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撞一下值多少钱


□ 刘晓珍

徐三老汉被撞的那天毫无预兆。徐三老汉没事,出来闲遛,在公路边上走。他低着头,一副找金子的模样,谁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这样走路。徐三老汉一贯是这样的,走路时不看前面不看左右,只看地上,一个螺丝钉,一块破胶皮,甚至一个废电池,他都要拾入囊中。这算啥行为,勤俭持家?吝啬?他自己也说不清。反正就这习惯。今天他也这样,可是今天这样他就出了事,他遭遇了迟朋的老桑塔纳。到徐三老汉倒地的一刹那,迟朋都没反应过来人和车到底是怎么接触上的。反正徐三老汉像一截木头似的挨着他的车倒下了,迟朋的车停了下来。
迟朋下来的第一个动作是把徐三老汉搀扶起来,着急地问大爷怎么样?伤着哪里了?徐三老汉咧着嘴试着往起站。迟朋的心热了一下。他知道他的命好,遇上贵人了。还不知道自己怎么样呢,他居然想站起来,而不是甭管怎样,两眼一闭出溜到地上,使劲把事情往大里闹。哎哟哎哟叫还是轻的,大气不出的濒死样子要是不把你吓出个好歹来绝不罢休。老人的善良打动了他,迟朋感动地抱着老人,大爷,您别动,我送您上医院吧。
徐三老汉摆摆手,一只青筋暴露的手撸起左裤管。迟朋看见膝盖上蹭了一块皮,还渗出些血。迟朋抱起老人就往车上拖,去医院。徐三老汉挣脱了他,自己站了起来,活动了一下,还走了几步。他又摇摇头,甩甩胳膊,哪都没觉出什么不得劲儿来。冲迟朋憨厚地笑笑,没事的,不要紧。迟朋心里不落忍,说都出血了,得去医院包一下,再检查检查有没有什么内伤。徐三老汉咧着少了一颗门牙的嘴笑了,蹭这点皮算啥?在农村喂马时有一次被马踢了一蹄子,那马性子暴,正好踢在胯骨上,在炕上整整趴了一个月,就那都硬忍着没去医院,这点皮算啥?这大个人咋这金贵呢?
迟朋感动得快泪雨纷飞了,他掏出五百块钱塞给老人,我还有事,自己买点营养品补补吧。老人像被火烫了一下使劲推着,我咋都不咋,就收你五百块,我成啥人了?土匪?强盗?你上我村子里打听打听,我徐三一辈子行得正走得直,啥时候干过这没嘴的买卖?迟朋嘴唇哆嗦着,要不是努力控制着,三十多的男人真是要哭了。不知道自己前世积了啥德,这辈子遇上了这么好的老人。迟朋掏出一张纸,把自己的小灵通号、手机号、宅电、办公室电话,一股脑儿地都写上,恭恭敬敬地递到老人手里。大爷,碰上您这样的老人是我一辈子的福分,咱啥也别说,作个忘年交吧。有事千万千万别忘了找我,凡是我能办的,我迟朋在所不辞。
徐三老汉赶回家的时候正是晚饭时,儿媳已经把饭做好了,他每天晚上必喝的那一杯白酒也已经倒好,倒得满杯满沿的,快要溢出来了。小孙子迫不及待地从菜盘子里往嘴里拈一点菜,就等着他了。徐三老汉从二十几岁时就养成了习惯——晚饭时要来一杯,大约三两白酒。他现在七十了,算起来喝了有近半个世纪了,饭可以不吃,这一杯酒是万万不能免的。
徐三老汉的儿子拿起了筷子,递给爹一双,问他怎么这么晚回来。他端起酒来先吱地抿了一口,才笑着说今天遇人了。儿子莫名其妙地看着他,遇啥人了?这么大岁数了,莫非还遇贵人了?徐三老汉又呷了一口,嘿嘿笑着,可不是咋的。徐三老汉略带得意地把今天遇到的事讲了一遍。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小说月报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