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在北大看《立秋》


□ 韩蒲州

2004年11月底的一天,我在北京大学民主楼演讲,刚从讲台上下来,就有一位女同学过来献花,主持人赵白生博士打趣说,你该早点嘛,刚才韩先生讲到最精彩的地方就该上来。女同学腼腆地笑笑,说她是北大三晋文化研究会的,随后又说,过两天山西话剧院要在北大新建成的百年礼堂演《立秋》,问我能不能去看看。我笑着说,就凭这一束鲜花,我也要去的。
11月29日晚饭后按时前往。未开演以前,那场面先让我吃惊。原以为那位北大三晋文化研究会的女同学,是怕家乡剧团来了冷场才邀我去的,没想到那么大的一个礼堂满坑满谷全是人,我拿的是嘉宾请柬还差点找不下座位,亏了话剧院的贾院长认出我才安排了个座位。须知这不是什么义演,是卖票的,最高的票价要八十元一张。场面虽说热烈,心里还是没有谱儿,多么好的一出戏,竟这样吸引北大人?及至看罢,方才知道,端的是出好戏,还是北大人识货。
大幕开启,一股肃杀的秋寒之气从台上腾起直逼台下观众的心里。经历了一场商场厮杀也是经历了一场人性搏斗的晋商丰德号总经理马洪翰,一位魄力、能力都有却时运不济的山西汉子,身着灰蓝色长袍,颈绕一条长长的围巾,于飘飘黄叶间,携着一个稚憨的小孩,从重重宅门里踱出,喃喃自语:“立秋啦!早上立了秋,晚上凉嗖嗖……”这一声感叹或者说是哀叹,一下子就把时序推到了多少年前,推到那场惨痛的商场厮杀也是惨痛的人性搏斗之中。
沈阳告急,徐州告急,广州告急,上海告急,一封封加急电报接踵而至,起初还硬顶着,自以为胸中自有百万甲兵,转手间不难筹措百万现金,及至天津分号经理张克明带着烧损了的丰德号牌匾跌跌撞撞地进来,而与此同时,彼得堡的欠款和山西省政府的借款全打了水漂儿,马洪翰方才醒悟,马家的百年基业即将毁于一旦,最难违拗的不是人情而是时势。即便如此,这自负的汉子仍不愿意承认眼下的失败,就是卖掉祖上的大宅院也要平息蜂拥而至的挤兑风潮,维护晋商纤毫必偿一诺千金的信誉。对副总经理许凌翔的失望,对许凌翔之子许昌仁的痛斥,对总号掌柜赵成才临危背主的鄙弃,在在都显现了他刚毅的个性,天塌下来敢擎起的魄力,还有晋商诚信为本的传统品质。种种骤致的变故,与种种应变的举措,都是题中应有之义,也是戏中必破之题。最后老太太拿出地下金库的钥匙,挽狂澜于即倒之际,销锋镝于飞来之时,虽说几近儿戏,无论是对这场数百年来没有的变局来说,还是对这场几十个人正在演着的戏剧来说,都是一个不得不然的收束。即便违拗历史,也不能拂了观众的一片热心。
含着几次拭去又流下的泪水,我踱出剧场,走在依然人来人往的北大校园里。我走的很慢,我在想着这个戏的玄机,它的奥妙究竟在哪里,怎么就能一次又一次赚下我的泪水。
写过《李健吾传》,我熟悉中国话剧那艰难而又屈辱的历史。八十年前,就在北大旁边的清华园里,一位名叫王文显的教授,在外文系的教室里,播下了现代意义上的中国话剧的种籽。土地贫瘠,挡不住苗儿茁壮,陈铨、李健吾、张骏祥、曹禺,连同杨绛(曾在外文系上研究生),均可说是出自王先生的门下。现在的人或许要感到奇怪,外文系怎么会教授现代话剧。这么说吧,中国一切现代意义上的文学的品种,莫不是西洋的种籽在中土开放的花卉,戏剧也概莫能外。惟一的契机或许是,身为外文系主任的王先生本人就是一个话剧作家,用英文写话剧的作家且在美国曾获得不低的声誉。这样一个美好的开端,往后却是那样一个艰难的途程。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