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蓝天的风景(组诗)


□ 张 隽


风景之一
路灯茫然的眼睛
走着冷寂
一种声音在耳语
你没有路了
你脚下的路还很长

我知道 很快就走入你的意境
而一种声音又在提醒
莫 要 靠 近
我真的没有路了
我的路怎么这般长
那疲惫的铁块云层
终于抖掉了沉重的苦难
过一会 将遁入幻想的境界
而你 如何要承受这些苦难呢

那么 允许我靠近你吧
让我有一条可走的路
让我的路不再遥远
并不想平静地倚着你的胸脯
观赏一场美妙的游戏
我白骨铸成的头颅
将随你的手臂飞去

风景之二
从卑下的深坑站起
仰视天空
只有雾 也只有雾
谁也看不清谁的形象
猜测的大脑天旋地转

惊恐如准星里奔命的小鹿
跑得出死亡之网么
猎人是位百发百中的枪手

此时此刻 最需要什么呢
乘仙鹤超脱尘世么
而鹤 不过是胡说八道的想象
或许拐杖能支撑颤抖的双腿
而拐杖呢
所谓拐杖 不过是一段枯死的
木头

那死亡的火已烧向手指
不用惊恐 就任其点燃肉体
被肮脏浸染的躯体早该毁灭
而你 请记住我灵魂的忠告
焚不化的脊骨
可作你真诚的拐杖

风景之三
怪兽的魔掌将肉体
推向生命的绝壁
窃思着用几枝松的代价
换无依的灵魂四处流浪
使其精疲力竭坠于垃圾
演一幕臭气熏天的悲剧

锈蚀的死铁维系短暂的安然
别无选择 猛然转首
瞧一瞧怪兽如何将魔掌搬弄

一种目光 奴隶般虔诚于自然
冷峻沉默显示着高贵

一种目光 是凌驾于尘埃的上帝
狂妄的潜流将人性感染
你的目光 是经不住推敲的天真
惊奇地观望魔掌搬弄纷繁

锈蚀的死铁终于病入膏肓
悲剧的锣鼓敲得轰响

风景之四
蜂涌之雾踮猎般的脚
沿崖石错出的缝偷袭
迎客松招手于小小蓬莱
若无其事地凝固千万年坦然
疲惫的灵魂
小憩于陡峭伸出的手臂
绳索于超脱的瞬间松弛

火没有熄灭
火不能熄灭
纵然崖石的手臂在灼痛中抽去
纵然崖石的手臂在收缩中熔化
那就将燃烧砸向峡谷吧
砸一阵缤纷火花网状撒去
幽深的潭会是网中的猎场
而潭 绝不会再开阴森的玩笑
星光般闪烁于碧波的温情

蜂涌之雾徘徊一阵
又踮起猎般的脚
绕道而去

风景之五
雷偷袭 伸巨手的闪电
阴森闪现瞬间的苍白
梦的故乡 碎枯黄千片万片

坦然静待末日的来临
碰撞的愿望难于实现
末日却悄悄远去
陷入黎明 无声无息

猛涨的河横在路的边缘
浊滔颠舞 消亡引渡的桥
叶的小舟在对岸挣扎
撑篙一杆 孤独的头歪斜

水依然急促地奔流
置岸的叹息为漠然
那串情泪一旦溢出
也只能反射无力的光辉
巨手猛烈地再次伸来
该去对岸了
腿存在着 桥也断然存在
绕道而去会永无休止
那么 涉水
将理智的眼光抛向对岸

风景之六
万道风的绳索捆你远去
无声的雨在吻的瞬间
匆忙了一片细语喃喃
拯救你的苦难 你只有哭
昆虫的曲儿一遍一遍
唱美满姻缘如夜无边
去不了那种境界
无力解透这深奥的语言

而今是该走了
做绑架者的囚徒
至于路 早已成绝壁
再也用不着自己走了
可当初的脚
又如何陷得这般深呢

那无声的雨仍匆忙地喃喃
一切在长高长大
星星月亮成苍老的隐者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