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桃园


□ 陈永林

  桃花开得最灿烂的时候,桂英回家了。

  桂英三年没回过一趟家。

  在外打工的三年,桂英不但把自己嫁出去了,而且有了一个一岁的儿子。

  “我还以为你一辈子不回家。”桂英的母亲月娥流着泪说。桂英的父亲宝山说:“哭啥?该高兴才是。”

  桂英的男人大伟说:“爸、妈,我们应该早些回来看你们,可娃儿太小……都是我们的错。”“回来就好,回来就好。一家人别说见外的话。”宝山说着递给大伟一支烟,大伟摇摇手:“爸,我不会,啊,抽我的,瞧我不会抽烟,不记得敬烟。”大伟忙从口袋里掏出一包“红双喜”,撕了口,抽出一支,双手递给宝山:“爸,抽烟。”宝山不接,抽自己的烟。大伟拿烟的手很尴尬地停在空中。

  大伟便把烟敬给了旁边看热闹的村人,大伟又给小孩撒糖。

  一屋的笑声。

  两只喜鹊也歇在桃枝上,呷呷呷地叫个不停。

  村人散了,桂英对大伟说:“去看看我们家的桃园。”

  桃园很大。桃花粉红一片。桃叶却很嫩,仿佛哈口气就会融化。大伟说:“真美。”到了桃园深处,大伟拥住桂英。“我还是第一次见这么多桃花呢。”“你们那儿不栽桃树?”大伟点点头。大伟不停地吸着桃花的香味:“真香。你这儿真美。不像我们那儿,到处光秃秃的,见不到绿色。哈,‘嫁给你’嫁对了。”“你今后别后悔就是。”“哪会后悔?你现在让我去死,我都心甘情愿……”桂英忙捂住大伟的嘴:“不准你说晦气话,说这话我心痛。”

  两只麻雀在桃枝上欢快地蹦跳不停,粉红色的花瓣纷纷飘落。

  “桂英,桂英,吃饭。”传来桂英的母亲喊。

  大伟有些扫兴地松了手。

  大伟觉得宝山对他极冷淡,大伟主动跟宝山说话,宝山也拉着一张苦瓜脸,嗯嗯的爱理不理。

  大伟问桂英:“你爹怎么讨厌我?”“可我妈喜欢你呀,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喜欢,丈母爷看女婿,越看越讨厌。其实我爸最喜欢我。时间久了,就好了。”

  但一晃半年过去了,宝山一见大伟,就阴着脸。

  桂英找到宝山,说:“爹,你怎么这样讨厌大伟?”宝山说:“我怀疑这小子同你好,是看中了我们家这片桃园。”

  桂英的头摇得如拨浪鼓:“爹,不是的,真的不是,大伟是真的喜欢我,其实我的儿子,不是大伟的……”“你,你说啥?”宝山还以为听错了。“我的儿子,是我同一个臭男人生的。他骗我说他要离婚,同我结婚。我生下儿子后那臭男人消失了。我抱着儿子跳进了湖,是大伟救了我,大伟说他要做孩子的爸。”

  宝山更怀疑大伟同桂英好,,是看中了他的桃园。因宝山只有桂英一个女儿,若今后他死了,果园不就成了大伟的。宝山说得有根有据:“他若不是傻瓜,情愿做别人儿子的父亲?他为了啥?还不是为了桃园。”“爸,不是的,真的不是,他是真心爱我。”“爱?有钱就有爱,你还是让他走吧。”“爸,求求你,别让他走。他走了,我就死。”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方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方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