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尘世的卑微与骄傲


□ 马春花

  目下的中国.是一个诗意沦丧的空间,资本、权力鞭挞劳力,构筑出炫目的世界,物质与符号不分彼此,组成了这个世界的表里,与幻觉世界比起来,现实似乎更为光怪陆离。尘世的一切创造,皆丧失了想象力与内在性,沦为这个符号交叠空间的无聊点缀之一。或者曾经有一个诗歌的时代,而如今,它的历史终结了。或者还有倾心诗歌的人们,譬如微紫,却厌倦于空洞的交响,只钟情于低徘的耳语,独自倾听,只缘于独自的吟唱。耳语般的诗歌,有着忠于尘世的卑微与骄傲,也许不能称之为诗歌,然而除了诗歌,却又无法与之命名,因为这些耳语,或者是这个时代的唯一的诗歌了。微紫的诗歌,便是这种耳语,源于尘世,漫流于尘世,携带生言与死语,从一只耳朵,流到另一只耳朵。于是,“来到世间”不是降临,而是不止一次的“在”,是无限的循环、往复,生生不息。

  “来到世间”首先面临的是“世间”,怎样的“世间”?它对我们每一个闯入的匆匆个体意味着什么呢?实际上它早已存在于我们每一个个体来临之前。它自然早已存在万事万物,那是天空大地、河流山脉,还有微紫深情歌咏的青草种籽、枝条玫瑰与燕子:它自然也存在那亘古如斯的生老病死、歌哭生聚,那些欢笑、生命、希望与爱情,那些悲哀、痛苦、泪水和死亡,一切的一切,在我们每个个体降临之前,都已存在。那么,“我”作为这一个个体,来到世间的意义是什么呢?“我”如何被命名与命名自我的存在?那些“世界已准备好的完美霎那”,那些欢筵、绽放的终点是“霉斑与死亡”,一个人的一生跟一粒种籽的一生,跟那些追逐交媾的蚊蝇,其实也没有什么本质的区别。

  人来自黑暗,终将没入黑暗。但微紫最终没有走向虚无与绝望,微紫本质上不是个叔本华式的悲观主义者,她对这个世界充满了体恤与爱意,她曾用“现世温暖”来概括诗友纯子的诗,认为她的诗有烟火气,温暖而亲切,而在张爱玲和苏青间,她也更喜欢苏青人间的味道,所以她的诗中一再出现的是“春天已经存在”,“光明已经存在”,是“玫瑰已经来临”,虽然“许多燕子已经坠落”,但“许多还在纷纷飞着”,“当它们摆脱掉/地上的阴影,它们就成为天使”。微紫对自我、对个体的命名是什么呢?“我只是,黑暗中投射出的一条鸣响的弧线”。这种对“我”来到“世间”的认识,是微紫对“我”与“世间”关系的一种把握。一方面,它表现的是在一个科技、理性、物质至上的后工业时代,现代人越来越少有的对自然、世界、世间的谦卑和敬畏的姿态,另一方面,这种卑微的姿态里又蕴含着一丝自我作为主体的骄傲和抗争,“我”是一条鸣响的弧线,“我”会发出自己的声音,“我”的到来或者能为“许多还未命名的事物”命名,能为“我”命名。在这个意义上说,《我来到世间的时候》是“来到世间”组诗的主旨所在。

  但尘世的卑微,不仅指面对世界的一种态度和认识,还是指我们每一个个体在进入尘世面对现实时所体验到的那种无力与挫败感。“来到世间”意味着我们不得不接受世间的逻辑,放弃自由的双臂,接受生活的锁链。在现实与理想、生活与诗歌、物质与精神方面,“我”只能处于一种分裂状态。很多时候,“我”体验到的不是克服与成功的喜悦与欢愉,而是“失败的深度”: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