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庄风


□ 马金莲

  庄风,简单地讲,即一个村庄的风气。
  庄风这东西,看不见也摸不着。说它重要,却不能当饭吃,不能当衣穿,更不能当钱花。可要是觉得它一钱不值,似乎又就大错特错了。
  一个庄子的庄风,与生活在这村庄里的每一个人有关,表现在大伙的举止言谈、眉眼神色里。可以说庄风就像沟底那眼大家都担去吃的泉水,像家家烟囱里冒出来的袅袅炊烟,是看似清风流水一般平常,但关乎每个人安身立命的细微之处。
  像无数村庄的人一样,扇子湾的人也在意庄风,但又不是十二分的在意。总之那东西,像生活里的盐,少了不行,但也没人过多地去调放。平心而论,扇子湾这个庄子的庄风一直不怎么好。早年间,大伙日子穷,穷极了就胡折腾。没别的大本事,女人娃娃拖条打狗棍背个毛线口袋,到方圆十里八村去讨,去要。男人们一有空闲就钻进破窑里耍赌。耍的是一种叫碗碗子的东西。碗碗子,是在大碗里倒扣一小碗,碗里放几枚色子。一个人抓住那碗摇,摇得咣里咣当响,其他人押。押的是钱,货真价实的人民币。几个时辰下来,有输也有赢。赢了的高兴,眉开眼笑。走霉运的,一路输下去,输到最后,口唇干裂,两眼发红。最后难免弄出哄吵打架的事。回到家里,与女人还有一仗得干。轻则口舌相向,重则大打出手,直弄得鸡飞狗跳,碟翻碗碎,头破血流。影响得整个庄子也不得安宁。有些老人看不下去。苦口婆心规劝儿孙。可过了今天,明日他又手心痒痒了,夹着尾巴往人堆里钻。老人的话等于白费唾沫星子。聚众赌博,这是在庄内,出了庄子,这些年轻人就喜欢偷鸡摸狗。到邻村偷,到集市上偷。东西不大,值钱不多,却带坏了其他人,也坏了名声。附近集市上的生意人,一听说扇子湾人就吐唾沫,翻白眼,弄得人们赶集时不敢对外人讲自己家在哪儿。外人说到扇子湾人普遍一脸蔑视,甚至有人瘪着嘴说扇子湾那庄子的人啊,一半是叫花子,剩下一半是贼。
  这说明扇子湾的庄风确实坏了,顶风都臭出几十里了。一些到了婚娶年纪的小伙子发动媒人去说亲。姑娘一眼就看上了小伙子,等一听是扇子湾的人,脸色当下凉了,语言躲躲闪闪,含含糊糊。问来问去,才弄明白其中缘由,人家是嫌庄子不好,嫁哪儿都行,就扇子湾不行,商量的余地都没有。小伙子不气馁,到下一家去问。等到把庄子附近的适龄女子全问遍后,大家这才发现问题有点严重,贴身尝到了苦处。说来说去,庄风不好竟这么严重,都影响到男婚女嫁的大事了,没人愿意和这庄里的人结亲了。
  说不到媳妇的小伙子气哼哼的,这个破地方,啥时节把庄风搞坏的呢?啥人搞坏的呢?大家这才注意起庄风来,开始认真琢磨这种看不见的东西。思来想去,找不出个具体人,似乎庄里每个人都有份。男人们偷过人,赌过钱。就算有人没亲自参与,但蹲在旁边看过耍碗碗子的呀,别人偷人时你总听说了吧。听说了没啥反应,连规劝几句都没能做到。还有那些女人和娃娃,铲草拔柴时总跑到邻庄的庄稼地里去,连草带庄稼青苗一起拔,害得人家粮食年年遭殃。人家就年年指着扇子湾的庄子明骂暗咒。归根结底,庄子的风气坏了,庄里的每个人都有份,每个人都有着难以逃脱的干系。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