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竞聘(中篇小说)


□ 北 狼

  张草县文化局不大,二十几个人,有两个副科的缺。谁来补缺,全局上下都很关注。局长办公会,王局长提了两个人:梁晓丰和郭妮。然而人事局要求竞聘。笔试和面试要求公布结果,可答辩分数三个月都没有公布,在这等待的三个月里,究竟会有什么意料不到的事发生呢?

  "我们不是权力的受害者,我们是权力的共谋犯!"

  ——福柯

  局里有两个副科长的职位要实行竞聘,刘银花决定试一试。丈夫不同意,刘银花当即就急了,火冒三丈道:"你什么意思?心理健康点儿好不好?"丈夫赔笑道:"我是怕你争不上,又上火!在你和副科长之间,我宁愿不要副科长。"刘银花说:"正好相反,在你和副科长之间,我宁愿不要你。"话的意思很明显了,男人可以不要,官儿必须得当。她的话里有开玩笑的成分,但也不全是玩笑。丈夫立刻息事宁人,好好好,好好好,你自己看着办吧。

  银花哪儿都好,就是有点儿官迷。丈夫躺在床上想。

  那天夜里银花一夜没睡,师傅葛岩的话在她耳旁忽悠了大概有200来遍。师傅说得对:到局里八年了,银花没功劳也有苦劳吧,轮班也该轮到咱们了吧。

  就是这句话,再次点燃了银花升官儿的欲望。

  张草县文化局不大,只有二十几个人,下属三科一所一室。政府大楼里地方紧,所以只给了六个房间:局长、副局长占了三个,市场科和文化科占一间,文物科和文物所占一间,办公室占一间。

  刘银花的师傅葛岩是文物所所长,今年36岁。宋子梅是文物科科长,今年32岁。文物科在职能上突出管理,文物所在职能上注重服务,实际上是有一些分别的。但是由于业务相近,加上陈副局长的建议,科所里的人完全是混着用的,而且每年都轮换岗位。宋子梅原来是副科长,去年夏天转的正,原来的科长调到县委办去了。葛岩原来是文物所副所长,今年春天转的正,原来的所长二线了。葛岩转正后,就空出来一个副所长的缺:加上原来空出的文物科副科长的缺,小小文化局一下子就有两个副科的缺了。谁来补这个缺呢?全局上下都很关注了。

  事情也很快提到了局领导班子的议事日程上。

  一天,文化局召开局长办公会,说到了此事。王局长说:"局里空着两个副科职位,我的意思赶紧提一下。一是给弟兄们谋福祉;二是老空着岗位不安排,也好像咱们心里没数,盯着的人多了反而不是好事儿。"侯副局长和陈副局长表示同意。王局长说:"我觉得梁晓丰比较突出,郭妮也不错。"侯副局长说:"嗯,这两个人中,梁晓丰更突出些。"话等于没说。明摆着的。陈副局长说:"对,老侯说得对,梁晓丰更突出些,提拔梁晓丰没说的。郭妮嘛……"欲言又止了。但是意思出来了,有异议。王局长就有些不悦,心想,我提了两个人的名字,你们支持一半,另一半你们一个不评价,一个话里有话,分明是不给我面子嘛。我毕竟是一把手嘛,王局长不高兴了。王局长说:"郭妮有不足,但是工作能力还是蛮强的,就是张扬一些。是不是自我感觉过于良好?"侯副局长看了一眼王局长,又看了一眼陈副局长,眼睛转了转,说:"也算自信吧。"模棱两可了。陈副局长不管这个,立刻说:"自信过头了就是轻狂,最少是张扬。就像您说的,真是张扬!"王局长更不乐意了,自己刚提个郭妮的名字,也没说什么呀,也没说必须要提呀,就招得你们俩这么来劲儿:一个耍滑头,一个公然反对。王局长说:"年轻人就是不稳重,咱们也都打年轻人过来,年轻气盛嘛。梁晓丰内向点儿,又是小伙子,显得沉稳些;郭妮开朗点儿,直筒子,就显得咋咋呼呼。当然,我的意思还是梁晓丰稍好些,更合适些:郭妮呢,稍差一点儿,但是培养着使用,也应该没问题。"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