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西部电影的叙事特色


□ 薛 凌

影视艺术是在照相术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它之所以能区别于照相而独立成为一门新艺术,全由于它能展开叙事。在电影的各种构成元素之中,叙事无疑是最具有渗透力和表现性,也是最富于魅力的因素之一。西部电影的成就举世公认,被认为是中国电影发展史上的三个大品牌之一,关于西部电影的各种理论探讨文章早已数不胜数,但很少有人从电影最具魅力的因素——叙事的角度进行分析,这显然是一个遗憾。西部电影在叙事模式上虽然大多依附于中国民族电影的传统方式,但它仍然有自成体系,独树一帜的特色。在此,我将以西部电影中的经典作品为依据,展开对西部电影叙事模式的研究,期望能对沐浴在中央“开发大西部”号召的光辉下,身处市场经济大背景中亟待振兴的新西部电影的发展作出一点有意义的探索
叙事片的故事包括三个要素:人物、环境、事件,而通常决定性的要素是人物。但在西部电影中,环境也是作为一个非常重要的叙事因素在起作用。一提到美国西部片,我们的脑海立即会闪现“开阔的荒野、封闭的驿车、黑暗的小镇……”环境提供了叙事空间和叙事冲突,人物就在此上演一出出爱恨情仇。在中国西部电影中,情况更为复杂,环境并不是仅仅提供一个叙事空间那么简单。环境塑造了人物,并与人物相依相存,既对立又统一,既对抗又和谐。人和环境双向进入,共同参与叙事,组织成事件,这无疑是西部电影最独特的讲故事方式。
西部电影中的环境可以分成两部分:“自然环境”和“人文环境”。西部壮美雄奇的自然环境无疑是电影艺术家铺陈挥洒的最好题目。西部电影惯用缓慢悠远的摇移镜头展示“天之高远,地之广漠”等博大辽阔、苍凉厚重的自然景观,构成巨大的块面,并且线条粗犷,直线多于曲线。比如《黄土地》,影片一开始,首先是摄影机以大远景和大全景横摇所摄录的黄土地充溢画面,然后我们才看到了顾青像个小黑点似的身影渐渐从纵深处走来。在人与自然的二元构图中,自然比人占有更为重要的地位。自然环境的展示是西部电影最大的卖点之一,生活在钢筋水泥丛林中的现代都市人无不对西部“大漠孤烟”的雄浑景观心向往之,所以一些西部电影如《黄河谣》、《双旗镇刀客》、《可可西里》以及一些泛西部影片如《新龙门客栈》、《卧虎藏龙》、《英雄》等对西部风光极尽渲染之能事。西部壮美的环境不仅带来视觉奇观化,而且也是一个舞台,正是这片土地养育并赋予了西部人粗犷豪放、敢爱敢恨、风风火火的性格,此种性格是一切故事缘起的动因。除了雄奇,自然环境还兼具极其贫瘠、恶劣的生存特色,这种生存背景是与人们追求幸福生活的希冀相抵触的,所以在西部电影中,恶劣的自然环境常常作为与人物相对立的叙事空间出现,主人公们要改变生活,无可选择地要对抗自然,要改造自然环境。人与自然的关系被赋予一种高于社会、政治的容量,具有更深沉的历史内涵和更鲜明的民族性。对抗衍生出的故事以《老井》最具代表性,老井村的老少爷们背负着传统习俗因循的重担,顽强地向恶劣的自然环境进行韧性战斗,一口井打不出水就再打一口井,力图改变历史强加的命运。自然的力量是博大而不可战胜的,与自然抗衡必定会显示出人类的弱小与不自量力。但影片偏偏在这种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中展开叙事情节,从而使故事升华出了无数可歌可泣带有悲壮色彩的感动。比如《老井》结尾“千古流芳”的石碑象征着人类与自然永恒的斗争,象征着中国农民深厚而顽强的生命力和凝聚力,象征着民族的不可征服的精神。
西部电影着重塑造了人文环境。随着海路开通后经济政治文化逐渐东南移,西部慢慢处于相对封闭的状态。所以西部的人文环境整体表现出一种窒息、僵化、愚昧、远离现代文明的保守状态。然而,作为曾经辉煌过的文化积淀并未消失,它沉潜下来如同深播的种子,一旦时机成熟就会萌发复活。这个潜意识主要潜伏在西部电影的主人公身上,当他们不甘平庸的思想与保守的人文环境相冲突时,就会产生复杂的故事线索,造成一波波新的故事流,推动着情节异彩纷呈地发展变化。这种叙事模式主要有四种方式:第一:对抗。主人公不满于闭塞的生活状态,以挑战者的姿态对抗其所处的人文环境。《黄土地》中的翠巧,成为对封建文化的批判符号,控诉着男权文化结构的黑暗与压抑。《人生》中的高加林,倡导文明开放的生活方式,坐在屋外公开刷牙,骑车带着刘巧珍大摇大摆地穿梭于集市;《秋菊打官司》中的女主人公民主意识已经觉醒,不畏权势,不辞劳苦,甚至不计后果,执意要为自家的不公平遭遇“讨个说法”。与保守的传统势力相对抗的结局无外乎两种,不是逐渐改变当地的人文环境,就是在与强大习惯势力的对抗中被撞得头破血流以至于无可奈何,只有选择逃离以追求新生活。所以第二种叙事模式是:改变。《野山》要给一潭死水般的生活注入生命的活力,《秋菊打官司》给闭塞的西部农村带来了民主与法制的新风气,《美丽的大脚》试图以教育改变下一代的生存状态。第三:逃离。《黄土地》中的翠巧毅然逃离家庭,在江流湍急,水情凶险的时刻,独自撑船,夜渡黄河时被波涛吞噬;《人生》中的高加林历尽磨难,终于来到他向往的省城;《惊蛰》中的关二妹为逃避婚姻逃到了县城……但逃离的生活并不是一帆风顺的,所以有了第四种叙事模式:回归。《人生》中的高加林在官场斗争中成为牺牲品,只能卷着铺盖回家;《惊蛰》中的关二妹在县城里感情受挫,不得不回农村嫁给她当初逃离的男人。在西部电影中人物大都是和环境一起共同参与叙事,人与环境的双向进入衍生了不同于其它影片样式的独特叙事方式。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