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旧居三记


□ 李 一






做 官
文革前,上面一声令下,山西大学在一座旧楼里,办起了半工半读工厂。我原在图书馆当工友,调到校办工厂当保管员。我爱看书,要求留在图书馆。但调我是校务会议上刘梅校长的决定。管理着两千多教工的校长,管不了一个工友吗?何况这是提拔,应该觉得是殊荣,我只好服从。第二年文革开始,工厂停工,只剩下我一个人守这座楼。过不久造反派把学校最高领导家属,及一些退休教工的家属,撵到楼里。我成了这些新居民的当然首长。这真是造了反了,最高领导变成了囚徒,最低被领导者的我,成了他们的领导。
刘校长的小儿子名叫奴奴,是女孩子名字,他家人这样叫他,别人也只能这样称呼他。他一看见我就躲回家去了。他原来和我的关系很好,刘校长的爱人在图书馆工作,他去图书馆,爱和我在一起。那时武装部搞了一次民兵演习,全校师生都去观看,奴奴跟着我,像我的弟弟一样,遇见校长秘书,叫他过去,他不去,愿跟着我,不愿当少爷。演习地址在校南面,过了小渠,大家都爬在地上,天上飞过一架飞机,撒下好多气球,民兵开枪射击,打下许多来,最南边又点着一个草房子,表示飞机扔下炸弹,起了火,由民兵去灭。我本想去看,只是身边有个累赘,只好望着升起的滚滚浓烟。现在他躲我,我又有种失落感。
社会上武斗越来越升级,居民们要我讲一下安全问题。一天晚上大家集合在楼道里,由我训话。我没讲演过,很紧张,觉得头嗡嗡地响。我说了:“要注意安全,晚上十一点半要关楼门。”这句话简明扼要,把我要说的内容说完了。下面还得说点什么呢?不能讲一句就散会吧。我又说:“安全是大家的事,你们的家长都有派性,你们不能有。父亲的问题,由父亲承担,儿子不用承担。”这不是揭人的短吗?就此打住,谈我的本职工作:“工厂的财产,是国家的财产,我们有责任保护,有人偷东西就把他抓住。”可是都造了反了,无法无天,明火执仗,你抓他,他就打你。我接着说:“他要动武,就去叫我。”我得负责。其实我能负什么?我又补充一句:“要打起来就打屁股,不要打头。”
第二天大早,我刚出去,校领导宋华青的:JL子就截住我问:“你倒给我爸定了案了!”我急忙解释:“我哪有那么大的权力!”为了化解矛盾,我又说:“你爸迟早会出来的,那些造反派头头光会打打闹闹,成不了气候,给他们权,他们也掌不了,还得由以前的干部出来领导……”我并没有先见之明,只是拣他爱听的说,却有了效果,气氛缓和了。他说:“看见小偷去叫你,他早跑了。要打,打屁股,不要打头,他打我的头怎么办?”说得我笑了,他也笑了。
宋家二公子善文斗,刘家大公子则是儒雅之士,以前和我认识,我爱与他聊。有一天在院里我对他说:“你写的一笔好毛笔字,为你父亲抄的大字报‘冤案必翻’写得真好,齐刷刷的一笔楷书。”他谈起了他家被抄,连他的学生宿舍也被抄。当时他在艺术系读书,一群造反派闯入他的宿舍,要搜他父亲的黑材料,他拿出一本画册,一个绘画的工具箱,打开给他们看了看,就拿着出了宿舍,回家去了,剩下的由他们想拿什么拿什么。于是我到他家看画册。我躺在床上,他坐在椅子上,一张西洋风景画吸引了我,蓝盈盈的湖水,上面有一条独木桥,过了桥有一条小路,通入一片黑魃魃的森林。他说里面有一个故事,一个少女因恋爱,从这个小桥上跳人湖里自杀了。我想这个碧眼金发的姑娘,一定很好看,很痴情。如果我在现场,一定舍生忘死把她救起来。我正想人非非,忽然刘校长推门进来。也许是当日牛棚放假,回来休假。我呼地一下从床上跳下来,毕恭毕敬地站在他面前。刘校长看了一眼,就出去了。刘老大说:“你怎么见了他就站起来了?”我说:“我也不知道,这是条件反射。”别人对刘校长很敬畏,他本人却很随便,全校开大会,不拿讲稿,一根接一根地吸烟,还要举起手弹烟灰,生怕人看不见似的。文革开始,造反派给他带了纸帽子游街,按他的头,他就是不低头,按下去又直起来。造反派批斗副省长王大任,王说:“刘梅这几年的工作不错嘛,省委在报上点他的名,标题是‘这是为什么,没有给他下结论。”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