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书画摄影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陶瓷造型艺术的理论总结


□ 杨 琪 李正安

陶瓷造型艺术的理论总结图片1
由于历史的茫远,我们无从知道是哪位客人最早叩响了艺术的大门,是歌舞、建筑、服装还是陶瓷?但是,我们可以有把握地说,陶瓷是艺术所迎来的最早的尊贵客人之一。在漫长的历史过程中,人们创造了名垂青史、琳琅满目的陶瓷珍品,但是,陶瓷艺术家却未像他们所创造的珍品那样光芒四射。从文艺复兴初期的乔托开始,画家最先摆脱了低贱的命运,艺术的历史成了艺术家的历史。天才的达·芬奇大声疾呼:“绘画是科学!”他要借此把画家的社会地位提高到科学家的水平,因为画家像科学家一样不仅摆脱了肮脏的体力劳动,而且有了理论。至于雕塑家,达·芬奇认为,他们依然是低贱的,因为“雕塑不是一门科学,而是一项最机械的手艺”。如果说,雕塑家因为要在“布满石渣和石末”的“污秽”环境中从事“汗流浃背”的劳动因而低贱,那么陶瓷艺术家根本就不在他们的视野之中。《陶瓷造型艺术》对这些陶工的命运作了极好的描述:“由于他们当时所处的社会地位比较低,不能受到良好的教育,文化知识方面存在着较大的局限性,学习造型的方法只能是师徒传承,言传身教,虽然也能有比较深的领悟,但缺少方法的总结,又缺少理论的研究,因而也影响了他们更大地发挥创造精神。”
总结陶瓷艺术制作的经验,创造陶瓷艺术理论,是形势的需要,是时代的呼唤。杨永善教授用了40年时间,孜孜以求,艰苦探索,对古今中外陶瓷造型艺术的实践经验作了科学的总结,写成了《陶瓷造型艺术》的理论巨著,这是陶瓷艺术发展史上带有里程碑意义的重大事件。历史的辩证竟是这样奇特,最早迈入艺术殿堂的尊贵客人,最后方可摆脱自己低贱的命运。
陶瓷造型艺术的理论总结图片2
尤其可贵的是,《陶瓷造型艺术》的理论不是在书斋中冥思苦索构筑出来的抽象思辨体系。什么是理论?杨永善有自己独特的回答:不唬人、不吓人、不蒙人、不骗人,源于实践、高于实践、指导实践,行之有效、听得明白、看得懂,这就是理论。
翻阅《陶瓷造型艺术》,回望中国陶瓷教育,不免百感交集。沐浴文明曙光的原始制陶在先;谱写陶瓷辉煌史的师徒相授继之;又历经实业学堂、师范学堂的工艺教育,近现代学校图案教育、工艺美术教育,直至目前系统施教的陶瓷教育,真可谓历程漫漫。
陶瓷制作和教育虽有漫漫历程,然而,关于陶瓷教育的教材建设却几乎没有历史,这有其深刻的历史原因。洋务运动以来的学校陶瓷教育,主要是照搬外来的模式。这就带来了不可避免的弊病,那就是缺乏我国母体文化和传统陶瓷教育的自然结合,难于在理论上形成完整的体系。
直到20世纪60年代,陶瓷艺术与设计教育的教材欠缺状况才有所改善。1962年,毕业留校不久的杨永善编写出教材《陶瓷造型》,接踵而来的著作有1980年的《陶瓷造型基础》,1988年的《陶瓷造型设计》,直到2004年的《陶瓷造型艺术》一书问世。这些教材中关于陶瓷理论思考与方法的总结,不乏结合专业、服务教学的特点。而《陶瓷造型艺术》更是这些优点的集中表现。
陶瓷造型艺术的理论总结图片3
本书一是立足于“中国化”的特色。书中融入了大量中国陶瓷文化信息,总结了中国传统陶瓷造型的方法,这无疑是我们的立教之本。二是陶瓷教育的“新思路”。它既是历史上陶瓷教育的经验总结,也是个人教学的经验总结,为新形势下的陶瓷教育增添了活力。本书站在确立正确的造型观的新起点上,提出了怎样正确理解古代陶瓷造型的功能与形式,如何看待陶瓷造型与现代生活、环境、材料、工艺、装饰等因素关系的问题,就如何从内部结构到外部效果获得理想的陶瓷造型,为教学提供了切合实际的方法。三是“合中西”的大视野。书中综合运用了许多中外优秀陶瓷造型资料,在陶瓷形态构成要素、构成形式、构成手法等方面,做了详细的分析研究。
总之,该书从历史、生活、功能、形式、材料、方法等方面,深入浅出地分析了陶瓷造型原理;利用丰富的陶瓷资源,引导学生掌握观察分析造型,图形表现造型,综合评析造型的方法;加上动手制作效果模型与实物,感受陶瓷造型从无到有,从平面到立体的妙趣所在,乃至运用这等方法胜于设计。
《陶瓷造型艺术》不仅对陶瓷艺术理论和陶瓷教育有重大的意义,而且通过对陶瓷艺术的深入剖析,丰富和深化了我们对艺术学和美学的一般原理的理解。
本书是从艺术学和美学的高度来总结和研究陶瓷造型艺术的。或者也可以说,本书是艺术学和美学的一般原理在陶瓷造型艺术中的具体运用。把艺术学和美学的一般原理运用于一个具体艺术门类是困难的。被西方誉为“艺术史泰斗”的贡布利希说过一段发人深省的话:“我记得,我在看我的《艺术的故事》(Story of Art)一书的校样时,我羞愧地发现我几乎把我特别欣赏的每一件艺术作品都描述为一个‘和谐的整体’。虽然我想尽量在我现在的论述中不过多使用这个短语,但是它却常常萦绕着我。”贡布利希感到,要把“和谐的整体”以外的,更多的艺术学和美学的一般原理运用于绘画是困难的。但是,令人想象不到的是,杨永善几乎把全部的艺术学和美学的一般原理运用于陶瓷造型艺术。气韵生动、虚实相生、节奏韵律、透视错觉这些常常仅仅运用于绘画和诗词的原理,都令人叹服地运用于陶瓷艺术,大大地加深和丰富了我们对这些原理的理解。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装饰 2005年第08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