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上班路上


□ 范承玲

  我走出家门是早上7点20分。一大早起床问儿子:“从咱家到单位要多少时间?”“我走20分钟,老妈走得40分钟。妈妈你可以坐公共汽车呀。”儿子说不清楚车站在哪儿,但他知道家门口有一辆往北开的车,据他的判断,应该有一站离我的新单位不远。

  对于周四我的车限行日上班的交通工具问题,从老公10天前告诉我他要出差,就开始在我心里纠结。几天来,我想了几套方案:一是7点以前开车到单位,但儿子7点起床,早饭谁做?再说,每天目送孩子上学已成为一种仪式,只要我在家,我不会轻易放弃这个仪式;二是找朋友接,但一大早麻烦他人又于心不忍;三是打出租车,早上能打上吗?四是坐公交。坐哪路车?车站在哪儿?上班高峰是不是很拥挤?五是走路。需要多少时间?天气怎样?

  其实,走出家门时,我还在为坐车或走路矛盾着。但当我走下楼来,看到潮湿的路面的瞬间,我即刻决定:走路。

  天有些灰暗,地面上有一层水雾,有点像夏天清晨的露水,均匀而轻薄,湿润又没积水,是昨夜下了小雨?春天的第一场雨?想起一句话:润物细无声。

  正低头看一块块地砖接缝间,有无小草尖尖?耳边听到对话。“去北海?”“是,去北海遛弯。”“我去买菜。”“我们不买菜,太远。”说去买菜的是一位老太太,独自一人,脚步很快,手里拎着布袋。说“我们去北海”的是一对老人,挽着手臂,步履蹒跚。拎手袋的老人很快就在我前面消失,我放慢脚步和挽着手臂的两位老人并行走着,直到路的拐弯处,看着他们的背影远去,我心生感动,从心里唱着《牵手》:因为爱着你的爱,因为苦着你的苦……因为牵了手的手,来生还要一起走,所以有了伴的路,没有的岁月可回头。在这样一个清晨,我祝福这一对走进黄昏的老人,祝福天底下所有的爱人,都能手牵着手,一直到老。

  我是和儿子一块吃了早餐出门的,但当我闻到煎饼的香味时,还是忍不住侧身寻去。路边一手推车上,煎饼锞子在一个大铁盘子上吱吱作响,车前有七八个人等候,大多是背书包准备上学的孩子。看手推车后面忙碌的一男一女,男的右手拿一摊饼的耙,由圆心向外一转,小圆就变成大圆,左手拿着鸡蛋,轻轻一磕,饼中间又出现黄黄的圆……女的一边忙着收钱一边给他的男人打着下手,两人没有语言的交流,但配合很默契,两分钟的时间,他们卖出五个煎饼。看着他们脚下留下的一堆蛋壳,我在猜想,他们一早上能卖出多少?他们一大早出来为别人家的孩子上学做早餐,他们家的孩子吃什么?抬头看见手推车的玻璃罩上用红笔写的字:鸡蛋摊饼1.5元一个,价格是麦当劳鸡蛋汉堡的六分之一。

  一路北去,路边的建筑平房、矮房居多,墙体、瓦面都是深灰色,几乎看不到别的颜色。2008年,为北京奥运会,拓宽路面的同时,给马路两边及周边的房子都穿上灰色的衣服,有了这样的颜色,就与它不远处的景山、后海等的红墙黄瓦的帝王拉开了距离,就有了市井生活,就有了人的气息。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