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艰难的“访问”



  口述/黄健中 整理/米粒
  《一个死者对生者的访问》拍摄于1986年,在这之前我拍得比较成功的作品是《如意》《良家妇女》,当然也拍了失败的作品《一叶小舟》《二十六个姑娘》。后来,厂长汪洋说:“小黄,你就是不能拍那些政治性很强的作品,你还是拍适合表现自己艺术个性的作品吧。”诚然,《一叶小舟》《二十六个姑娘》的确是为了配合当时中心任务的应制之作,尽管我很想把自己的抒情性的东西,包括对生活细微的观察融入到影片中去,拍得风格化一些,表现江南水乡特有的风物人情,但是都失败了。
  《一个死者对生者的访问》原本是我的老朋友刘树纲的一部轰动一时的话剧,话剧的核心事件,是讲在一个公共场合歹徒公然偷钱,很多目击者都畏惧邪恶,明哲保身,默不作声,只有一个人敢于声讨,但却在众目睽睽之下死于歹徒的刀下。更为触动人心的是这一事件有其真实的原型,据新闻报道当时武汉和广州等大城市都相继出现过类似的事件。我看了话剧之后非常激动,北影厂也有意将这部话剧搬上银幕。当时我想:从一部话剧到一部电影,必须改变思路。在此基础上我对电影的表现手法进行了大胆的设想:首先,把这个戏划分出三重时空——现实时空、历史时空、幻想时空,让这一事件穿越三重时空,对当时市场经济冲击之下世风日下、人心不古的社会怪现象进行多重拷问与思索。
  怎样赋予这部影片以历史感呢?我突然想到了古城西安,因为这座城市可以提供远古以降、顺次绵延的历史景观,从半坡村人类母系氏族社会遗址,到秦坑兵马俑,再到武则天墓前无头的石像。它们见证着中华民族几千年生生不息的优秀文化传统怎样一路流传至今,为什么到了今天人与人之间变得如此冷漠?所以我把影片拍摄地点选在了西安,借由这里的古迹赋予影片历史感,引入一种哲学层面上的批判。
  在对影片人物形象的考量上,尤其是这一真实事件中唯一敢于反抗歹徒的真正的“英雄”肖肖(常蓝天饰),我也一反惯常意义上对英雄人物与英雄行为的塑造与表现。我当时想,电影中敢于反抗却在周遭知情者的冷漠和无视中死于歹徒之手的人并不一定是一个气宇轩昂、高大强壮的所谓“英雄”,他只是一个再平凡不过的、生活在我们中间的小人物,他的存在甚至都有可能被我们忽略;他是一个其貌不扬,身材矮小,常常表现得十分谦卑的人,即使是作为一个超现实的死者的灵魂去叩问生者的灵魂,比如说他去访问公共汽车上的那个处长,他仍然不是那么底气十足,反而显得战战兢兢,对权势似乎仍然心存畏惧。身后也只有他的女朋友(林芳兵饰)非常理解他,认可和推崇他的行为,真诚地怀念他。
  著名美学家李泽厚先生在看完影片之后非常赞赏女主角林芳兵的演技,觉得她把人物前后的情绪变化表现得非常逼真,尤其是人物最后的憔悴状态。实际上,我当时在拍摄特定情景之前要求她尽量连续不睡觉,而且要求全剧组的人都不要理她,让她体验那种突然被群体抛弃的孤独和莫名其妙的恐惧感。这部作品林芳兵的表演极其优异,当时她刚刚大学毕业,很有才气,本人还有一种诗人气质,并且她把自己的这种绝世独立的脱俗气质也自然地融入进对于角色的塑造中,成为这部失败作品中的亮点。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大众电影》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大众电影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