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的北方(组诗)


□ 花祭

文 花祭

我的北方

无须仰视或俯视,你都可以感知

向日葵、雪和血的温度

在北方

粗砺的口音,赤红的胸膛

还有丰饶的腰肢,是这块土地的海拔

有男人和女人相爱,烟囱冒着炊烟

大片的坟茔内长眠着不知谁的祖先

或许还可以找到马蹄印,以及兽衣、盔甲、皮囊

有箭啸声划过耳边,抵达不知名的夜晚

篝火烈焰,誓言还有出征的呐喊

一层层的被发掘,被断代,被还原

这片黑色的土地,泛着异族的光芒

每朵向日葵都和昨天一样。这片黑色的土地

每天都和昨天不一样,每夜,都有一个婴儿

带着血性的面孔,在他的怀里出生

酸菜

外婆的春天和夏天,母亲的秋天

被摘掉夜晚,洗净。只余阳光味道

装进我的身体

我对季节如此敏感,及时收拢翅膀

蹲在老屋的一角,守候自己长大

长得皱纹和日子一样密布,每天用厚厚的落叶

遮挡严寒

现在,外婆和母亲的青黄都由我来接续

我小心翼翼,在滴水成冰的季节

在她们面前,不去讲春暖花开

我怕我自己融化,腐烂

更怕弄丢了母亲的秋天,外婆的春天

和夏天

二人转

玉米和高梁的婚礼,在北方

隆重,血腥,纠缠着爱情和收割

她和他,用天空的手帕撕扯家常

撕扯屋脊和窗棂

粉彩的脸色,重叠的情节

走过一个又一个泥泞的村庄

路人抛洒银币和泪水

新鲜的看客,故旧的舞者。谁的发钗

落在田头,被写进段子里

二百年后,我坐在舞台下

听另两个人述说往事

北方的春天

水墨的颜色渐次加深。几服汤药过后

河流转了面色,偷偷推醒木船

猫冬的闲话筛了又筛,只余几场邂逅

开始在夜里不安

男人和白杨树一起蜕皮,筋骨却又重了二两

女人倒掉旧历的土豆,将苣荬菜,一棵一棵

剜进日子里

玉米秆

北方原野里的老照片,悬挂在行走的记忆里

容颜老去。土地从热烈到冰冷

田埂上的它们患了自闭症。从此,衣衫褴褛

与春天作对

要下雪了。谁在惦记着它们

从霜降的梦里醒来,站在旧时光边缘守望

覆盖叠加着覆盖,季节掩埋了季节

身边的山和水早已学会自暴自弃

曾经手握的清晨,曾经交汇的青葱

旱被烟火煮成偶遇

呵护、等待和祈祷都已过期

怀念,蹲在城市的路边叫卖

这些北方最平常的风景,交织成一张网

日日撒向黑土地

每次打捞,我都要用尽一生的力气

那里面是我的祖父,祖母,曾祖父

曾祖母……

秋菜市场

未经淘洗的初恋,喋血的忠贞,还有

不曾开封的守候堆积在城市的角落

等候爱恨的轮回

母亲和父亲们穿梭在中间,问寒问暖

大白菜,土豆,还有地瓜,萝卜

在他们手上转来转去,转成几十年的

光阴和骨骼

抱一捆黄昏埋下的种子,扛一袋

雨水丢失的秘密,再拎一兜枝头炫耀的爱情

母亲和父亲们就会在冰冻的夜里

看见花开,看见草绿

看见青春的土地泛起涟漪

泥土的眷恋经不起摔打,成片成片的嘱咐里

所有的奔赴都裹挟着北方的味道

忙碌的日子从这天起,开始在掌心里发芽

先是长成筋脉,然后被冰凌冻僵

最后变成厚厚的老茧

【作者简介】

花祭,出生于上世纪七十年代,从事新闻工作。

责任编辑 李皓

分享:
 
摘自:海燕 2012年第08期  
更多关于“我的北方(组诗)”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