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寻找梦境按钮的诗人(评论)


□ 游刃

对伊路诗歌的特点,有许多她的长期读者甚至是一些专业读者,都会以“单纯”、“透明”、“沉静”、“纯粹”这类语词论之,然而,我们知道,仅仅停留在单纯透明的层面,内部缺乏足够的复杂性与丰富性的诗是不值一写的,也不值一读。那么,引发读者长期关注的伊路诗歌的深邃之处与核心到底是什么?推动伊路诗歌写作持续进行并随着时间推移愈加精粹深邃的内在动因到底是什么?我们是不是可以从她的诗里找到回答这些问题的有效切入点?

关于诗,伊路有一段自我表白:“那参杂着诗分子的生命,一遇到外界的可感信息,就在我的体内闹情绪,终于有一天,我憋不住了,就生出一首小诗来,那可真是脆弱的小东西,但就如同生了一个孩子似的怎么也离不开了。就这样不知不觉地对它负起了责任,就像不知在何时欠了一笔还不完的债一样。我必须把它带大,带强壮,带高阔,带得情感丰富,带得生机勃勃。这谈何容易,我得把自己弄成一座能适合它生长发育的屋宇才行啊!”(伊路《看见》“与诗有关的一段话”,中国文联出版社,2004)

相对于诗,伊路却不是以诗人的身份进行自我定位,而活脱脱是一个对自己的诗心怀深沉大爱的母亲!

伊路这种对自己诗歌母性柔情的呵护,体现在方方面面,她写作态度的敬畏感、诗歌语言的精准、诗歌意识的清明,以及她对世界认知的透彻、对自我书写的真诚上,就像她自己说的,通过这些努力,构建一个适合诗歌不断生长的精美屋宇。

一般而言,我们读诗都是由语言之表及诗歌之里,得出对这个诗人或诗歌的总体判断。伊路的诗歌语言总是平静、节制的,她去除掉形成诗歌语言的芜杂路径,不蔓不枝,以清晰自然的表达方式,很准确地把每个句子甚至是每个词语,安放在这首诗来临之前就已经为它预留的那个恰当位置上。

“这话我也是忘不了的/还有多少忘不了呢/世界不会因此重一毫/因为它实在无法轻一点了”(《忘不了》),“世界不会因此重一毫”,这是在世界轻重之间复杂判断面前,最极精微故而也最准确的总结陈述,这种性质的陈述,在伊路的诗歌中比较普遍,作为诗人的她,向来总喜欢把眼前发生的一切重新透彻地思考一遍。存在之思即是语言之思。正因诗人卸去了挡在读者面前的语言屏障,才会让人直接感知她诗歌的表达,仿佛从语言表层就可以直击诗人之所思,这也正是她给人以一种单纯透明印象的原因。其实,这种单纯透明,远非一些人所想的那样简单表面,伊路是想要表现一种她所状写的事物的“客观性”,即它的本然状态,它既是世界真实的一部分,同时也是世界秘密的构成,它与世界背后不可言说的大道之间存在着深刻的关联。我想,这才是伊路诗歌的单纯透明却能获得隽永而悠远的诗思的关键所在。

《在黄洋界看见一只鹰》,我相信,这是一次真正的“神遇”,目击道存,这是一种真正将体验赋予生命力的表达,世界就在诗人目击鹰存在的那一刻开始,也是在目击鹰存在的那一刻结束。我想,这已经不是简单的语言风格意义上的单纯与洁净了,而是一种将混乱、芜杂、盲目的现实存在净化成只剩下这首诗的一种顶级形态。正是这些存在之思,使伊路的诗歌获得不凡的深度。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相关刊物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