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你冷不冷


□ 陈玉龙

  大毛爬下脚手架时,手机的短信铃声响了一下,大毛没在意,心想肯定又是什么卖房啦中奖啦的垃圾广告。此时天空昏暗,四周的灯光却亮成一条条彩虹似的炫人眼目。工地上很乱,大毛小心地出来,走上灯火辉煌的街道。

  大毛是跟着老乡一起来到这个城市打工的.灯火辉煌的街道不属于他们,美丽舒适的房屋也不属于他们.尽管他们把一座座大楼建得漂漂亮亮。他们租住在一个地下室里,虽然阴暗潮湿.可他们的心里还是亮堂堂的,因为他们每月可以给家里寄钱,可以在家里建一个自认为漂亮安逸的大楼房,可以从手机里听到家人收到钱后的喜悦,有了这些,他们知足了。

  吃饭的时候,大毛的手机再次发出短信铃声,大毛不理,嘴里吃得啪啪啦啦响。同乡九根的老婆秋菊过来提醒他说:大毛哥,你手机响了。大毛一边嚼着饭一边从裤袋里拿出手机,漫不经心地看了一下,停住了嘴里的运动,刚咽下的饭卡在喉咙.脸儿由青变红。秋菊上前拍着他的背.说怎么了怎么了什么事让你急成这样。大毛使劲地咽下饭粒,放下饭碗,直愣愣地看着手机。正在吃饭的九根也过来了,他奇怪地拿起大毛的手机,调出短信一看,上面显示的是:你老婆偷人了!两个短信都是同样的内容。九根和大毛是一个村的,从小在一起长大的伙伴儿.大毛有什么事就是他的事,见了这个短信.九根的心里也是一紧。秋菊说什么短信这么神秘,拿起手机一看那个短信,忽然咯咯地地笑起来:我还以为是什么大事呢,原来是这个呀.不是别人发错了短信,就是有人开大毛哥的玩笑了.嫂子是个聪明人,怎么会做那样的傻事呢?

  在场的老乡们一听这事,也都哈哈大笑起来.好久没有这样的大笑过了,有的人把饭都喷了出来。有人说他也曾接过这样的短信,可一查.却是老乡们的一个恶作剧。这样的短信,看着玩玩也不过分。

  大毛却没有笑出来,大毛恶狠狠地冲着大笑的老乡们说:是哪个婊子崽给老子开这样的玩笑,给我老实站出来,要不我可不客气了。

  笑声戛然而止.老乡们你瞅着我我瞅着你,之后,都摇了摇头,赶紧低头吃饭。

  大毛发这样的大火,九根心里还是清楚的。大毛的老婆是个很漂亮的女人,当初嫁给大毛时心里就不大愿意,是她的爹妈死劝活劝才成了这桩婚事。婚后他们倒也恩爱,去年生了个胖小子,由于大毛的父母早逝,她的爹妈又要带着自己的孙子孙女,大毛的老婆只好留在家里带着孩子,大毛是很在乎老婆的,他每隔一月就要打一次电话。

  大毛还在追问着是谁发了短信,九根认真地看过那个短信号码后,把大毛拉过来,轻声说:大毛你别乱猜了,发短信的号码好像是我们家乡的,这事还真不好说哩。

  大毛的眼睛直了.问:真的是我们家乡的号码?不等九根回答,他跑出门去。九根问:你做什么?大毛说:我打个电话。

  一会儿,大毛进来了,脑袋耷拉着,一下子伏在桌上哭起来。九根问怎么回事,大毛抬起头说:电话打不通,看样子还真有事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