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让考古报告走出象牙塔


□ 梁太鹤

  《读书》二○○八年十期“短长书”栏目刊李航先生文《专业兼顾普及的尝试,是否成功?》,对文物出版社出版的《赫章可乐——二○○○年度发掘报告》提出评述意见。这是一部关于贵州夜郎时期一批地方民族墓葬的大型考古报告。由于该次发掘被评选为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所以近年这部报告尚在编撰过程中,就已经有一些学界人士予以特别的关注。
  作为报告编撰者,真要诚恳感谢李航先生对一部专业性报告难能的关心和指正。李航先生在文中说明自己是一名专业外读者,不过能感觉他对考古学甚为关心,也有相当了解,所以提出不少颇具深度的见解。但李先生认为赫章可乐考古报告在主要资料编中增设“发掘者说”章很新颖,只是作为一种普及形式有嫌多余,专业与普及应分作两步走,放在一处“兼顾”并无意义。此外,我们颇意外看到李先生最后提出:“对希望利用考古材料的非专业读者似乎也应该提一点最低要求,即他至少要有一点基本常识。”因为“很难想象,不了解考古学的基本方法,不熟悉考古报告的基本语汇,而能够正确使用考古材料。真正把考古成果运用于学术研究,毕竟仍然需要直接阅读、直接征引正式的发掘报告”。李先生的评述自是基于他对报告的解读,见仁见智,十分正常。不过对李先生文末的提议,我站在考古人角度想说的是,赞同其后一句话的意见,却不能同意其前一半意见。虽然从大道理说,要求非专业读者具备考古常识不能算错,但如果作为他们使用考古材料的前提,却未免有失公允。
  考古学特殊的专业性,众所周知。作为考古田野工作直接成果的发掘报告,历来具有专门的叙述方式和语汇,也一直为各方人士所了解。但是,据我所知,几乎没有人认为可以十分欣然接受这样事实。凡见谈及考古报告的学界朋友和其他方面人士,全异口同声告诉说,考古报告太难读!也几乎没有发现过为了顺利使用考古报告资料而专门去系统学习考古学基本方法和基本语汇的人。但我一向把这看做是自然生成,不曾有疑义,更不会想专业外读者该去补充相关常识以形成阅读能力。因为虽然从事考古,我与好多同事也认为考古报告难以卒读,主要原因亦在于表述方式和语言。而要让专业外的读者去学习补充这方面常识,困难太多,且无必要。这样观念盘桓于胸多年,始终未认真做进一步思索,因久已习惯学科的规范程式。
  变化发生在十二年前,与《读书》的一次学术关心密切相关。
  《读书》一九九六年十二期刊载一组人文学者讨论“考古学与人文知识问题”的文章,作者都是在各自学科卓有成就的学者。读后感受十分强烈,全未料到在这样高层次的人文学者中,对于考古学表述方式同样具有难以接受的鲜明态度!文章或呼之“打不开的天书”,或喻之“专业内的密码”,或直论“除了报告语言就不会说话”,使外人“不知道怎样找材料,也不知道怎么读材料和用材料”。这简直是代表考古界外的学者们给予考古报告的一通棒喝,我直觉以往所惯常的专业思维甚至专业尊严感遭受到一次破坏性冲击。也因此开始认真思考一个问题:错?谁的错?考古人当担何责?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