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都市忧郁人


□ 老 藤

  老皮总觉得日子像一杯温吐吐的白开水,没个咸淡。
  在公司里无处可去,下了班他倒是有个散心的地方,那就是离家不远的清净庵。他之所以往清净庵走顺了腿,除了这个地处偏僻街巷的小庵雅致幽静以外,还因为庵里的慧云师父和他私交甚笃。慧云师父是个比他大五岁的尼姑,五年前从峨眉山来到这个小小的清净庵做住持,刚来的时候,清净庵一正两厢的房子破败不堪,土黄色的围墙墙头长满了稗草,看上去像一条撂荒的谷垄,铺着青砖的院子则给人一种恍若进了少林寺练功房的感觉,时时要小心脚下的不平。老皮还清晰地记着与慧云师父相识的情景。那是一个晴朗的秋日,来化缘的慧云师父肩挎一个土黄色的布袋敲开了他办公室的门。当时他是辽南化工厂财大气粗的法人,捐点碎银维修个小小的尼姑庵简直就是小菜一碟。他说家属区旁有一座破庙太影响厂子形象,这善事我早就想做,就是不知道该怎么做,你来找我算是找对了。慧云师父很感动,对他拜了三拜,并把自己抄写的一册小楷《金刚经》赠给了他,老皮对慧云娟秀可人的蝇头小楷赞赏不已。多少年来,他除了写自己的名字稍稍满意外,写其他字自己都看不顺眼,慧云的这册《金刚经》使他如获至宝,他将这小楷当成字帖,闲暇时就描上几笔。老皮的捐赠是人生地不熟的慧云在这个陌生的城市得到的第一笔善款,但就这一笔也足够维修清净庵用了。慧云师父说老皮有佛缘,便常常约老皮来庵里吃禅茶,有时下下围棋,有时探讨些唐诗宋词什么的,交往多了,老皮发现这个慧云懂的东西实在太多了,与她交流,就好像步入了一个奇妙的世界,有一种眼界洞开的感觉。
  在去往清净庵的路两旁,正是老皮当过厂长的辽南化工厂的家属区,只不过老皮运气不好,在当厂长的第六个年头,厂子被出售了,一个叫和田的日本人买了这厂子,辽南化工厂被更名为和田精细化工公司。和田这个小个子日本老头老皮并不陌生,早在几年前这个人就以合资办厂的名义把辽南化工厂的家底摸了个仔细,和田成了厂子的主人后辞退了所有的厂级干部,却单单留下了老皮做公司的工会主席。老皮不理解,和田却诡秘地说:皮桑,和田精细化工不能没有你。
  老皮在经过家属区的路上总能遇到些厂子里的人,大家都认识老皮,走到碰头难免打个招呼,有称他是皮主席的,他就草草地应一声,像是急着赶路一样匆匆而过;遇到有称他皮厂长的,他会下意识地缓了步子,甚至驻足搭讪一番。这时,对方就会说一些企业有了变化之类的恭维话,而老皮则会鼻子里哼一声,道:变化个六儿,不就是厂房刷了些蓝道道,大门口竖了面太阳旗吗?没卖的时候年年都交几百万的税,现在可好,还不够个零头。他这么一说,对方就明白了这是老皮对政府出售化工厂一事耿耿于怀,也难怪,老皮是化工厂的末代厂长,一个几十年的大厂,在他手里被改头换面,他要背多少职工的唾沫。
  在清净庵长满紫藤的院子里,有一株巨伞一样的核桃树,树下有一张刻着棋盘的石桌,只有在这石桌前坐下来,端起一杯慧云沏好的禅茶时,老皮空落落的心才会安静下来。慧云的茶有一股淡淡的药香,喝在嘴上,似乎能流进心里,啜一口禅茶,琢磨一番慧云摆出的棋式,老皮的脑子里便什么也不去想,仿佛自己和这石桌石礅连成了一体,直到星汉灿烂,清净庵院子里的青灯点亮时,他才会一口饮尽了残茶,道一声谢,然后打道回府。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十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十月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