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游到树上的鱼


□ 陈金茂



赶了半天的路,跳跳猴有点累了,便坐在路旁的一棵大树下歇息。
他掏出水壶,喝了两口水,斜靠在树干上,摘下头上的草帽盖在自己的脸上。
也许是太疲乏了吧,一股淡淡的睡意袭了上来,他的上下眼皮竟渐渐地合到了一起……
正当他似睡非睡之际,从树上传来了两只乌鸦的争吵声,
“呱呱,这条小鲫鱼是我先发现的,当然应该归我所有!”一只乌鸦扯开嗓门大声地嚷起来,仿佛嗓门大就是有理似的。
“什么?是你先发现?亏你说得出口!”另一只乌鸦也毫不示弱,“呱!你看,我站的枝头比你高,在你看到那条鱼之前,呱呱,我已经先看到了”
“不,是我先看到的,呱呱!”
“是我先看到的,呱呱呱!”
“……”
乌鸦的聒噪声,听起来格外心烦!
跳跳猴的睡意全被他们给搅飞了。他再也忍受不了,仰起头,冲着树上大声地吼去:“喂,你们两个吵什么吵?要吵到别的地方去吵,不要在我头顶上呱呱呱地乱叫!”
两只乌鸦顿时闭了嘴,他们这才发现树下竟然还有一个“第三者”!
可他们只安静了一会儿,又情不自禁地争吵起来,这使得跳跳猴大为光火:
“我说你们是故意跟我过不去还是怎么?我叫你们到别地方去吵,耳聋啦!”
一只乌鸦说:“对不起!我们只能在这棵树上吵!”
另一只乌鸦也说:“对!我们是不可能到别地方去吵的!”
“啊?这么说,你们是存心要跟我较劲啦!”
“不不不,是这样的,我们在这树上发现了一条小鲫鱼……”
“什么?你们在这树上发现了一条鱼?”跳跳猴打断那只乌鸦的话,“我想,那是一条鲫鱼干吧!”
“不,是一条活鱼!”
“啊……”跳跳猴以为自己听错了,又重复了一句:“你们是说,这树上,有一条活鱼?”
“不错!千真万确,是一条活鱼!”



跳跳猴瞪大了眼睛,朝树上看了又看,哪有什么鱼的踪影!
再说了,鱼都是生活在江河湖海,谁见过鱼游到树上去?他怀疑这两个黑家伙是否患了幻想症。
他越想越觉得好笑,便对他们说:“你们是不是童话故事看多了,眼前产生了幻觉?”
“你不信,就上来看一看吧!”一只乌鸦说道。
“好吧!”跳跳猴想,爬树是我的拿手好戏哩,他“刷刷刷”就攀上树去,问道:“那活鱼在哪儿?”
另一只乌鸦用翅膀往下一指,说:“在树干分叉的树洞里。”
跳跳猴这才看清楚,在一个碗口大的树洞里,漾着半洞的水,那水里果然游动着一条小鲫鱼。
他有说不出的惊讶,跳到树洞边,又仔细地端详起来。
忽然,他看见那小鲫鱼游到水面上,张大嘴巴似乎要对他说些什么。
他偏过脑袋,将耳朵凑近了洞口,终于听清楚了,那小鲫鱼在向他求救:
“小猴哥,快救救我,千万别让那两只乌鸦吃了我……”
“告诉我,你家住哪儿?怎么会在树洞里呢?”
“唉,说来话长!你把我救出来后,我一定会把我的经历详详细细地告诉你的。”
“我答应你,我一定会救你的。”
跳跳猴对小鲫鱼充满了好奇,冲这他也会对小鲫鱼伸出援手,何况他还是一个十分乐于帮助人的猴子。
他转过身来,对着那两只乌鸦说:
“喂,两位朋友,你们两个能不能放过这条小鱼?”
“什么?让我们放过这条鱼,没门!”那两只乌鸦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其中一只迫不及待地喊了起来,口气相当强硬!,
“对,没门!”另一只也随口附和。
“这么说,你们连商量的余地都没有了?”
“是,那又怎么样?”一只乌鸦说。
“那我就老实地告诉你们,我是不会让你们吃了这条小鲫色的。”对着这两个贪婪而又蛮横的黑家伙,跳跳猴也丝毫不客气了。
“兄弟,咱们一起冲过去,把他的眼珠子给啄出来!”一只乌鸦对另一只乌鸦喊道。
跳跳猴一听,火了,他举起小蒲扇大的手掌,说道:
“你们敢过来,我就把你们打个稀巴烂!”
那两个黑家伙你看我,我看你,谁也不敢轻举妄动。
但他们仍不死心,还是守在树洞的两边。他们心里十分明白,跳跳猴就他一个,而他们却是两个,只要跳跳猴有所松动,他们就会瞅准机会下手。
就这样僵持着,跳跳猴也救不出小鲫鱼。他知道,小鲫鱼一离开水就无法生存,要救小鲫鱼至少有一个能盛水的器皿。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