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嘛昵堂里的空坐垫


□ 琼桑(藏族)龙仁青译

  琼桑(藏族)

  龙仁青译

  每每回到故乡,经过村里的嘛呢堂,一种悦耳的声音就会传入耳畔,这悦耳的声音会让人产生一种轻松愉悦的感觉。这声音不是别的,是那诵念嘛呢的时候,不断摇响的铜铃发出的清脆声音。

  这座嘛呢堂,曾经遭受过“文革”的劫难,也曾经历了被视为牛鬼蛇神聚集地的羞辱。如今却有一缕盎然的春意激荡在这里,一种安详的感觉充满着这里。如果你能够到这里来看看,你会看到那些时而紧闭双眼虔诚地祈祷着,时而交头接耳地耳语着,时而又把一些道听途说的事情当做新闻四处传扬着的老阿妈们。她们一起拽着拉动嘛呢经筒的那根绳子,齐声诵念嘛呢的样子,一定会打动你的心扉。

  其实,这些年老的阿妈聚集在嘛呢堂里,是她们后半生的一种生活方式。或是当自己的丈夫如神鹰一般远飞之后,为了消解那份心里的空虚,抑或是为自己即将经历的后世天国求得一张洁净的门票

  每天吃完了早饭,她们牵着孙子孙女的手,弓着腰,驼着背,先后来到嘛呢堂。她们先是高诵着赞词煨桑,然后是无限虔诚地向着经堂磕头,接着便开始右绕经堂转经。这期间如果她们相互路遇,也只是简单地打个招呼,等这一切结束了,她们才悠然自得地走进嘛呢堂,依照年龄的大小坐在坐垫上,一起拉动嘛呢绳。这对她们来说是一种仪轨,这种仪轨从开始到形成不知道已经有多少年了。

  虽然,她们坐拥在一起的地方没有好坏优劣之分,但她们喜欢朝着向阳的地方铺好自己的坐垫,这或许是因为年老体弱的原因吧。坐垫颜色不同,薄厚也不同,都是各自家庭根据各自的条件,把穿旧了的衣裤铺垫在一起,用各自不同的技术缝制而成的。虽然比不上那些达官贵人或者高僧大德们专用的坐垫那样精致讲究,但却渗透着多少熠熠闪光的希望和企盼,渗透着多少温暖的慈爱和往事啊!

  老阿妈们齐聚在一起的时候,不会有一块坐垫会多余出来,她们秩序井然地坐在坐垫上,齐声诵念着经文。当齐诵告一段落,她们还会按照各自的习惯开始祈愿回向,虽然会有口才的好坏或者所诵祷词的长短不一,但她们没有一个人是为个人的安乐而去祷祝的,以前没有,将来也不会有。当祷祝的声音响起的瞬间,她们变成了一个个老态龙钟的圣洁的仙女,她们能够背负这世间的一切悲痛哀伤,而成为这个世界生命的主管和慈悲的女神。

  时而,她们看着在嘛呢堂的大院里奔跑嬉戏的孩童,脸上露出甜美的微笑,并且开始夸赞各自孙子孙女的聪慧和伶俐。同时,她们也会回忆起自己的孩童时代,此刻,她们会谈及五八年的饥饿,“文革”的残酷,缺衣少食的贫困和寒冷,对眼前的孩童则是充满了羡慕,也寄托着希望。

  是啊,这些年老的阿妈,她们最可爱的时刻,是她们相互喧谈嬉笑的时刻,是她们哄着那些嬉闹的孩子停止哭闹的时刻,更是她们手脚并用吃力地从坐垫上站起来,互相搀扶着慢慢离去的时刻。她们虽然口中没有一颗牙齿,头上难见一丝乌发,但她们却似那可以撼动人心的杠杆,让人敞开心扉去回望过去的岁月。远远地看着她们的样子,从她们额头上密布的横皱里,似乎依然能够看到她们曾经经历过的青春之花灿烂绽放的那个夏季,看到她们依靠双手、智慧和慈爱的胸怀艰难地翻过峰峦,跨越山川的模样。

  无论是碧绿的盛夏还是冷寂的冬日,她们从来没有间断过到嘛呢堂来。无论年纪有多大,她们从来都是那样认真地做着所有的仪轨。她们懂得生命轮回的道理,对死亡没有太多的恐惧。即便是有人忽然离开了她们,她们也不会表现出过分的悲伤。死神从她们中间带走了许多美丽的生命,她们总是平和地诵念着嘛呢送走她们,并用这嘛呢在自己心里筑起一座无所畏惧的城堡。

  如果她们中的一员离她们而去,一块破旧的坐垫就空落落地留在她们身边。她们在心里念叨着:下一个也许是自己吧。继而,又平静地守护着这块空坐垫,为生为死诵念着嘛呢,转动着嘛呢轮。而此刻的铜铃声也会变得更加响亮、悦耳,甚至是更加富有意义,成为更加令人坚定信念的一种声音。

  这天清晨,一块布满油垢的坐垫又空了出来,表明这些老阿妈们的一个伙伴又去了别处,孩子们心中的一轮太阳陨落在了这无常的世界,一个实实在在的人成了往事里的角色。然而,老阿妈们依然紧抓着系在嘛呢轮上的绳索,依然念念有词地颂扬着嘛呢,转动着经轮。依着她们坚韧的性情和坦然的目光,那一刻,我忽然想起已经霜染鬓发的父母双亲。有一天,他们也会在这里有一块坐垫,接着,这样一块充满了慈爱的坐垫会空出来;有朝一日,自己也会盘腿端坐在这样一块坐垫上,接着,这块坐垫会没有了主人……

  或许,生命的诞生意味着一次开始,而生命的消亡代表着一次结束。人们为什么会欢呼一次次的开始,而要悼念一次次的结束呢?每每看到在城市的街巷里晨练的老人,我会想起在故乡的火炕上沉睡的老人;每每看到那些向着人群伸出颤颤巍巍的乞讨之手的孤寡老人,我也会想起那些额际油光可鉴、内心满怀温暖的故乡的老人。每当到了落叶缤纷的秋末,我更会想起故乡的嘛呢堂哪一块坐垫如今又空了……

  偶尔想起世上所有的生命都会渐渐老去这一事实,就觉得自己命好,有福,为自己生长在这片高原上而感到高兴,因为在这里,孕育着朴素的、生命不死的轮回信念。想想自己在面临死亡的时候,可以坦然地闻着子女们端到面前的奶茶的醇香,平静地躺在软绵的被褥之上,那也是一件幸福的事情。

  不论怎么说,今日,嘛呢堂里的一块坐垫空了´空坐垫上依然留着一位老阿妈刚刚离去的印痕。人们的祈愿围拢着这块坐垫,人们的祷祝簇拥着这块坐垫。这块坐垫的主人,如今一定在去往往生的路上,没有饥渴,没有恐惧,一路的酥油灯照亮了她的前程,悦耳清脆的铜铃声驱赶着她心中的悲哀,并带给她一路前行的信心和力量。

  责任编辑 陈集益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嘛昵堂里的空坐垫”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