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过年重要,过日子更重要


□ 饶曙光

低成本是不符合电影产业化的基本规律的而单单靠几部大片也是不可能支撑一个可持续发展的电影市场的。
也许是从冯小刚的贺岁片开始,岁末看贺岁片便成了中国电影观众一年的“盼头”。2005年的岁末,虽然缺少了冯小刚,但《如果爱》《无极》《千里走单骑》和《情癫大圣》等四部风格迥异的华语人片展开了短兵相接、火药味极浓的票房争夺战,并使得饥渴了一年的观众享受到了华语大片的饕餮盛宴。12月份准备200元钱看四部大片,俨然也成了业内人士乃至普通观众的“口头禅”和“流行语”。其实,2005年的贺岁,还有王晶的《野蛮秘籍》、李连杰的《霍元甲》等。这样,如果观众都要看的话,200元钱是打不住的。尽管观众要在短短一个多月的时间里为相当高的电影票价买多次单,但毕竟享受到了电影的视听盛宴,应当说还是相当幸福的。更重要的足,岁末大片票房一路走红,让电影界方方面面人士都感到脸上有光。就数字而言,2004年国内城市影院票房收入15.2亿元,国产影片票房收入为8.25亿,其一小《十面埋伏》《天下无贼》等7部影片的票房总计5.14亿元,其余205部,每部的票房不到200万元。可以预料的是,2005年的票房在很大程度上也主要靠为数不多的贺岁大片。总之,不管是“虚火”也好,还是“皇帝的新衣”也好,红红火火的贺岁大片及其票房大战成了中国电影一道独特的风景线。
但是,这种红红火火的贺岁场景犹如物质短缺时代的“过年”一样,掩盖不了平日的“寒酸”和“饥饿”。
对中国电影观众来说,最大的尴尬是莫过于除了“过年”(贺岁)热闹之外而“无日子可过”。
对于中国电影产业化来说,最大的尴尬莫过于整个年度能让人记住片名,能吸引人眼球的也就是因为媒体的反复炒作才热热闹闹的“大片”,而绝大多数影片是“养在深闺人未识”。而无论从哪个角度说,过年固然重要,但过日子比过年更重要。
当前中国电影产业化向:临着“两极分化”的结构性矛盾:一边是超常规的“大片”,一边是极端低成本,而缺乏适度成本的影片。一般情况下都是“两头小、中间大”,而唯独中国电影是“两头大、中间小”。就当下中国电影产业化而言,在电影产业链各个环节中最大的“软肋”是制片,而制片环节最人的“软肋”则是缺乏适度成本的有较高票房收入的主流商业电影。多年以来,中国制片业每年出不了几部有较高票房价值,又有较高艺术水准的影片,而美国每年一般有好几十部。
造成这种局面的原因固然很多,但主要的有以下几个方面:首先,我们的主流电影史话语差不多成了“郑正秋的教化电影+30年代的左翼电影+40年代的进步电影”,井把现实主义当成了主流传统。不错,中国电影有其深厚的现实主义传统,而且是一个重要的传统和优质的传统,开在一定程度上代表了中国电影的正确方向和艺术水准,值得我们继承和发扬光大,但是它至少在数量上并不是占据主流地位的一个传统。占据中国电影主流地位乃至主流传统的还是商业电影,而我们因为各种原因完全遗忘了这个传统。其次,在计划经济条件下建立起来的国家电影体制尤其是垄断发行体制,即所谓“看不看,七十万”(从1980年起,每部影片山固定的70万元提高到平均99万元)。在这种情况下,电影制片厂要想不赚钱都是不可能的:而控制和压低成本则成为了一种必然和本能的选择,由此形成了中国电影的低成本传统。第三,1994年开始的进口大片以一种极端的方式把电影票价“搞了上去”,把本来是大众化的电影消费变成了一种高消费乃至贵族化消费。张爱玲在《多少恨》中曾经说:电影院本是人众的王宫。当年的张爱玲也好,鲁迅也好,无疑都是中产阶级以上收入,但他们看电影也要选择电影院和票价,何况乎普通老百姓。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如今的电影院在某种程度上已经成为了“贵族的王宫”,不仅普通老百姓面对“贵族的王宫”望而却步,即使是中产阶级以上也要掂量了又掂量,而看电影成为了一部分具有高消费能力的“特权”,是中国电影创造的一项空前绝后的吉尼斯世界纪录。在这种情况下,大多数有消费能力的观众则选择了年末看贺岁大片并基本上完成了全年的文化支出。于是乎,适度成本的主流商业电影便成了电影市场上地地道道的“鸡肋”。
所有的事实都无可辩驳的证明,低成本是不符合电影产业化的基本规律的:而单单靠几部大片也是不可能支撑一个可持续发展的电影市场的。这不是什么“秘密”,更不是什么“哥德巴赫猜想”,或许地球人都知道,但唯独就是电影界的人不知道。难道“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说的就是今天电影界的人么?怪哉!怪哉!
责任编辑/辛加坡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