊?”赵凤没再说什么。
当天晚上,张龙和赵凤就来到了那妇女租的房子前。赵凤在外放风,张龙跳墙就进了院子。半个多小时后,张龙背个大包袱从里面跳了出来。赵凤一看,赶紧拉起张龙跑回了家。
到了家里,张龙问:“没有人看见吧?”赵凤说:“没人看见,可我心里还是觉得不踏实。”
张龙说:“没事,没人看见就没问题。”说着,就打开了包袱,摆弄着现金和金银手饰,说:“这些东西好歹值几万,明天找地方一卖,咱就可以去交楼钱了。”说着,就让赵凤把包袱放好,两口子关灯睡觉了。
睡到半夜,院外突然有人拍门,时紧时慢,时轻时重,随着拍门声,一个妇女还低低地呻吟:“你不要以为你们做的事我不知道,我都看见了,我都看见了,把我的钱和东西还回去,还回去,不然我掐死你们,我掐死你们……”呻吟声时高时低,颤颤巍巍,在寂静的深夜里怕人得很。
赵凤“噌”一下就从床上坐了起来,听着外面的声音,头发根当时就立起来了。她一把将张龙拉起来,抱着张龙的脖子,哆哆嗦嗦地说:“鬼,鬼,那妇女的鬼魂来了,她她她看见我们偷她东西了,来来来要……来了。”赵凤这么一说,张龙也出了一身冷汗,仔细听了听,外面没声音了。张龙长出一口气,说:“哪有什么鬼?快睡觉吧。”说着,就把赵凤按在了床上。赵凤紧紧抱着张龙,身子还在哆嗦:“我好怕呀。”张龙拍着赵凤:“别怕,有我呢。”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新故事》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新故事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