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西蒙·德波娃的初恋


□ 梯 姆

  几年以前,我曾谈过让·保尔·萨特与西蒙·德波娃间的罗曼蒂克关系,篇名是《重估萨特与德波娃》,主题是说:德波娃虽然是现代女权主义先锋,却还是屈服于萨特的大男子主义之下。她不但不抗议萨特对她不忠,甚至替他当媒婆。
  最近出版的一本《西蒙·德波娃传记》又引起了我的兴趣。这本传记作者为狄德蕾·贝尔(Deirdre Bair),曾于一九八一年著作《萨缪尔·贝克特传记》闻名。在这本新书中,作者将德波娃一生的要点都详述出来:她与萨特和美国作家奈尔逊·亚尔格林间的三角关系;法国作家们参加大战时在巴黎的反纳粹地下活动(令人惊异的是某些作家包括德波娃在内,当时只关心自己生活的安适);大战结束后法国存在主义哲学思想者之间的内争;德波娃作品《第二性》所触发的现代女权运动,等等。
  在德波娃逝世(一九八六年)前的五年期间内,贝尔女士曾向她作了多次访谈,此外,作者并引用德波娃与萨特和亚尔格林的通信,因此这本长达七百一十八页的传记,内容极为丰富。它给我的最终印象是:我对她的作家身份很为敬重,但是我对她与她周围人物的傲慢自大态度并不喜欢。这本传记的中心当然是德波娃与萨特间的关系。作者说他们一开始恋爱热情“主要是字语的(ver-bol)”。德波娃临死前数星期曾向作者缅忆道:“也许那是我们间关系如此持久的原因。”
  书中也述到阿尔培·卡缪。卡缪的小说在国际声誉其实较萨特与德波娃小说声誉更高。不过德波娃对他的评价平平。她告贝尔说,“卡缪与萨特间的不同是,萨特是位真正的哲学家,而卡缪不过是个能够写作的新闻记者。”
  巴黎被占领时期,德波娃为了要赚生活舒适的高薪,在一个受德军控制的法语广播电台工作。一九八五年时,她向贝尔解释战时生活中这个“污点”,说是她的工作只不过是搜集中世纪材料。贝尔写道:“她在回忆录中将这段生活略过,不愿别人来问她,一听到有学者或记者提到这点,她就非常光火。”
  奈尔逊·亚尔格林在她的生活中却占了一个重要的地位。她敬慕他描写美国下层生活的小说《金臂的人》(Man with theGolden Arm)。贝尔说,他们一在芝加哥相遇,几乎立即发生关系。德波娃自称她“发现了男女间真正热爱的快感。”
  但是德波娃拒绝留在美国与亚尔格林同居,终于回到在法国的萨特怀抱。她与萨特间的关系是永恒的,因此我觉得他们初恋的情景值得一述。
  一九二八年时,西蒙只二十岁,非常聪敏,一入巴黎大学就出人头地,不过她装束不入时,并不引起男同学注意。男同学之一便是萨特。萨特领导了一个以智力自豪的小圈子,常坐在校中露天咖啡座上对女同学评头品足。他以善饮与机智闻名,虽然其貌不扬,却甚得女同学欢心。西蒙羡慕得很,极想加入他们的小圈子。而他们只知她是“那个装束不合时但有一对美丽蓝眼睛”的新学生,并不特别留意。
  到了第二年,西蒙的祖父逝世,她赴了葬礼后回校,穿了黑色素服,反而显得动人。萨特虽然予以注意,但从不与她交谈。那年五月底,西蒙通过首度考试,成绩奇佳。不久,萨特就找人介绍,要与她会面,邀她于周一早晨去萨特房中与那个小圈子的同学一同准备六月底的口试。西蒙多年后形容她的受宠若惊的心理道:“我十分紧张,那晚我不能入睡。我像准备考试一样地勤读,惟恐他们发现我只是一个不会思索的笨姑娘,并没有才华。”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