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麦地里的玉佩


□ 冯积岐

电话打来的时候,风鸣镇振出所的所长王雄,正和一个姑娘谈话。于警赵奇在一旁记录。
“姓名?”
“马丽英。”
“年龄?”
“十九岁。”
“住址?”
“风鸣镇松陵村
“咋回事?”
“他强奸了我。”
“谈过程,要详细。”
一听要谈过程,马丽英洁净的脸庞上飞来了一丝红晕,她抬起好看的杏核眼在王雄的脸上一(目留),嗫嗫嚅嚅地说:
“他强奸了我。”
“你说强奸,就是强奸?我问你裤子是谁抹下来的?”
“他强奸了我。”
“说细节,他采取暴力行动没有?”
“他强奸了我。”
“我告诉你,诬告是要判刑的。”
王雄似乎按捺不住了,他走到马丽英跟前,一双手分别抓住了她的两条胳膊,将她从登子上提起来,用一双眼睛砸了她几下,又放下了。
“强奸?强奸?他咋强奸你?说清楚!”
马丽英解开姜黄色西服的一只纽扣,右手从领口下伸进去掏出了一块比火柴盒子还小的玉佩。玉佩是血红的那种颜色。王雄眼睛一亮,将玉佩抓住,托在手中,仔细地端详。他可能看出来了,这玉佩是旅游点上出售的赝品。王雄双眼盯着玉佩不放,这块刻着属相的玉佩,用一根红丝线系着,就挂在马丽英的脖子上。这玉佩是从哪儿买来的?王雄问马丽英。马丽英说在五丈原庙会上。为啥要戴这玩意儿?王雄又问道。马丽英说,求平安。做笔录的赵奇干咳了一声,给王雄抛去一眼,意思是,王雄问到了不该问的问题。王雄看了一眼有点不满的赵奇,放下托在手中的玉佩。马丽英垂下眼,仿佛跟玉佩说:
“他揪住了它,揪了一下,又揪,我怕他勒死了我,就脱下了裤子。”
“你们相处了几年?”
“三年。”
“都三年了,又是同学,又是朋友,做下这事,还来告他?”
“我不情愿。我跟他说,你强奸了我。他笑了笑,又来了一回。”
“你自个儿脱下裤子,两次和他做爱,还说是强奸?”王雄在桌子上狠劲砸了一拳头:“这是诬告!”
王雄脖子上的青筋毕露了。他踱了一圈,点上了一枝烟,猛抽了几口,用目光逼视着马丽英。
马丽英哭了。马丽英垂下头,嘤嘤地哭。
玲子一哭,王雄慌了。她一丝不挂地躺在床上,两条修长的腿依旧分得很开。于雄试图把她揽过来,她不叫王雄揽,她的身体是僵硬的,跟一根葱一样。王雄说,你哭啥哩?王雄这么一说,她哭得更凶了。王雄要给她擦眼泪,她不叫王雄擦。她哭着说,王雄,你强奸了我。王雄被这句话吓住了?啥?你说啥?她说,你强奸了我。王雄强辩道:是你情愿跟我到这儿来的呀。她说,我不情愿那样。王雄一下子泄了气,他不知所措地看着她。屋外的秋雨跟着了火的麦草垛子一样燃烧,房间里灌满了雨的气息。王雄将她的小裤头提在手里,抬起她的小腿,给她穿。她的双脚一蹬,王雄手中的小裤头被蹬飞了。她四仰八叉地躺着。她的身子很白,是那种特别张扬的白,仿佛一只白母鸡扇动着翅膀,将色泽扇得到处都是。一对不是很硕大、但很挺突的乳房愠怒地顶着于雄的目光,尤其是还没有经过任何人咂吮的乳头仿佛一双委屈的眼睛,慌张不安地盯着王雄。咋能说是我强奸了你?王雄好像问自己。她说,就是。王雄说,你要告我吗?你要到派出所告我吗?她没有回答王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