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村长家的羊



  村长家门口隔一条路,就是二柱的庄稼地。村长家的羊像着了迷一样,饿了就径直往二柱家地里跑,把个庄稼糟蹋得一年到头没个好收成。这让二柱很生气,也让二柱很苦恼。很苦恼的二柱不敢得罪村长的羊,二柱明白得罪了村长的羊意味着有什么样的下场。二柱又觉得自己很窝囊,后悔当初不该把自家的羊送给村长。
  二柱有三个儿子,就一口房子。大儿子急等盖房子结婚,就去找村长给划宅基地。二柱在村里的商店里,破例花上十块钱买来“一枝笔”香烟去找村长。村长正在家里打麻将,二柱就走上前敬了村长一枝烟,并用火柴帮村长点上后,才把建房子需要划宅基地的事给村长说了。村长正忙着打麻将,没有心思去理睬,看都没看二柱一眼,就推托说下步开会研究研究再说吧。这一研究几个月就过去了,女方家传信来不盖房子就不结婚,这让二柱慌了神。二柱就去找刚划到宅基地的大能,问用什么办法能划到宅基地。大能说村长不是挑明了吗,研究研究就是“烟酒烟酒”的意思,你买了烟酒送过去,兴许能批下来。二柱听了很兴奋,为了儿子能盖房结上婚,花点钱送礼算不了什么。
  二柱就这样照办了,心疼地花了一千多元钱买了烟酒,趁着晚上没人送了过去。二柱把划宅基地的事给村长说了,村长很高兴,许诺不久就给批到宅基地。二柱走出村长家大门时,村长还专门送到大门口,这让二柱心里有了底。
  又过了几个月,宅基地的事还是没动静。这让二柱害怕了,二柱心疼送出去的礼泡汤。女方家又在催促盖房子的事,二柱心里乱成了麻。在街上有几次遇到村长,想再打听宅基地的事,可话到嘴边就咽下去了。二柱心里很矛盾,二柱怕得罪村长。二柱知道,村长就是土皇上,得罪村长就盖不成房子了,自然儿子娶媳妇也成为难题了。实在想不出好的办法来,二柱又在一个晚上提了两只鸡送了过去,又把划宅基地的事给村长说了。村长依然很高兴,直夸二柱会办事,又许诺不久就给批到宅基地。二柱壮着胆问村长能快点给批下来吗,儿子急等盖房子结婚,不然婚事就要散了。村长瞧着两只活蹦乱跳的小笨鸡,忽然眼神一转,说二柱你家的羊也养得不少吧。二柱说喂了十二只。村长说乡里的领导都喜欢吃咱村养的羊,味道鲜着呢。二柱不是那种憨人,很快明白了村长的意思,说自己喂的羊全是吃青草长的,村长既然喜欢他家的羊,明天牵一只送过来,让村长喝羊汤。村长脸上带着笑,许诺明天就把宅基地给批下来。
  第二天,二柱把羊牵到了村长家。村长更加高兴,说哪天让乡里的领导来尝尝鲜,你的宅基地很快就批下来了。二柱走后,村长的媳妇却不乐意了,看到喂得水生生、膘肥体壮的羊,忽然一下子喜欢上了,缠着村长不要杀了喝羊汤,放在家里自己去养。村长缠不过媳妇,就无奈地答应了下来。接下来,二柱的宅基地也给批到了手。
  二柱建完房子,娶了儿媳妇后,心情变得轻松起来。一天,二柱从村长的家门口经过时,不由地望了一眼自家的田里,却看到刚长出尺把长的玉米苗,一只羊在津津有味地啃。二柱心疼刚长出的玉米苗,就飞奔了过去。走近前一看,正是送给村长家的那只羊。二柱想不是杀吃了吗,怎么现在还活着。二柱捡起一个土块就扔,可羊转了个圈子又继续啃玉米苗,对二柱一副轻蔑的样子。这下,二柱急了,疯狂地抓起土块往外赶,试图把羊赶到别人地里。可羊像认了死门一样,转了几个圈子又在二柱地里吃起来。二柱就火了,拼上老命追赶着去抓羊缰绳。二柱不明白,原来在自己手里很温顺听话的小羊,怎么到了村长手里就学起了狡猾。二柱追得紧,羊就跑得紧。二柱停下来,羊就绕着弯子再回来。这样折腾了半天,二柱已精疲力尽,最后满身大汗总算把羊逮到手。
  二柱无可奈何,不敢把羊怎么样,就试探着给村长去送羊。二柱牵着羊走进村长家时,村长的大门大敞着。二柱带着一脸汗水见到了村长,强装笑容地说在自家地里拣到一只羊,很像送给村长的羊,就送了过来。村长就笑了,村长说宅基地批下来了,也盖成房子了,还有什么事。二柱说我没事,这只羊正在我地里吃玉米苗呢。村长说你的地靠在家门口,哪有牲畜不作践的。你回吧,羊在你地里拉的屎还是上等的肥料呢。二柱不敢得罪村长,就带着一肚子怨气回去了。
  这之后,村长家的羊成了二柱的一块心病。二柱种玉米它吃玉米,二柱种小麦它吃小麦。看着一年到头被羊折腾得不像样的庄稼,二柱不敢再找村长,只能哑巴吃黄连,默默地把苦水咽到自己肚里去。
  看到别人家都有好收成,二柱终于急了。二柱有几次真想在地里把羊砸死,可走到羊身边时,二柱又退缩了。二柱感觉村长就是羊,羊就是村长,砸死了羊就等于杀了村长,二柱又害怕了。害怕的二柱整日整夜睡不好觉,在想除掉羊的办法。
  二柱终于想出了一个办法,二柱是在赶集时发现的。二柱赶集时看到围了一圈人,就好奇偎了上去。只见一个卖老鼠药的在做宣传,说他卖的老鼠药药效多神奇。二柱一听就迷了,二柱感觉这不是毒鼠药,而是毒羊药。二柱动了动心,一下买了十包。回来后,二柱又犯愁了。二柱又怕万一村长的羊毒死在自家地里,这事就大了。二柱想来想去,只好选定在邻近的几块地里下了药。投药后的几天,二柱很高兴,巴望着羊毒死在别人地里。二柱天天去观察,但二柱又失望了。村长的羊从不在别人地里吃庄稼,而是从村长家出来,很顺路地去吃二柱家的庄稼。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