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欲望之水


□ 王立纯

引 子

玉河原叫欲河,是说一僧一俗同时过河,恰好对岸有一红衣女子下河洗澡,俗人见了,迸发出了奇异的力量,三扑腾两扑腾,就过去了。而僧人定力不够,心旌摇荡,凡根骚动,那河竟然越游越宽,分明涨水了,就当即溺毙。为了警示后人,河就叫欲河。建立了人民政权后,又搞文化大革命,都说这欲河太禅示太锈迹,与时代疏离,就弃字保音,改做玉河了。
傍河而立的玉河村地处偏远,行人少到,有人戏称玉河斯坦共和国,也是极形象的。所谓穷唧咯,唧咯穷,穷村总出嘎古事,历任村长都干不长。乡上挺棘手,就从别村选派了一个,用吉普车送来,还没把椅子坐热,就被村民用大花筐抬着,像抓猪似的,直接送回乡里去了。后来赤脚兽医曲发自告奋勇,当了村里的头头,好招坏招馊招损招,啥招都使,终于平定了天下,实现了大一统。荏苒之中,十多年过去了,曲发稳操舵把,从来没遇到过真正的挑战。尽管村民也有非议,还编排了一套荤嗑讥讽他的为政:曲发曲发,上溜下压。防洪不利,种地不抓。白天喝酒,晚上摸咂……可这没用,曲发的村长照当不误,而且还硬邦邦的。村民们也很清楚,把曲发弄下去,再上来一个,也许还不如他哩。
曲发摸咂,不应该笼统视为混账行为,其实也是生命力旺盛的表现。当年劁猪割卵子,剩余物他不扔,当做下酒菜,天长日久,就吃得精力下沉,阳气飙升,一个老婆显然不够用了—— 一只公鸡还统领着一群母鸡呢,何况一个村长——便把搜寻的目光投向村里的一大群柴火妞,全都没劲,唯有马兰花让他怦然心动——固然没法跟芍药牡丹相比,但毕竟是花强过草,也是很养眼的。当年马兰花正和陈年四谈对象,他觉得大方向很不对,明珠暗投了,嫁给一个穷汉,几辈子都转不过穷运,就撺掇小舅子牛栏参与竞争。牛栏外号牛国舅,仰仗姐夫的权势,采取了超常规手段,单刀直入,一步到位,没用任何铺垫,直接就把马兰花放倒在包米地里。马兰花大哭大闹,陈年四也义愤填膺,非要告牛栏的强奸罪。曲发只好亲自出面斡旋,反复做马家的工作,钱也没少甩,还把马兰花破格提拔为妇女主任。乡下人活得都很实际,反正生米已经做成了熟饭,马兰花随弯就弯,就和牛栏结婚了。于是陈年四一气之下离开故乡,浪迹萍踪的,成年在外面溜达,说打工不是打工,说旅游不是旅游,三十搭边了,还是个单公子。
马兰花过了两三年的好日子,牛栏腰里有了几个小钱,就出乖露丑了,动不动就跑到城里去找小姐。那一天睡得太死,夜总会突然失火,虽说身上没溅到一颗火星,却被浓烟熏了过去,从此长睡不愿醒,成了标准的植物人,只知道吃喝,不知道拉撒,马兰花就等于守活寡了。各级组织对马兰花的道德操守也很赞许,发给她好几张大红奖状,还有了“三八红旗手”、“巾帼英雄”等等命名,马兰花骑上虎背就下不来了。有一次曲发深入到小舅子家里访贫问苦,看着墙上那一大排奖状,有感而发地喟叹说:“光荣是光荣,哪能只给一张纸呢,这能顶个鸡巴呀!”曲发的意思是应该发给点奖金,那样才更实惠,可字面表达出来的双关性就更抵近事物的本质了。马兰花泪飞顿做倾盆雨,因为这话实在太粗俗,也实在太真实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章回小说》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章回小说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