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对历史科学真实性的认识


□ 田 宏

  历史科学的独特性在于它所研究的对象都是以往的,这些对象的本体我们看不到,也摸不着,我们研究的依据大多是遗物,遗迹,这些遗物遗迹是否真实的保留了历史的原貌,我们谁也不能完全肯定。不要说随着时间的推移,或丢失,或磨灭,或因史书典章反复的传抄而造成记载中语言的变异或内容上产生差异等,使历史不能完全真实的反映历史本来的面目。这就给历史科学的研究带来了许多不利的方面。我们的研究究竟从那一点那一方面开始,怎样才能使历史达到真实的认识,成了人们不得不考虑的问题。从某一方面说,历史要达到完全真理性认识,不只是很难,实际上有时就根本达不到。古代希腊历史学家修昔底德曾自负地宣称“历史学家是世界上绝少错误的学者。”这里面不乏自夸的成分,没人敢肯定地说从修昔底德的《历史》里找不到一点不合理或错误的东西。我国也有许多历史著作被称为“信史”。其可信程度如何?二十四史早已经被成为帝王将相的家谱,谁又会怀疑这些史书中的虚假和歪曲的成分呢? 造成历史这种状况的原因是什么呢?我想大概有以下几点:
  
  一、不同时代人们观念不同
  不同的历史时期,人们所处的环境不同,对事物的观察和理解能力也不同,对某一事件的看法也会产生分歧。原始社会里,人们所处的生活环境十分残酷,经常受自然灾害的侵袭而又无力抗拒,从而产生了对大自然的崇拜心理,认为有存在与人之外的某种东西在支配着我们,他们可以随时左右人们的一切,可以以地震,狂风,暴雨,山洪暴发,来惩罚人们,也可以以风调雨顺来褒奖人们,甚至以日食月食,流星等天象向人们昭示神的哀怒与意志。古代的人们也就会受此影响,产生了神话历史。《山海经》里记载,“夸父与日逐走,入日。渴,欲得饮,饮于河、渭,河、渭不足,北饮大泽,未至,道渴而死。弃其杖,化为邓林。”这实际上也反映出他们的观念,把征服自然的事推到一个神话了的人物身上,还有象“大禹治水”、女娲补天等也是如此。这在很大程度上反映了古代人们的一种观念。在封建社会里,君权神受,君权至上,以及封建迷信的思想笼罩着整个社会,从而产生了对君王的崇拜心理。把君王认做是上天的儿子,实际上也是把君王当作了神,人们的观念在笔下不自觉的流露出来,史学家们也经常把高高在上的帝王将相描绘成与常人不同的形象。《史记》中记载刘邦出生就与普通人不同,其母刘媪“尝息大泽之陂,梦与神遇。——则见蛟龙于其上。已而有身,遂产高祖。”成年时,人常见其身上有龙。刘邦当亭长时送囚徒去骊山途中斩伏道之蛇,也被这样记述;“后人来之蛇所,有一老妪夜哭。人文何哭,老妪曰:人杀吾子,故哭之。人曰:妪子何为见杀?妪曰:吾子,白帝子也,化为蛇,挡道,今为赤帝子斩之,故哭。”(《史记-卷八,高祖本纪第八》)这样的荒诞不经的故事在那个时代也能被人们相信,从而认为只有刘邦能做皇帝,进而让人们认为他的妻子同样也与常人不同。这使他们的子女甚至亲属,也都呈贵人相。甚至连他们的生死都与自然变化有关。生有紫气东来,死有黄沙漫天,流星陨落。史学家在在记载中加入这些似有似无成分,让我们更加对古代帝王产生一种敬仰之心。这种唯心史观就与当时人们的认识观念有关。我们现在虽然可以用唯物主义辩证法思想来考察记载历史,但实际上受我们自己观念约束的也不少。从某些方面说,唯物主义也可能是一个框子,它把我们的思想约束在它的范围之内,犹如坐井观天,使我们的思维产生局限性。而我们看待历史也必然带有我们时代的印记,我们对历史的认识也必然与古代人的认识有很大的不同。这同样也与我们今天的环境有关:我们今天的教育,我们今天的科技发展的水平,我们对待自然的态度等等。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