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曾经的司法洞识


□ 苏 力

曾经的司法洞识
苏 力

莫寻仇,莫负气,莫听教唆到此地,费心费力费钱,就胜人,终累己。
要酌理,要揆情,要度时事做这官,不勤不清不慎,易造孽,难欺天。
这是位于中国山西省平遥县,极少数目前仍保留完整的中国古代县衙署进门前的第一副楹联。与遍布中国各地名胜古迹的诸多楹联相比,它既没有抒发情怀,也没有感叹历史;它文字朴素,直白得甚至令人别扭;它仅仅与传统社会中的打官司直接相关,大致相当于今天的司法。但二○○三年盛夏,面对这副楹联,想象着它背后的传统中国,对照着正在发生的热火朝天的司法改革,我发现,这不就是一种曾经的司法理论?



社会生活中纠纷难免,解决也有多种办法。由政府提供司法救济,作为选项之一,无论对于纠纷人还是国家来说都是必须的。但一个社会却未必有能力提供令人满意的——无论是数量还是质量——司法服务。首先,任何政府的财政汲取能力都有限,小农经济的传统中国就更是如此。没有财力供养一支相对完整的司法专业队伍,司法解决纠纷的能力自然有限。其次,即使国家有税收财力支持,但由于使用司法的人总是具体的,因此,只要诉讼的个人收益大于个人的成本,诉讼人就会过度并因此是没有效率地使用由公共财政支持的司法。第三,从规范层面上看,即使国家有能力垄断纠纷解决,垄断也会导致社会中其他纠纷解决机制的衰落和萎缩,不仅会丧失各种纠纷解决机制之间的竞争以及可能的创新,从而会减少诉讼人的选项,增加其诉讼费用,而且从理论上看也更可能引发司法腐败的增多。
因此,对于传统中国的治理者,一个重要问题就是如何量入为出,将有限的司法资源尽可能提供给那些最需要司法服务的人,以争取司法活动的最大绩效,实现在当时财政、技术制约下的最大公正。这意味着司法必须筛选诉讼人。
上联的主旨就针对了这一问题。楹联位于诉讼人进入诉讼之门前,不仅明确告知了诉讼人必定支付的成本——“费心费力费钱”,还告知了因诉讼结果不确定而发生的另一种成本——风险成本;而至少某些诉讼人(例如寻仇者)往往容易低估后一种成本。尽管告知的实际效果难以确定,但只要信息会影响决策,那么就一定会对边际的(主观上认为官司可打可不打)诉讼人产生某些影响。因此,上联不但是一个有关诉讼的粗略经济学分析,而且,由于其所处的特定政治司法空间,从功能或后果上看,它也是有针对性的普法教育,是一种与当时的政治治理相一致的追求效率的微观制度实践。
上联提及的三类人,寻仇者、负气者和听人教唆者,也很有针对性。一般而言,这类诉讼者能提供的客观上强有力的证据会比非机会型诉讼者能提供的更少;因此,他们有可能更容易因告知而重新评估自己诉诸司法的决定;至少某些寻仇者会反思自己能否胜出,因为他们一般更关心胜诉的概率。即使只有一个人因此放弃了诉讼,鉴于这一告知几乎不花什么钱,也就节省了诉讼资源和其他社会费用。这客观上促成更有效率的社会资源配置。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