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永无止境的求索


□ 孙文起 朱吉余

  
  上篇:从180步的生死抉择到180度的人生转折
  
  这是一个真实的场景:
  两条铁轨,像被空气压扁一般无言地匍匐在静寂无声的大地上,一个神情还没有完全脱去稚气的男孩,独自走在两条铁轨之间,他带着满脸的茫然,两腿沉重地走啊走啊,虽然凭借着对家乡环境的熟谙和对地理课的熟习,他清楚地知道,自己脚下这条铁路是从哪里来又是到哪里去,但此时的他无论向前看还是向后望,都既看不到铁轨的出发点也看不到铁轨的归宿处。往日,他常常站在路基边,看那一列一列长长的火车开来开去,他觉得铁路就是世界的出路,东北森林的木材通过铁路成为祖国建设的栋梁,东北地下的煤炭通过铁路为祖国建设输送着丰富的能源,铁路就是实现价值的通道。那时的他多么渴望像这铁轨一样,为祖国承负起一副重担,把自己化作祖国大厦的一块砖瓦。可是,今天的他,却感到这两条铁轨不再那么浪漫,不再那么富有诗意,此时仿佛成了一副紧紧束夹住自己手脚的镣铐。渐渐地,他听到了熟悉的隆隆声自远方传来,尽管声音还是那么遥远,但他知道,这声音转瞬就会来到自己面前。但他没有把双脚从两条铁轨间只有1.435米的空间里移出来,而是迎着声音的方向走去!他暗自定下一个目标:朝着火车,走180步,180步走完了火车开不到面前,就离开铁轨,走不完,火车开到了,那就……
  狂奔如风,其巨如山的火车呼啸而来,男孩沉着地走着,走着,一步,一步,越来越近,越来越近……显然,他清楚地知道,那越来越近的是死亡,但他没有丝毫慌乱,就那样坚定地走着。
  180步,在铁路上就是180根枕木,长度只有100米。100米的距离对于一个大小伙子来说,不过就是两分钟;而在这走完180步所用的两分钟里,火车却可以从二三公里之外扑天盖地而来!
  年轻的生命啊,你这是为什么?难道你不知道死亡的沉重吗?
  知道,他当然知道。但他已经承受不起活着的沉重了。
  这个用180步、120秒来抉择生死的小伙子,就是我们这篇文章要写的主人公——长春皮尔金顿安全玻璃有限公司总经理辛守双
  辛守双,祖籍山东龙口,1945年8月出生于吉林省德惠县,是父母所生七个子女中最小的一个。父亲辛秉恒先在祖籍山东龙口经商,家道非常殷实,母亲王吉英是出身于官宦人家书香门第的大家闺秀,外祖父在清廷为官做到过四品道台,舅父是哈尔滨巨贾。所以,辛守双一家的“下关东”不是迫于生计,而是图谋事业的发展,东北更利于父亲主要经营的对俄贸易。父亲还顺理成章地成为德惠有名的俄文翻译。
  这样一个家庭,给了辛守双良好的早期教育,使他在人生的最初时期得以健康成长。但,大约从他十来岁时开始,中国社会越来越把出身当回事儿了,像辛守双这样的家庭理所当然地被打入“出身不好”之列。在当时,“出身不好”足以对一个人的一切行使否决权,任你学习再好,也不会被评为“好学生”,任你德智体全面发展了,也不能被承认为“无产阶级革命事业的接班人”。辛守双就因为一个出身不好的问题,在中学上学期间遭受了无数的羞辱,尽管他不但学习出色,而且在文艺、体育方面都表现出与众不同的优势,但当他长到一十九岁,人类进入1964年时,他却还是失去了考大学的权力。这一年,遭受失学的辛守双,还罹患丧母之痛,同时又遭受了失恋。如今的人们已经不大容易想像辛守双这一系列遭遇对一个人的打击之重,但只要换一个方向想问题,比如说可以想像一下高考中榜、新婚蜜月、阖家安康,这样的境况是多么惬意,多么足以骄人,就会从另一个相反的方向感知当时辛守双的苦痛和屈辱!
  遭受三大不幸沉重打击的辛守双绝望了,他不知道他的人生还会不会再有光明。就是在这样的心境下,他,一个虚岁只有20岁的小伙子,带着他无法实现的报国壮志,带着他的满腹才华,也带着他对这种遭遇的困惑,走上了那条他曾憧憬着会带他走向清华大学、北京大学的铁路,把自己的一切交给了那不可预卜其吉凶的180步!
  180步走完了,火车未到身边,但也已是近在咫尺。辛守双服从了命运的安排,他健步跳出到铁轨之外,还未站稳,就被火车上喷出的浓浓热蒸汽射得一溜趔趄——火车上的工人师傅把他当成了没深没浅跟火车开玩笑的愣头青。
  一身蒸汽,冲醒了一时迷失了自我的辛守双,他惕然惊醒:我为什么要死呢?我不应该死呀!我要坚强地活下去。不久,辛守双来到伊春林业局,在当时还是茂盛的大森林里,辛守双恢复了自信:林区养活着这么多人,哪里会单单我们活不下去呢?
  从此,辛守双顽强地活着,学习着。这之后,辛守双曾当过一年多的代课老师,他认真地教着他的学生,他把自己对知识的热爱对大学的理想移植在对学生的教育上,他希望这些学生能有上大学的机会。但,时过不久,他的代课教师资格被取消了,理由是这样出身的人当教师不利于培养无产阶级革命事业的接班人。这一次辛守双没有困惑,没有消沉,他对这种命运的安排接受得很自然,很平易,不让干这个,就干别的吧。包括铁路养路工等多种职业他都认真地干,以一颗平常心对待所遭受的不公平待遇。文化大革命中,辛守双以其出众的文艺才干得到一个群众组织的注视,成为文艺宣传活动的骨干。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