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花枝招展


□ 李建森

  1
  
  太阳拱过窗帘的缝隙,爬在靠床一边雪白的墙上,吐放着黄黄的一溜,小敏眼睫毛一动,那一溜阳光便在她两眼里灿烂起来。
  小敏两手从被窝里伸出,盖住了脸,那一溜阳光从她的手指缝里进去,手电筒样一扫,照见了她的心,心怦的一跳,咚咚的锣鼓一样止不住了。小敏翻身趴在了床上,没入粉红枕巾里的两颊洇得粉红粉红的。
  小敏做了一个梦。
  离她家的麦地还很远,她便听见了张庆自行车奔跑的声音,她从麦地直起身,张庆和他的自行车飘在路边的一棵杨树旁,便不动了。
  她过去,看着他的自行车轮子,说:“下班了?”
  他点了点头。
  她问:“累吗?”
  “不累。”
  “下了一天井,还不累?”
  他笑了,“看见你,累便跑了。”
  她的脸一下子热起来,不敢抬头看他。
  他说:“我带你去我家吧?”
  她头也不抬:“我不去。”
  说不去,腿一跷,她便坐到了他车子的后座上。车子在麦地间的小路上滚动着,夹在麦地间的油菜花盛开了,她使劲吸着油菜花的香味,跷着两脚故意往油菜花上伸着。拐过一个弯,他和她连同自行车一齐摔在了油菜花里,两人粘了满身的花粉。她手摁地要起来,他扑过来把她按下去,张嘴要亲她,她便醒了。
  妈在外面拍着门喊着,小敏翻过身,手忙脚乱地穿着衣裳。拱进窗户的那溜阳光已照到了床头那边,时间确是不早了。小敏以前从没睡过懒觉,总是天刚泛明,爹妈还没起,她便起来了,扫地、做饭、喂猪、喂鸡,一早上不闲。吃了早饭,妈刷着锅,她便进地了。
  小敏系着扣子,撩开窗帘,低头在桌子上的圆镜照照,她吓了一跳,脸红彤彤的,圆镜似乎都变红了。她不敢看镜子了,伸手在脸上揉搓着,越揉脸越热,上面像起了火,刚冒出势头,要熊熊烧起来。小敏垂下了手,一副手足无措的样子。
  妈在院里又喊了一声。
  小敏抬手把头发弄乱了,乱蓬蓬罩着脸,端了脸盆,开门出来,进了灶屋。
  妈说:“看你,哪像个闺女家的样子。”
  小敏吭也不吭,舀了水,出来,进屋关了门,头发往后拢拢,弯腰脸埋进了脸盆里。
  水略有些凉,一点一点地,往烧起来的两颊上滋着,盆里的水似乎也有些烫了。小敏绷着嘴,敛着气,黑发在水里飘着,软弱无力的,好像有些透不过气来……小敏脸离了脸盆,头发依在盆沿上,一些水珠从脸上、头发上掉下去,打在了水里,脸盆里漾着涟涟细碎的波纹。
  小敏不知妈知不知道她的心思,近些时她在家里总无端地抿嘴儿发笑,有一回让妈看见了,妈说:“笑啥呢?”“啥也不笑。”小敏按捺不住涌到脸上的羞涩,“笑也要管。”进屋把门关了。
  脸盆里的水平静了,小敏一张脸隐在水里,盛满了她的心思,似要溢出来。院里的公鸡叫了一声,小敏直起身,阳光从窗户涌进来绕住了她,她深吸了一口新鲜鲜的空气,两眼望着窗外满院的春光。
  小敏扛锄来到了地里。她要给栽下有一个多月的红薯地松松土,把刚从土里冒出来的小草刮一刮,好让红薯放开了长,一个一个长得又大又甜,咬一口,蜜一样流遍全身。
  这片红薯地和她家的麦地在一块地里,在麦地的西南角,圆不圆,方不方,从麦地歪了出去,有二分多。是她坚持把这片地留下来的。依爹的意思,全种上麦,多打麦,吃麦。她跟爹说她要栽红薯,吃红薯。秋天出了红薯,放进火炉里,烤出来,黄黄的,软软的,比白面馍还要好吃。爹不爱吃红薯,妈也不爱吃,他们说他们早都吃烦了,看见红薯肚里便往外冒酸水。爹说:“你闻闻,你妈现在身上还有股红薯味。”她不听爹的,种麦的时候,她硬是把爹扶着的耧从歪出了的那一小片地拉了过来。
  按小敏的计划,中午不是给红薯地松土。家里的麦面快吃完了,中午在家拿簸箕给簸一簸,拣一拣,去磨坊磨面。妈总是不让她去磨坊磨面,说村里的磨坊女娃们不能进,进去出来便成了一个面人了。上一回她磨面回来,妈把她屋里的圆镜拿过来,她往镜里看了一眼,便露着白牙笑了:“真好。”拿了个凳子,坐在了门前。妈让她洗一洗,她不洗,一直到天黑,才洗了上床睡了。就因为那个梦,让她脸红发热的梦,让她改了主意,从屋里出来,饭也不吃,扛了锄便来到了地里。
  她是过了年才认得张庆的。
  过了年地里的麦有些旱,她和村里的人在地里修渠,准备把麦浇浇。正干着,村里的一位嫂子突然喊了一声:“张庆!”小敏抬起头,便见一个人骑着自行车从麦地西边的小路窜过来,跟飞一样过去了。嫂子又喊了一声,车子停下了,嫂子摆了摆手,那人起步跑着,像个运动员,臂悠开,脚弹起,轻盈,敏捷,一会儿,便过来了。嫂子出去麦田,和张庆说着话,张庆正好面对着麦地这边,有五、六米的距离。张庆如扎在地上的一根柱子,脸不黑不白,眼乌黑发亮,穿一身黑西装,露着里面的白秋衣,浑身上下透着一股按捺不住的气势。小敏两眼一眨不眨把张庆看了个一清二楚。嫂子和张庆说了,拐了回来,有人问嫂子那人是谁,嫂子说是她娘家庄里的,在煤矿上班,下了班回家去。嫂子的娘家是乔楼的。从这天起,小敏把乔楼记住了,把乔楼的张庆记在了心里。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