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减碳需要超越政治角力


□ 景凯旋

  南京大学教授。曾翻译昆德拉的《玩笑》、《生活在别处》等作品。
  
  我们可以不考虑世界如何,但却得考虑我们自己及子孙后代如何。厦门、吴江的建厂计划由于受到当地居民的强烈反对,终于迫使当地政府停建,即说明人们越来越认识到,环境保护与我们每一个人的生活息息相关。
  2010年来了,离电影《2012》演绎的“世界末日”又近了一步。但随着电影的落画与哥本哈根气候大会在一片争吵声中草草结束,“末日气候”似乎也从公众与媒体的关注范围中淡出。但是,气候问题不会像其他即时新闻,过去就过去了在可见的未来,它还将纠缠着人类的命运,挑战着各国政府的施政。
  悖论的是,减少工业二氧化碳排量、控制全球气温上升需要政治家们的统一意愿,而政治家们从来都是从各自国家利益出发。于是在哥本哈根大会上,在科学家们最有发言权利的地方,我们几乎听不到他们代表大自然发出的声音,听到的只是政治家们出于各自利益的考量。中国的媒体同样如此,往往是将会议演绎成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的一场政治较量,甚至是中美之间的政治较量,大会最终通过了一个不具法律约束力的协议,而这份由美国、中国、印度、巴西与南非五国提交的声明并未获得所有国家的认可,只是被一致同意“记录”在案。这样的协议与人们的预期相差甚远。实际上,最终对五国声明表示不满的恰恰是非洲、中南美洲国家,尤其是那些在未来将沉入大海的小岛国。
  争论的实质在于,发达国家希望发展中国家提高减排量,并愿意提供援助资金,而发展中国家则要求共同而有区别对待,希望先发展后环保,理由是在过去二百年中,是发达国家率先工业化造成了温室效应。
  显然,发达国家对于碳排放负有很大历史责任,他们首先强制减排并提供资金援助是其应尽的义务。但需要指出的是,工业化之初尚无人能够预见碳排放会带来如此气候灾难,而今天要是为了实现工业化,仍然坚持大排放量,则似乎是知错犯错,对人类与自身均不负责。这不是一个追究历史责任的问题,而是一个人类继续生存的问题。因此,发达国家如果真能实现资金援助承诺,并制定出具体的减排计划,发展中国家由此跟进,这应当是合情合理的结局。
  当然,如果照有人所说,气温升高与碳排放无关。那么气候大会就不过是一场政治家们的作秀-但事实是,温室效应的确造成了大量的自然灾害。2007年11月17日,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业委员会发表气候变化评估报告,宣称气候变化已经开始并可能将对地球造成无可逆转的影响。
  人类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但不到最后时刻是没有人相信的,总以为是杞人忧天,这就是人类的悲哀。
  而对中国人而言,面对气候恶化所敲响的警钟,值得反思的是,我们是否必须重走西方的发展道路?
  这几年,政府对环境保护作了不少努力,投放了大量资金,但发展与环保之间的平衡却始终没有解决好。许多地方政府一味追求GDP增长,盲目发展产业,漠视环境污染,损害公众健康。前几年的厦门PX事件,最近吴江在居民区建垃圾发电厂事件,便是显著的事例。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南都周刊》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南都周刊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