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楼群(外一篇)


□ 苏会玲

楼群(外一篇)
苏会玲

  苏会玲广西北海市人,一九八九年毕业于武汉大学中文系,现居北京。作品发表于《中华散文》、《散文选刊》《散文诗》《天涯》《岁月》《红豆》《野草》《鹿鸣》《文学港》《北方文学》《福建文学》《大公报》等报刊。作品获“2004年中国散文排行榜”提名,并入选花城出版社《2004:文学中国》、长江文艺出版社《2005年中国散文诗精选》、2005及2006年《中国精短美文100篇》等选本。
  
  楼群在城市的地面上不断生长,如雨后春笋。雨后春笋这个词令人联想到山间的竹子。城市不长竹子,只长楼群,楼群占据城市如同竹子占据山间。楼群类似于竹子,或别的什么植物,落地生根,高耸,挺拔,沉默,寸步不移,它们是有植物的某些特点,所以它们的群落被称作“石屎森林”,它们只是缺些绿色植物的枝节,以及冠摇叶摆之类的生趣罢了。楼房是城市人种下的钢筋植物,城市人栖居在这种植物之上就如同鸟类栖居在树木之上一样。
  楼房改变了我们的栖居状态,也改变了我们的行走方式,我们天天沿着楼梯上下,螺旋式上升,积跬步以至高空。我已经习惯于被楼房托举起来,从顶上观看一株植物,山楂树,香椿树,桑树,枣树或柿树,并且习惯于清晨的鸟鸣从脚底下飘起来的感觉,也习惯于平视一只喜鹊在对面的楼顶上欢跳,没有翅膀的我竟和鸟儿同一个高度,和窗外最高的那棵雪松平起平坐,楼房使我轻易到达了空中,人在空间上的自由度大大提高了,这时候人是有一点点优越感的。楼房使我们获得了额外的空间,这个空间原本是一棵努力上蹿的树,或者一只长翅膀的鸟才能享有的。
  蓝天下向一座城市眺望,楼群几乎是视野里唯一可见的东西,楼群使一座城市站立起来,有了高度。视线在楼群与楼群之间弹跳,我们的目光触摸到了城市的肌体:身躯坚硬,肌肤冰凉,体格强壮,城市有着石头的特性。
  楼群其实是我们潜意识里膜拜的东西,我们用它来衡量一座城市,在这点上我们早已变得以貌取人,一座拥有壮观楼群的城市总是得到仰慕和追随,反之,一座城市拿不出像样的楼群,可能要被轻视和抛弃的,我们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相信,城市的全部底气就垒在那一幢幢看得见的钢筋水泥巨构中,城市一目了然。
  一座拥有草舍瓦房、鸟窠树林的村庄会在风雨中飘摇,一座楼宇坚固的城市却难以撼动,拥有楼群的城市比村庄强大。虽然是稻田养育了我们,我们却愿意和楼群生活在一起。楼房总是以匣子的形式把我们堆叠起来举向空中,我们从它的窗口里获取阳光、空气,和一点点风景,感到安宁和满足。在越来越高大的楼群之间穿梭,我们的身影越来越渺小,像一粒浮尘那样,在楼顶落下的一抹阳光,或者一束汽车的尾气里兀自飘舞,每天分割着城市的一点点精彩,微不足道地快乐或者苦恼着。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