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美女坟冤案


□ 谢思求

自古民间有一句俗话,叫“衙门怕三爷”,这三爷就是县官的少爷、舅爷和姑爷。三爷都是县官的亲信之人,仗着县太爷的权势,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千万惹不得。这三爷之中,尤以衙门的少爷最为惹不得,要是其父教子不严的话,当地老百姓可就惨了,这少爷整日里肯定是欺男霸女,胡作非为。清末时期,发生在徽州休宁县的“美女坟”冤案,涉及3条人命,就是当时县令的少爷所为。
却说当时休宁县的商人张发旺,自14岁起就随父在外经商,长年走南闯北,多年下来,张氏父子赚了不少钱,家道比较殷实。在张发旺20岁那年,由父母作主,与邻地黟县富绅王有财的女儿王翠儿订了婚,当时男女在成亲之前是不得见面的,至于对方长得如何,全凭媒婆一张嘴。当年的腊月初八,是张发旺与王翠儿大喜的日子。新郎新娘拜过天地之后,人们将新娘送入了洞房,新郎自然还要在外面招呼客人。
常言道:不是冤家不聚头。休宁县令吴少敬家的少爷吴国才,当时刚从外面吃酒回来,正好路过张发旺的家门口。从吴国才这名字可以看出,其父是希望他有经国之才,而这吴国才从小娇生惯养,不思苦读,长大后又和一帮地痞流氓?昆在一起,平日里为非作歹,可以说是无恶不作。他在经过张发旺家门口的时候,看见张家张灯结彩,喜气洋洋,正在办喜事,就有了想进去瞧瞧热闹的想法。
这吴国才想做就做,在这休宁,还没有什么他不敢的。他从后门偷偷溜入新房,只见新房内烛火摇动,只有新娘一人盖着红盖头,静静地坐在床头。吴国才心想,不知这新娘长得丑还是俊,他轻轻地走上前去,就势掀起了新娘的红盖头。这红盖头一般是只有新郎才能掀的,这王翠儿心里正想着新郎长得何许模样呢,没想到这新郎就来了。王翠儿抬起头,只见来人眉清目秀,风度翩翩,心下甚是欢喜,就对吴国才嫣然一笑。却说这吴国才掀起红盖头时,看见新娘妩媚清纯,眉目含情,真是赛过天仙一般。吴国才看得呆了,又恰好王翠儿对他一笑,这无赖就来了胆量,伸出手在王翠儿粉嘟嘟的脸上轻轻捏了一把,王翠儿也不闪避。这一捏肌肤果然是如脂如雪,一时间吴国才心荡神摇。借着酒劲,他抱起新娘就向床上推去,三下五除二把王翠儿脱了个干干净净,自己也脱光了,就与王翠儿行起云雨之事来。
吴国才正在兴头上时,猛听得脚步声响,只见新郎张发旺酒气熏天摇摇晃晃地一边往里走,一边叫着:“娘子,娘子,我来了!”吴国才大吃一惊,酒醒了大半,赶紧爬起来穿衣。张发旺进得房内,见一人正与自己的妻子行那苟且之事,当下气炸了肺,一边骂一边举拳便打。吴国才被张发旺紧紧揪住,如何能走得脱!这无赖被逼得急了,掏出匕首就向张发旺当胸刺去。可怜张发旺来不及闪避,当下被刺中心脏,就地倒下,不一会儿就死了。那王翠儿见冒出了两个新郎,早吓得不知所措,又见一人被刺,当下吓得晕了过去,吴国才赶紧从后门溜了。说来也是凑巧,这张家隔壁有个浪子叫王生,平时喜欢干些小偷小摸之事。当夜他在张家前院混吃了一顿酒宴,在酒宴上听人说新娘的嫁妆非常丰厚;光金银首饰就有20多种,就想何不到后院去碰碰运气,要是能盗得一两件,一年的酒钱就有了着落了。趁人不注意,他偷偷来到新房内,只见新房内一片漆黑,刚进门还未来得及偷到东西,脚下就被什么绊了一下,摔了一跤。王生就用手去摸,却摸到一具尸体,还有黏糊糊的血,当下三魂吓掉两魂半,赶紧爬起来溜了。回来后王生惊魂未定,心想这霉是倒大了。低头时看见自己刚买的一双新鞋沾满了血迹,心想此物不宜久留,当下也不再心疼,拿起来扔到街口的深井中去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西江月(传奇故事)》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